第一章,候神
叶满空山2021-01-20 19:151,642

  严艺是个泪点低的大小伙子,但他这一生过的可谓是坎坷,在数不清的大大小小事件中,只有寥寥三次,他不仅没哭,还记忆深刻直到现在。

  第一件次,生活在繁华世界的薛冰来到了严艺的小破屋,他对着病榻上奄奄一息的严艺亲祖母说了一句:“您放心走,孙子严艺,我必定会好好待着的。”

  严艺当时听这话的第一反应——什么?你咒我祖母?!

  可下一秒,久病昏迷的祖母睁眼了,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话,就是:“好,好……”随即阖眼,远离尘世。

  薛冰转过身来,对着跪在地上的严艺伸出手来,只说了一句话:“九天之上,有你的归宿。”

  严艺不知为何,原本应当稀里哗啦的眼泪,此时一滴没落,当然,日后又补上了就是了。于是严艺伸出手,就跟着眼前这个不知大了自己多少岁的家伙走了。

  他倒是没想到,这一走,就把自己给完完整整送出去了。

  一路奔波,严艺随着薛冰一路坐驴车,过山淌河,火车高铁飞机不停换,最终是到了薛冰在的城市。

  没有半句怨言的严艺,可能还要过些时间才会知晓,薛冰他……原本就是会飞的。

  ·

  第二件事,是他俩相熟之后,被封为神明的薛冰端端正正坐在菩提树前,一身白衣不染纤尘。

  此时正是一场大风波方平,所有人都在说,是严艺亲手将薛神拉进了泥潭,拉进了深渊。

  严艺心中苦啊,但他知道这也是事实。

  于是他来到菩提树前,这是他平日里发呆散心的地方。

  远远的,他就看见薛冰在那闭目冥想,当下便心中一喜——难道,他不怪我?

  于是乎哒哒哒地跑了过去,一句话带着讨好的语气脱口而出:“哥哥,你在等我吗?”

  薛冰眼皮都没抬一下——“我在等神,不是等你。”

  话音未落,不知何处便响起好一阵起哄的笑声。

  后来的日子里,严艺一落千丈,沦为了笑柄,走到哪都会被挤兑,只因为他伤害了薛冰,还没脸没皮。

  严艺不在乎那些小朋友的挤兑,他只是经常远远地看着薛冰,看着他按部就班升迁,看着他好像好像一尊神,是所有神中最神的那一个。

  并不是所有神都有神样,就比如那个黑黢黢的甲浊吧,就只会蔽日,动不动让人间一片昏暗,吓得那些个不明所以的老百姓四下逃窜。

  很久没和哥哥说话了,他是不是……真的真的很讨厌自己。

  他又想起薛冰说过的那句话——“我在候神,不是等你。”

  沦为笑柄的滋味不好受,他总是被骂哭。按从前,哥哥就会一本正经为自己擦着眼泪,还一边说大道理:“阿严呐,你的道行不够阿。”

  严艺这才发现,自己对哥哥的那些小心思又被那俩双胞胎同心神给当放电影似的播出来了。

  又是一阵哄闹,嘲笑回荡在他耳边,不停有人说着——“恶心。”

  就像一个诅咒,咒,他的那些心思都是下等的污秽,他和哥哥,永远不可能。

  他差点哭出来,薛冰却又从那远处飘过去了,这眼泪,不知不觉的就憋回去了。

  严艺他看见,哥哥一直看着自己。

  于是他没有哭,冲着哥哥离去的方向,露出个大大的笑脸。

  “我爱他,爱有错吗?”

  ·

  第三件事,是哥哥死了。

  那日,视野所及之处皆是血红,红土地还是红的,银色的大楼映成了红色,哥哥未瞑目的瞳孔也映照成了红色。

  天边的红日像他自己设下的诅咒,咒得眼角的泪水都成了血。

  哥哥却依旧洁白干净,像个天神的样子,但他不断消瘦,几瞬之间,就成了一具枯骨。

  严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露出过这种如此近似薛冰的表情。

  他冷漠着,整颗心都冷了,眼眸中只有哥哥死去的身体,那样狼狈……

  风沙吹来,白衣染上了尘土。

  远处的那群罪魁祸首,那群众神,远远看着。

  他们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安静过。

  成魔的甲浊开启蔽日,整个世界陷入完全的黑暗。

  混沌中,只听见了薛冰曾吹过的那首竹笛曲子——候神。

  严艺没有哭,因为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待下一次天光大亮,众神发现……严艺死在了薛冰的尸骨旁,紧握着薛冰的竹笛。

  ·

  ·

  ·

  驭安城内最高的建筑内,躺在床榻上的少年缓缓苏醒——薛冰。

  他重生了。

  “上辈子,你有没有好好过完那一生?有没有很快忘记我?有没有……好好活?”

  “我一直以为,没了我,你应当是好过许多的。”

  “我一直以为,替你去死,是我应当的归宿,毕竟你是我养大的。”

  “可上天赐我薛冰重活,是不是说明……我们原本是不应当错过的。”

  “如今我还只是个不经事的少年,还未曾遇见你。”

  “且看……这辈子如何。”

  【本章完】

  【本章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侯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侯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