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时限到了
长生12020-11-04 14:122,022

  与此同时,秦家客厅。

  张守元已经见到了秦月怡,同时还有秦永诚以及一干秦家人。

  “今天喊你们来也没有别的意思,主要是想问问,关于资金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照我的意思,这三千万可不是个小数字,不然还是听从家族的安排吧?”

  秦永诚脸上挂着笑容,但眉眼里的不屑却是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像你这样的废物,凭什么能找到三千万?”

  说着,秦永诚又转头看向秦月怡:“月怡,听大伯一句劝,王少绝对是你最好的归宿,你怎么就想不通呢?”

  听到这样的言语,秦月怡转头看了眼闷头寡言的张守元。

  良久后,秦月怡冷声开口道:“钱的事情,我正在想办法,一个星期后见分晓即可。”

  “如果没有凑齐,我会遵守家族的安排。”

  听到这样的话,秦永诚脸上的笑容顿时淡了下去。

  他本来还想再给秦月怡一次机会,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这么不识趣。

  “月怡,大伯还是希望你想清楚之后再回答,毕竟人生无小事。”

  秦永诚脸色略显阴沉,语气里也多出些许胁迫之意。

  而秦月怡仍旧一脸平静,丝毫不受影响。

  一语既出,秦永诚的脸色刷的垮了下来:“别怪大伯没有劝过你!”

  “王少,她说的话,您应该都听到了吧?”

  随着秦永诚的话,客厅一侧有人缓缓走出:“没想到,秦月怡小姐还是个带刺的玫瑰呢。”

  走出那人约莫二十三四岁上下,西装革履,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看向秦月怡的目光中,带着毫不遮掩的侵略意味。

  从秦永诚的称呼上,很容易就可以判断出对方的身份,王少。

  王家大少,正阳市数一数二的纨绔子弟。

  “不过没关系。”

  王少随意的往沙发上一坐,翘着二郎腿笑道:“不就是几天时间吗?我等得起。”

  “不过到了那个时候,秦小姐不会突然反悔吧?”

  秦月怡显然没想到王少也在,秀眉凝作一团,脸色沉重。

  良久,她才缓缓道:“不会。”

  “那就好。”

  王少继而将目光转到张守元的身上:“你就是秦小姐的老公?”

  张守元没有说话。

  跟这种人,没必要过多交流,更何况对方来者不善。

  “果然是个赫赫有名的废物,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王少嗤笑一声,上下打量了张守元两眼:“有这么漂亮老婆却只能看不能吃,还得眼睁睁看着她要爬上别人的床,换做我是你,早就去死了。”

  张守元眯了眯眼,双手缓缓并拢。

  “王少!”

  没等张守元开口,秦月怡便寒着脸道:“请您注意用词,赌约输赢,暂且还没有定论。”

  王少耸了耸肩,故作无奈:“啧,真不知道这小子那点值得你这么上心的,都到这个份儿上了,竟然还要帮他。”

  言毕,王少随之缓缓起身:“既然原因没有出在秦家身上,那我就暂且饶秦家一次。”

  秦永诚赶忙笑着应声:“是是,多谢王少大人有大量。”

  整了整西装,王少转身朝门口走去,远远的撂下一句话:“还有五天时间。”

  秦永诚赶忙跟上去:“王少,我送您离开。”

  待在客厅的几个秦家人见状,也都赶忙凑上去谄媚示好。

  对他们来说,跟张守元秦月怡待在一起,远不如讨好王少来的重要,毕竟王少可是王家独子,从人家手指头缝里漏出来的钱,就够他们快活好久了。

  不多时,客厅里空空如也。

  转头看了眼秦月怡,张守元径直道:“月怡,钱的事,我……”

  “我说,我会想办法。”

  不等张守元说完,秦月怡也随之离开。

  张守元捏了捏口袋里的银行卡,他原本想要告诉秦月怡,自己已经凑够了钱,三千万,现在就在这张银行卡里。

  哪曾想,秦月怡根本就没给他开口的机会。

  深吸了口气,张守元快步紧跟着走了出去。

  接下来几天时间,秦月怡白天上班,晚上就四处找钱,不过每天晚上八点都会按时到家,类似于赵隆那次的情况,再也没有出现过。

  因为这样,张守元连跟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找到。

  而这几天里,陈洪城联系他的次数逐渐增多,陈家兄弟三番五次想请张守元出去吃饭联络联络感情,但都被张守元婉拒。

  五天时间转瞬即过,赌约的最后一天也随之到来。

  刚好是星期天的缘故,秦月怡不用上班,但是她也没有出去找钱。

  从早上起床开始,秦月怡就一直保持沉默,看不出喜怒。

  但和秦月怡在一起生活了十年,张守元很清楚秦月怡此时是怎样的心情。

  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秦永平这几天也都待在家里,每每看到女儿那副愁眉不展的模样,他心里就跟针扎似得。

  如果不是他把钱拿去买了一座凶宅,女儿身上的压力能减轻不少。

  至于赵凝兰,她倒是满不在意,甚至还有些期待。

  毕竟在她看来,他们家和王少搭上关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下午五点,秦家人专门派车来接秦月怡一家,似乎是怕秦月怡逃走。

  见秦月怡神色沉重,张守元上前两步,轻声安慰道:“没事,有我。”

  听到这话,秦月怡越发显得沉默,看向张守元的目光中隐隐有情绪流转。

  临到下车的时候,秦月怡突然开口道:“爸妈,你们先进去吧,我有点事情和小元说。”

  秦永平本来还想问问是什么事,但在赵凝兰生拉硬拽下,不得已只能离开。

  看了眼守在不远处的秦家人,秦月怡深吸了口气,继而从包里掏出一沓A4纸。

  张守元眉头一挑,疑惑道:“这是什么?”

  面对张守元的询问,秦月怡依旧保持着沉默。

  将文档递给张守元后,秦月怡注视良久,声音有些嘶哑道:“没有问题的话,就签字吧。”

  “我……会尽力争取,不让你吃亏。”

  张守元低头看去。

  散发着油墨气息的文档扉页,开头印着几个大字。

  离婚协议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