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钱钱钱
长生12020-11-04 14:122,056

  周家别墅,客厅坐着的几人心情各不相同。

  周家夫人已经被医院的人带走,以周家的势力,周夫人肯定能得到最好的照顾,周雨苒放心不下,跟了过去。

  短暂的休息后,周老板的精气神明显恢复不少。

  “你姓张?”

  “张守元。”

  张守元神色自然,就像是坐在面前的并不是周氏集团的话事人,而是街边随便一个普通中年大叔。

  周老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周某,多谢张先生帮忙!”

  “客气的话就不用说了。”

  张守元摆了摆手,直接了当道:“一千五百万。”

  面对这样的说辞,周老板脸色如常,丝毫不觉得意外。

  以周家的势力,若是这位张先生不开这样的价格,他反而会觉得其中有什么猫腻。

  世人无数,不贪财的有哪个?

  “我这就安排。”

  “好。”

  一问一答,不过短短几句,张守元就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听着两人这毫无感情的生意人口吻,陈洪城插嘴多说了一句:“周老板,这钱,其实是咱们欠人家的。”

  说这话的时候,陈洪城神色尴尬,笑容勉强。

  听到这话,周老板眉头皱了皱:“什么意思?”

  陈洪城先跟张守元打了招呼,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才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简单来说,张先生只是为了拿到欠款,所以才答应帮忙。”

  临到末尾,陈洪城又补上这么一句。

  周老板目光随之转到了张守元身上,足足良久,才拱了拱手:“张先生这份心胸,周成陵佩服!”

  以德报德简单,难的是以德报怨。

  “不过是各有所求。”

  张守元神色平静,像是再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你只是气血亏损,影响不大,多运动,跑步骑车都可以,有利于身体恢复。”

  “我还有事。”

  说走就走,张守元毫不含糊起身,走得那叫一个干脆果断。

  周成陵有心挽留,但实在是身倦体乏,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最后只能让陈洪城亲自把张守元送回去。

  “洪城,张先生这边就先交给你了,一定要确保张先生安全到家!”

  说着,周成陵特地补上一句:“还请张先生见谅,等我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一定登门拜访。”

  “身体要紧。”

  张守元嘱咐了一句,而后在陈洪城的陪同下转身出门。

  其实就算周成陵不说,陈洪城也会把态度摆正。

  在工地上的时候,陈洪城只觉得张守元是个懂点风水术的年轻人,但从周夫人被送往医院的那一刻起,他就把张守元当成了高人。

  真正的高人。

  回去的路上依旧是陈虎开车,陈洪城在一旁作陪,两人言辞间满都是敬意,丝毫没把张守元当成年轻人看待。

  开玩笑,能有这样的手段傍身,能是普通年轻人?

  即便退一万步说,搭上了周成陵这条线,就算是头猪都能原地起飞,更何况张守元本就有这样的手段?

  还没回到家,张守元这边就接到了一条短信,秦月怡发来的。

  等到看清短信上的内容,张守元皱了皱眉:“陈大哥?能不能再麻烦你一下?”

  “哎,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陈洪城正愁没有办法跟张守元拉进关系,听到这话,当即道:“有什么事情,尽管说。”

  “多谢。”

  张守元先是点头道谢,而后道:“你能不能把我送到万豪府邸?”

  短信很简短,秦月怡让他去秦家一趟。

  “我还当什么事儿呢。”

  陈洪城爽快应声,而后一拍陈虎后脑门儿:“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开车!”

  莫名其妙挨了一巴掌,陈虎那叫一个心里有苦说不出。

  没办法,谁让他是弟中弟呢?

  副驾驶上坐着的是他亲哥,后面坐的那个,比他亲哥还狠,跟这两位打交道,可不得低声下气点吗?

  想归想,陈虎一脚油门踩下去,这辆被誉为西装暴徒的宝马M5立即窜了出去,前后花费了不过二十分钟时间,就把张守元送到了目的地。

  陈洪城原本还想跟着进去,只是话刚说出口就被张守元给拒绝了。

  无奈之下,陈洪城只得待在车里等张守元。

  看着朝万豪府邸走去的张守元,陈虎到底还是没能忍住心中疑惑:“哥,我查过这小子的底细,他是秦家的上门女婿?”

  “而且我还听说,秦家人都把他当成废物……”

  “砰!”

  陈洪城抬手就是一个爆栗,顺势打断陈虎的絮叨。

  将眼神从张守元身上收回,陈洪城语气里多出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蠢货!”

  陈虎捂着脑袋不敢吭声,眸子里带着几分疑惑。

  见状,陈洪城重重哼了一声:“张先生的手段,是咱们能揣摩透的?”

  瞥了陈虎一眼,陈洪城又继续说道:“你自己刚也说了,秦家所有人都把张先生当成废物,如果换成你,被人骂成废物,你会怎么做?”

  “那还用说吗?肯定抄刀子干他丫的啊!”

  在道上混的,能有几个好脾气?

  闻言,陈洪城脸色凝重道:“这就是你跟张先生之间的区别。”

  转头看向万豪府邸,陈洪城微微挑眉,眉眼中多出几分思量。

  早在昨天晚上,他就已经摸清了张守元的底细。

  十二岁入秦家,后在秦悯农的安排下成为秦家的上门女婿,十年来受尽白眼,任人嘲讽笑骂。

  普通人,谁能做得到这种事?更何况,还身怀那般金口断卦的本事。

  陈虎听得满脸茫然,论脑子,他从来比不过自家大哥:“哥,那咱们就这样当小跟班啊?”

  提到这一茬,陈虎只剩下满肚子不爽:“万一传出去,多掉面子?”

  话刚说完,见陈洪城抬手,陈虎赶忙缩了缩头。

  陈洪城手抬到一半,最后还是没打下去:“说你蠢真是一点没错,张先生在秦家隐姓埋名十年,大可继续伪装下去。”

  “你就没有想过,他为什么突然出手吗?”

  陈虎下意识摇头:“哥,你知道?”

  “我……也不知道。”

  陈洪城干咳一声,又急忙郑重道:“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张先生对咱们兄弟俩来说,是一次机会。”

  “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