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第一道法旨
长生12020-11-04 14:122,102

  “爸——!”

  “你对我爸做了什么?”

  “如果我爸出事,我一定要你好看!”

  面对周雨苒的威胁,张守元脸色平淡,就在刚刚,有黑影从周老板身上飞出,直接朝着楼上冲去。

  “先把周老板扶到客厅歇息。”

  张守元轻轻挥手,一团冷气从周雨苒父女两人身侧飞速掠过。

  周雨苒恨恨的瞪了张守元一眼,然后和保姆阿姨搀扶着周老板往客厅走去。

  而张守元这边给陈洪城兄弟俩打了个眼色,旋即大步上楼。

  周家所有问题,都源自于二楼上那个东西,只要将其解决,一切都将迎刃而解。

  陈洪城原本还想上前帮忙,可看到张守元的眼神,只得跟陈虎两人守在一楼楼梯口。

  随着张守元上到二楼,周遭的氛围瞬变。

  二楼没有开灯,所有窗户被厚实的窗帘遮掩的严严实实,不透光亮,再加上四周若有若无的冷气,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有点意思。”

  张守元目光横扫,很快便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过道尽头的那个房间门外,有一道若有若无的黑影悬浮,似乎是察觉到张守元的注视,黑影下落了几分。

  “在里面吗?”

  张守元大步上前,而后驻足于门口,然而当他伸手推门的时候,却发现格外吃力,仿佛门后有东西正在抵着房门。

  见状,张守元若有所思良久,嘴角再度扬起。

  “敕令,天日煌煌,鬼怪显形!”

  双手在眼上一抹,当张守元再次睁眼时,呈现在他跟前已经是截然不同的画面。

  整个二楼满都是黑雾萦绕,房门上有类似于人体脉络一般的东西蔓延,紫青色透着红意,密集复杂,看起来瘆人至极。

  这东西,也是阻止他打开房门的主要原因。

  “没想到,竟然还会有这种东西存在。”

  从小时候懂事起,张守元就随着爷爷四处逃难,走南闯北时见到的东西不计其数。

  眼前这东西,对那些普通风水术士来说,可能闻所未闻,但对他来说,却不算罕见。

  “交给你了。”

  张守元头也不回,淡然下令。

  “呼!”

  一股冷风自张守元耳畔擦过,紧接着,一只至少有西瓜大小的漆黑手掌印在了门上,一瞬间,那些青紫色的脉络像是遇到热刀的黄油,当场分崩离析。

  随着大手收回,房门无风自动,缓缓打开,房间里的一幕随之暴露在张守元眼前,其中就包括正趴在地上的那道身影。

  披头散发,身着红衣,乍一看,就像是从电视中爬出来的厉鬼。

  不过这是个人,活生生的人,周老板挚爱,周家大小姐的母亲。

  张守元看到对方的同时,那身影也看了过来:“滚——!”

  声音尖锐,犹如山林虎啸,和吓跑道袍老者的嗓音如出一辙,只不过,张守元可不是那种二把刀的江湖骗子。

  张守元两步进门,随意找了处地方坐下:“谈谈?”

  对方没有给出任何反应,发丝下那双眸子死死盯着张守元。

  张守元神色平淡,见着旁边有苹果,随手抄起来一个:“离开,或者死,你自己选。”

  面对张守元的询问,对方嗓子里响起几道毫无意义的音节。

  “滚……咯!”

  这一次,对方没能喊出口。

  因为房间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道身影,身高一丈有余,只是站在那儿,头部便几乎碰到了房顶。

  而黑影的大手,正落在对方的脖子上。

  只要张守元一声令下,黑影随手就可以灭掉对方。

  可即便被限制了行动,对方仍旧盯着张守元,目光阴狠,好似野兽。

  见状,张守元稍稍叹了口气:“果然听不懂人话。”

  将苹果抛开,张守元不再犹豫,双手飞速掐印:“天地玄黄,尊吾法旨……”

  神州境内某个山谷中,突然有一朵灿金色不像凡物的莲花倏然凋零。

  周家别墅外,原本还烈日高悬的天空,乌云密布,不过转瞬功夫,正阳市上空已经漆黑一片。

  云层中,雷光如龙似蛇,奔走不止。

  而别墅二楼,张守元看着黑影手中的周夫人,神色冷冽。

  张家代代单传《风水秘典》。

  《风水秘典》来历神秘,一书写尽天地万物,据说只要修至大成,可上通天道下抵幽冥,以凡人之姿,坐拥陆地神仙位。

  张守元一岁的时候,《风水秘典》就成了他的玩具,相伴十二年,才堪堪修的十二篇中的前两篇。

  而眼前这东西,并非“鬼”,这也是为什么周家请来的除鬼高手都无果而终。

  风水之术,就像是治病救人,对症下药才能见疗效,盲目下针,只会适得其反。

  而他现在用的,就是《风水秘典》第二篇灵字篇中的东西。

  “……邪祟湮灭。”

  话毕,张守元缓缓抬手,一指点在周夫人额头。

  微风掀开周夫人发丝,她的额头上有一个模样扭曲的纹路,三横一竖,不过这纹路正在缓缓消失。

  等到收回手指,张守元身子歪了歪,差点栽到地上。

  扶着墙勉强站定后,他忍不住自嘲一笑,果然是懈怠了这么多年,一道法旨的消耗竟然这么大。

  门外的过道里,突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闻声,张守元抬手挥散黑影,自己则坐回到椅子上,摆出一副闭目养神的模样。

  不过片刻,陈洪城打头冲了进来,陈虎和周雨苒紧随其后。

  三人刚到门口,还没站够一秒,就下意识掩鼻后退。

  “这什么味儿啊?”

  刚进门,陈虎就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但很快就换来陈洪城的一个眼神。

  见状,身为弟中弟的陈虎立即往后面缩了缩。

  周雨苒看到眼前一幕,直接冲进房间:“妈?妈你怎么了?”

  见周夫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周雨苒当即转头,满脸怒容:“你又做了什么?”

  “救她。”

  张守元眼皮子抬了抬:“送去医院,疗养一段时间就好。”

  比起周雨苒的质问,陈洪城态度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张……先生,你没事儿吧?”

  看着神色冷淡,浑身上下透着生人勿进气息的张守元,陈洪城下意识的便改变了称呼。

  张守元轻轻点了点头,旋即起身道:“周老板醒了吧?”

  陈洪城点头,周老板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他们上来看看情况。

  “走吧,下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