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当头棒喝
长生12020-11-04 14:122,051

  盯着楼梯处的周老板看了良久,张守元眉头缓缓皱起。

  虽然最大的问题在二楼的某处房间,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周老板……也沾上了麻烦。

  只不过现在无法确定,周老板身上的问题是什么。

  见张守元竟敢无视自己,周雨苒难免有些恼怒:“喂,我在跟你说话!”

  “我不叫喂。”

  张守元收回目光,神色淡然道:“我叫张守元。”

  旁边,陈洪城也帮着解释:“张兄弟是个高人,在风水方面颇有建树,前几天帮我解决了一场麻烦。”

  说着,陈洪城转头看向周老板:“听说最近周家不太安宁,我就想着让张兄弟……”

  “多少钱?”

  周雨苒很是不耐烦将其打断。

  见陈洪城皱眉,周雨苒冷哼一声,不客气道:“不就是想联起手坑我家的钱吗?多少钱你们才肯滚?”

  听到周雨苒这话,陈洪城脸色隐隐有些不悦。

  不管怎么说,张守元都是他请来的人,就算是周老板跟他说话,都不会用这样的语气。

  有那么一瞬间,陈洪城甚至想要直接起身走人。

  但是看到周老板那副灰寂的面孔,陈洪城又把这些想法强按了下来:“张兄弟……”

  张守元微微颔首,示意自己明白他的意思。

  “我稍微懂一些风水术,如果方便的话,能看看你母亲吗?”

  他们这次是有正事儿要办,再者说,跟周雨苒计较那么根本没有意义,有拌嘴的那会儿功夫,他早就把麻烦解决并离开了。

  “你?”

  听到张守元这话,周雨苒眸子里怒意更胜:“你们把我妈当成什么了?动物园的猴子吗?”

  “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周雨苒信心满满的找来一个大师,原本想着能够解决麻烦,可怎么也没想到,那大师,竟然是个骗子。

  因为他,周雨苒连带着把张守元几人也给记恨上了。

  周雨苒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饶是陈洪城气度再好,这会儿也有些不喜。

  “张兄弟,这次是哥哥我做事儿欠考虑。”

  “既然周老板家不欢迎,咱们走就是了,钱的事,我再想办法,哪怕我砸锅卖铁,也给你凑够!”

  说着,陈洪城起身就要走。

  周雨苒板着脸看向三人,丝毫没有开口挽留的意思。

  至于一旁的周老板,只是眼皮抬了抬,脸上仍旧是那副灰寂表情,宛如行尸走肉一般。

  “不着急。”

  拦下陈洪城,张守元开口道:“既然今天到了这里,说明我与周家有缘。”

  “而且,我对楼上那东西比较感兴趣。”

  张守元抬头看去,二楼楼梯口,有黑影瞬间又缩了回去。

  周雨苒闻言大怒,立即朝着张守元怒目相向。

  只是还没等她开口,旁边响起一道嘶哑的询问声:“你……有办法?”

  随着这声音,房内几人都下意识看向一处。

  颧骨高突,眼眶深深凹陷的周老板面无表情的看着张守元,再度开口道:“你,知道它是什么?”

  声音嘶哑且断断续续,宛如行将就木的老人。

  张守元淡笑着点头:“知道。”

  不怕被骂,就担心对方不搭腔。

  讥讽、羞辱、谩骂,他都可以忍,可对方不说话,他就没办法了解情况。

  周老板眸子亮了亮,干瘪无血色的嘴唇微微开启:“怎么……把它赶走?”

  “我需要你配合。”

  张守元主动上前一步,脸上满都是自信笑容:“周先生,你相信我吗?”

  周老板微微颔首。

  看着自家父亲这幅模样,旁边的周雨苒忍不住道:“爸,不能相信他!”

  “他才多大?这样的年纪,能懂什么风水术?”

  周雨苒指着张守元,斩钉截铁道:“他肯定是骗子!”

  面对这样的指责,张守元仍旧云淡风轻。

  秦家十年,他的心性早已被淬炼的坚不可摧,用道家的话来说,便是“道心永固,坚若磐石”。

  “是不是骗子,手底下见真章。”

  张守元笑了笑,而后抬脚上前:“另外,周小姐刚才不是已经请来了一个大师吗?结果如何?”

  “你!”

  被一句话堵住,周雨苒咬着牙,满脸怒意。

  挥手让陈洪城兄弟俩不用担心,张守元走到楼梯口,而后缓缓道:“如若不然,咱们俩打个赌?”

  “怎么赌?”

  周雨苒下意识反问了一句,等到话出口才知道说错了话,当即改口:“我凭什么要跟你赌!”

  “你救母心切,我呢,刚好有急事想请周老板帮忙。”

  看了眼周老板,张守元语调淡然道:“如果我赌输了,自然没脸继续留在这里,如果我赢了,周家帮我一个帮。”

  “当我是傻子吗?”

  周雨苒冷哼了一声:“本来就要赶你走,输了就走人,算什么惩罚?”

  张守元顺坡下驴:“那你说怎么办?”

  闻言,周雨苒盯着张守元看了半晌,最后冷冷一笑:“你要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大喊三声‘我是傻子’。”

  听到这样的惩罚手段,张守元忍不住怔了一下。

  陈洪城本来还能憋住笑,但陈虎突然低声来了一句:“就这还说自己不傻?”

  结果,陈洪城直接笑了出来。

  周雨苒越发恼怒,这时,周老板再度出声:“可以……开始吗?”

  随着周老板开口,房间里的氛围一僵,陈洪城也随之收起笑容。

  “当然。”

  张守元嘴角稍稍扬起,缓步上前:“再找上那东西之前,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先解决你身上的麻烦。”

  自从周夫人一病不起后,周老板便像失魂落魄一般,短短几个月下来,整个人便形同枯槁。

  在外人看来,这是周老板夫妻两人恩爱,周夫人遇到邪祟上身,周老板担忧过度因此思念成疾。

  但在张守元眼中,事实并非如此。

  “我……还好。”

  看着靠近的张守元,周老板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语速迟缓。

  “不,你只是自我感觉良好。”

  话音未落,张守元猛的上前一步:“吽!”

  一字即出,好似平地惊雷。

  不仅陈洪城兄弟俩被吓了一跳,就连周雨苒和保姆阿姨都没能避过。

  距离张守元最近的周老板,立即轰然倒地,气若游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