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中途波折
长生12020-11-04 14:122,019

  “你还敢坑张兄弟的东西?”

  “谁给你的熊心豹子胆?啊?活腻歪了吗?”

  “要知道这样,当年就该让老爷子把你射墙上!”

  陈洪城怒不可遏,恨不得一巴掌把这蠢货拍到土里。

  像张守元这种金口玉言的高手,放在平时那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这家伙倒好,竟然还敢坑这位?

  站在对面的虎哥,一脸委屈扒拉的表情,活像是受了气的小媳妇儿。

  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这小子,不就是秦老四家里一个上门女婿吗?

  训斥了一顿虎哥,陈洪城深吸了口气,试探性问道:“张兄弟?虎子不懂事,给你添了麻烦,你看,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他一次?”

  面对陈洪城的询问,张守元轻飘飘吐出一句话:“坑了我爸多少钱,还回来即可。”

  “多谢张兄弟体谅。”

  陈洪城松了口气,继而瞪向虎哥:“今天就把钱给张兄弟转回去,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

  虎哥唯唯诺诺答应下来,半句废话都不敢多说。

  在外人面前,他是道上混的风生水起的“虎哥”,但在陈洪城面前,他就是个“真”弟弟。

  现在倒好,一晃的功夫,又变成了弟中弟。

  唯唯诺诺瞥了张守元一眼,虎哥垂着头道:“房产证在家里,我这就让人给您送过来。”

  “房产证又是怎么回事?”

  陈洪城下意识看向虎哥。

  虎哥讪讪一笑,把关于凶宅和坑秦永平签合同的来龙去脉大致讲了一遍。

  事情刚讲完,见陈洪城又要抬手,虎哥掉头就跑。

  “哥,这小子都说了,事儿算是完了,你咋的还要打我?”

  一脚踹空,陈洪城恶狠狠瞪了虎哥一眼:“张兄弟说完了,我说完了吗?”

  “还有,给我换个称呼,再不知道大小,还揍你!”

  在陈洪城的威胁下,虎哥瘪了瘪嘴,只得朝张守元点头道:“张兄弟。”

  陈洪城一挑眉,发出个鼻音:“嗯?”

  看着张守元那二十来岁的年轻面孔,虎哥咬了咬牙,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憋出一句话:“张哥!”

  “哼。”

  甩给虎哥一个眼神,陈洪城又赔着笑看向张守元:“张兄弟,是虎子有错在先,钱我会让他如数奉还,至于房子……”

  顿了顿,陈洪城接着说道:“就当成赔礼吧。”

  “不必。”

  张守元原本对衣食住行这些东西都不太感兴趣,不然也不会在行军床将就那么些年。

  “张兄弟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还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呢。”

  听张守元不收,陈洪城赶忙道:“那别墅就当是谢礼了。”

  说着,陈洪城又瞪了虎哥一眼。

  见状,虎哥也干笑着劝道:“这房子是凶宅,本身值不了几个钱,张哥就收了吧!”

  面对劝说,张守元这才缓缓点头:“那好吧。”

  陈洪城顿时面露笑容:“张兄弟够敞亮!”

  “那什么,还有件事儿。”

  见张守元看了过来,陈洪城尴尬的笑了笑:“剩下那一半欠款,一时半会儿可能没办法到账。”

  张守元皱了皱眉,脸色异样。

  陈洪城急忙解释道:“是这样,我合作的老板最近遇到些问题,满门心思都在家事儿上,根本没心思转款。”

  “而且这事儿还挺玄乎,那老板已经找了不少人了,都没能处理。”

  说到这里,陈洪城往前凑了凑:“张兄弟,这方面你是高手,你看能不能帮个忙?”

  说这些话的时候,陈洪城只觉得满脸臊热。

  他陈洪城说话向来一口唾沫一颗钉,可谁也没想到,老板家突然出了这么一茬子事儿。

  张守元沉思片刻,又看了陈洪城两眼,心中了然。

  “帮那个老板解决麻烦,能拿到钱?”

  “对。”

  陈洪城接连点头:“只要能把事儿解决了,他肯定能赚钱。”

  面对陈洪城的请求,张守元思索良久:“看在你的面子上,出手一次。”

  言毕,张守元率先起身:“走吧。”

  “啊?”

  见张守元说走就走,陈洪城足足愣了数秒:“好,这就走!”

  陈洪城赶忙起身,姿态没由的摆低几分,临到门口,又踹了虎哥一脚:“还愣着干嘛,去开车!”

  莫名其妙挨了一脚,偏偏还不能发飙,虎哥只能可怜兮兮的去开车。

  道上赫赫有名的虎哥当时司机,陈洪城作陪,这阵仗,放眼正阳市都不一定有几个能享受到。

  偏偏张守元的注意力却丝毫没有在两人身上放着。

  从昨天决定替秦月怡出面后,解决工地的麻烦,帮陈洪城化解霉运,以六壬之术寻找秦月怡的下落,再加上威慑虎哥,已经出手四次。

  这样高频率的出手,放在以前,他想都不敢想。

  虽然眼下并没有遇到危险,但张守元隐隐总觉得有事情将会发生。

  六壬中有三卦,阴人多乖张,求财无利益,行人有灾殃,后两卦均已经有了结果。

  这第一卦,卦象应在哪里?

  放到现在来说,通常解释为命犯小人,可对张守元来说,这一卦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阴,暗也,背阳为阴,可解释为晚上,阴人自然是晚上出现的人。

  人有阳关道,鬼走奈何桥。

  想到这里,张守元先给秦月怡打了个电话,确定她那边没什么问题后,又给家里去了个电话,让秦永平别随便出门。

  他们这一脉,卜卦从不落空。

  旁边,见张守元神色有些凝重,陈洪城便识趣的没有多嘴。

  随着和张守元打交道,他突然意识到,这个看起来格外年轻的小伙子,并不像是看起来那么简单。

  昨天晚上一晚上,他接到了不下六七个电话,全部都是谈合作的。

  而这样的发展,让他不由得对张守元多出几分敬佩。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对张守元这么客气。

  这可是尊实打实的活神仙啊!

  不难想象,只要接下来能跟张守元打好关系,以后还会怕遇到麻烦?

  见远处建筑的轮廓越发清晰,陈洪城抛开想法,笑道:“张兄弟,马上就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