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自己对付自己
长生12020-11-04 14:122,042

  正阳市,嘉和小区。

  在寸土寸金的正阳市,嘉和小区的房价相对比较中肯,亏得这样,秦月怡家才能在这里有个安身落脚的房子。

  沿着步梯爬到六楼,秦永平站稳脚喘了口气,这才将目光转向张守元。

  “你小子到底跟虎哥说了什么?”

  秦永平呼哧呼哧的喘着气,眼神中满都是疑惑好奇。

  前后不过五六分钟,虎哥就答应了还钱,这种事儿,他怎么也相信不了。

  那可是虎哥,道上的半个大人物。

  “没什么。”

  张守元笑了笑,直接转移话题道:“这几天你就先别去仓库了,在家里休息休息,养养精神。”

  见张守元不愿多说,秦永平没有再问下去。

  只是偶尔看向张守元的眼神中,多出几分审视意味。

  事情虽然办妥,但张守元说的那些话,却被他记在了心里。

  “跟老大打赌的事……”

  “这个你不用操心,我来想办法。”

  张守元掏出手机晃了晃,示意自己要打电话。

  见状,秦永平点了点头,转身朝卧室走去。

  看着秦永平略显佝偻的背影,张守元皱了皱眉。

  将心中想法暂且搁置,然而还没拨出号码,手机反倒先响了起来。

  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张守元随手接通:“陈大哥,我正想跟你打电话。”

  “这不是巧了吗?哈哈,说明咱们兄弟俩心有灵犀。”

  电话里传来陈洪城的笑声:“兄弟今天有空没?咱们俩碰一面?”

  张守元本来就想问问剩下的款项什么时候能到,陈洪城既然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他自然答应下来。

  “还在工地见面吧,我这就过去。”

  “好说好说。”

  听到张守元连原因都不问,陈洪城显得很是受用,笑声都大了几分:“我这就让人去接你,刚好咱们今天中午吃个便饭。”

  闻言,张守元下意识想要拒绝,但这话还没说出口,陈洪城紧接着又补上一句。

  “实不相瞒,这次我还有点事情想要麻烦你一下。”

  沉思数秒,张守元点头答应下来:“既然这样,那就等会儿见。”

  挂断电话没十分钟,陈洪城安排的车子就到了小区楼下。

  张守元跟秦永平打了招呼,直接随车离开。

  没多久,他便在醉仙楼的包厢里见到了陈洪城。

  和昨天比起来,今天的陈洪城显得很是精神,见张守元进门,当即笑着起身:“来来,坐,今天说什么也得不醉不休!”

  陈洪城笑着领张守元走到主位,两人几番推辞,最后还是陈洪城坐到了正对着门口的位置。

  等到各自落座,张守元这才开口问道:“陈大哥有什么事?”

  偌大的包厢,只坐了他们两个,看起来难免有些空旷,再加上刚才电话里,陈洪城说有事情要帮忙,张守元自然很好奇。

  不过看陈洪城的面相,天庭饱满,脸色红润,不像是遇到麻烦。

  听到这话,陈洪城笑着解释:“不着急,人马上就到。”

  张守元点头,心中带着几分好奇。

  话还没说两句,房门被敲响。

  “刚好,说曹操曹操到。”

  说着,陈洪城招呼了一句,门外的人随之走入。

  短暂的对视后,敲门的那人率先发难:“小子,你别他妈欺人太甚!”

  “追人还追到这里来?真当老子是泥捏的?”

  门口那人怒目而视,恨不得直接抄刀子把张守元剁成块:“秦老四家养了十多年的那个废物女婿,还敢来找老子的麻烦?”

  “今天不把你的胳膊腿全卸了,老子不姓陈!”

  看到对方,张守元也觉得有些意外。

  站在门口这位,不是才打过交道的虎哥又是谁?

  虎哥上来就这样一番说法,陈洪城明显有些搞不清楚情况。

  看了看虎哥,又看了看张守元,陈洪城疑惑道:“虎子,这是什么情况?”

  面对陈洪城的询问,虎哥强忍着怒气道:“哥,就是这小子,今天上午跑到我那里找麻烦。”

  咬牙切齿的剜了张守元一眼,虎哥紧接着又道:“这家伙不知道从哪儿学了些神神叨叨的手段,邪气的很。”

  说着,虎哥四下扫了一眼,催促道:“你不是认识这方面的高手吗?赶快请出来,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

  听到这里,张守元才明白眼下是怎么一回事。

  虎哥吃了亏,可又拿自己没办法,所以找陈洪城帮忙。

  而陈洪城刚好才跟他打过交道,知道他有一些手段,所以就想找他来帮忙。

  张守元这边想明白的时候,陈洪城也意识到眼下是个什么情况。

  不过转瞬,陈洪城脸色立即垮了下来:“滚过来!”

  虎哥愣了一下,语调不自然道:“哥,这小子……”

  没等虎哥把话说完,陈洪城猛的一拍桌子:“我说的话不管用了?”

  见陈洪城生气,虎哥赶忙凑到跟前。

  “啪!”

  等到虎哥到了跟前,陈洪城抬手就是势大力沉的一巴掌。

  “张兄弟也是你能招惹的?”

  陈洪城狠狠瞪了虎哥一眼,毫不客气的骂道:“赶快给张兄弟赔礼道歉。”

  “敢找张兄弟的麻烦,别说我,天王老子来了都不好使!”

  如果说在最开始,陈洪城并不觉得张守元有什么厉害的,但从工地的事情结束之后,他才真正意识到眼前这个年轻人有多么恐怖。

  跟这样的人打交道,不好好供着也就算了,还敢凑上来找不自在?

  眼角余光注意着张守元的表情,见他神色如常,丝毫不为所动,陈洪城再度破口大骂道:“要不是看在你是我亲弟弟的份儿上,老子今天就废了你!”

  不得不说,陈洪城在为人处世上的确是一把好手。

  一方面表示对张守元的重视,另一方面,在字里行间中点出他和虎哥之间的关系。

  几句话下来,虎哥整个人都被吓傻了。

  捂着隐隐作疼的脸,虎哥几次张嘴都没能说出话来。

  陈洪城都已经把话说道了这个份儿上,张守元摆了摆手,顺势道:“既然是误会,解开就好。”

  顿了顿,张守元转头看了眼虎哥:“不过有句话我要说在前面。”

  “是我的东西,谁都抢不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