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是来要钱的
长生12020-11-04 14:122,006

  张守元两人回到家时,他的岳母,赵凝兰已经早早在家等着。

  看着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沉的赵凝兰,张守元干笑两声。

  看她的表情,不难猜出她现在心里想的什么。

  “妈……”

  “闭嘴!”

  “我不是你妈!”

  “不管能不能找到钱,股份都归老大?谁给你的胆子说这种话?”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妈吗?”

  赵凝兰虽然没有到现场去,但是秦家发生的事情,她知道的可是一清二楚。

  因为在两人回家之前,她就接到了秦家打来的电话。

  听着赵凝兰骂骂咧咧的声音,秦月怡皱了皱眉,忍不住开口劝道:“妈,小元也是为了帮我,你先别说了。”

  “凭什么不让我说?”

  赵凝兰瞪了秦月怡一眼,继而将手指差点戳到张守元脸上:“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还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吹牛皮,还把老爷子留下的股份给白白送了出去。”

  “没了那些股份,咱们家以后怎么办,啊?”

  张守元侧了侧头,避过乱飞的唾沫星子。

  “妈,我能解决,只不过需要一点东西,我先回家就是想……”

  “什么什么?”

  赵凝兰一脸做作表情,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我没听错吧?你能解决?就你这个废物?”

  “你是吹牛皮上瘾了?还是以为我好糊弄?”

  “谁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三千万……”

  见赵凝兰丝毫没有放过张守元的意思,秦月怡快步进卧室,找到东西后,将其塞给张守元,又把人推出门外。

  “这是你要的东西,去吧。”

  “在外面走走,等妈气消了再回来。”

  虽然秦月怡对张守元并没有抱有多大期待,但与其让他留在家里挨训,还不如让他在外面待会儿,等到事情安定再回来。

  至于股份,以后再想办法就是了。

  随后,秦月怡抓着手机进了卧室。

  而张守元,则提着纸袋子下楼。

  袋子里面的东西,正是他敢说那些话的底气所在。

  正阳市南郊有一个叫安建的建筑队,对方早些时候是秦家的合作对象,数年前,为了盈利,秦家许诺对方可以先提货到年末再结钱。

  问题就出在这里,对方不仅到年终没有结钱,而且一连几年都不曾结尾款。

  吃吃喝喝的小钱没问题,但建材款项?

  门儿都没有!

  而且对方在正阳市有些关系,欺负欺负秦家,跟捏死只鸡崽子似得。

  到最后,这笔钱也就要不回来了。

  秦家也找过不少人讨要这笔款项,但一直都是无果而终,秦月怡曾跟他提到过这件事,他便一直放在了心上。

  最关键的是,前几天,电视上针对南郊的建筑工地做过一场专项报道。

  而那个建筑工地,就是安建建筑队承包下来的地方。

  骑了一个小时电车,远远的,张守正便看到了工地的轮廓。

  距离工地大门还有百十米的时候,张守正找了个地方将电车停好,然后驻足眺望。

  不过片刻,他心中便有了盘算。

  由于各个建筑已经有了轮廓,局势相对比较明朗,工地左侧地势偏高,后方前圆,右侧有湖,占了水位。

  以四象定位,左白虎右玄武,阵势已乱。

  若以天星口诀测势,主楼在西方奎木狼星位下,副楼在前,正对东方房日兔。

  狼吃兔本就是天道至理,这样布局更是风水大忌。

  有了大致的判断,张守正步行上前。

  “你好,我……”

  “找活儿的是吧?”

  看门的老大爷扫了张守正一眼,指着不远处的临时房懒洋洋道:“去那儿报名。”

  “不是,我找……”

  “找陈工头的?”

  老大爷脸色变了变,然后压低声音道:“左手第二间。”

  张守正笑了笑,抬脚进工地。

  七月末八月初正是最热的时候,正阳市地处偏南方,正晌午时分,温度几乎高达三十五六度。

  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的原因,工地上几乎看不到人影。

  按照老大爷的提示,张守元很快便找到了地方,只是还没等他敲门,房间里的争吵声就传了出来。

  “你们都是吃干饭的吗?这么点小事都处理不好?”

  “别跟我说不行,工地危险,出点事故本来就正常。”

  “钱不够就加,不管你们怎么做,只要敢延误工期,老子饶不了你们!”

  骂完,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看到站在门外的张守元,踹门那人怔了一下,而后又怒道:“你干啥的?”

  闻声,张守元顺势扫了对方一眼。

  国字脸,浓眉,额头宽厚,颧骨平缓,双眸且圆且大,所谓忠厚老实,说的便是这种人。

  不过,这人下巴上留了撮胡子,疏于打理,乌云般扣在下巴上,而且对方左脸脸颊还有道三指长的伤疤,沾了些黑灰,活像是脸上趴了只黑蜈蚣。

  整个人看起来,模样很是凶恶。

  见张守元不吭声,对方粗嗓门又喊了起来:“小子,问你话呢,干什么的?”

  张守元回过神来,乐呵呵一笑:“要钱。”

  对方怔了一下,朝着房间里就骂:“一群废物,看看你们办得挫事,人家都堵着我要钱了!”

  骂完,中年人深吸了口气,闷声道:“你家谁没了?叫啥?”

  临时房里,有人听到动静冲了出来。

  “陈哥,不用跟这小子废话,我们这就把他赶走!”

  “该给的赔偿咱们都给过了,这家伙肯定是贪得无厌,别搭理他。”

  “滚滚滚,别在这里碍眼!”

  说着,就有人上前要推张守元离开。

  张守元稳若泰山,一拉一推,轻松把那人拽了个踉跄。

  好不容易站稳脚步,被推开那人顿时满脸怒容。

  “草,还敢动手?”

  “废了你……”

  “啪!”

  动手那人话没说完,陈哥一巴掌扣到他脑袋上:“闭嘴!”

  周围几人顿时蔫吧下来。

  随后,陈哥沉着脸看向张守元:“大家都是文明人,别动手。”

  顿了顿,他这才问道:“你想要多少钱?”

  “不多,”张守元脸上带笑,语气平缓:“三千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