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叹
炒米2021-02-01 13:391,591

  傅容在牢房中能跟徐晋相见,自是再好不过的事了,可以,要分清楚这里是哪里?这里是牢房,是处决犯人的地方,不是儿戏。

  徐晋本想这么对傅容说,可相见的激动已经让他不顾这些了,他只想问傅容,“容儿,你过得好吗?”“吃的好吗?睡的好吗?”“他(小家伙)还好吗?”“你为什么要来寻我?知不知道很危险?”他现在只想问这些,这些话一字不落的进了傅容的耳朵里,傅容都不知道怎样回答,被徐晋问的不知所措。

  问着问着竟还哭了,徐晋这一人从不随便哭,他的眼泪简直就像黄金一样稀有。可这次徐晋他哭了,他真的哭了,他的哭声有点像小孩子那样,像是受了委屈,又像是十分伤心。这徐晋的内心,那些回答都不是,他是因为傅容来救他而哭,可就他不是挺好的吗?怎么会哭?他知道牢房进去就很难再出来,虽然傅容已经没打算在活着的,但徐晋他自己怎么会放任不管呢?他一定会将傅容平安的送回京城,自己的性命也就交给命运了,他只希望傅容不要怪他,需要傅容出去后能忘掉他。哪怕牺牲自己,他也一定会将傅容救出去的!

  见徐晋哭了,傅容反倒笑了,她帮徐晋将眼眶上的泪水擦干,笑道:“殿下,想不到你也会哭,样子像小孩子一样,与小孩子不同的地方是,你哭有种怪怪的感觉!”徐晋知道傅容是在笑他一个男子汉哭了,可这样他的心情反而变好了,她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他们一定会找到机会出去的,希望就在眼前!

  徐晋将泪水擦干,强装笑了笑:“小家伙怎么样了?”“这么着急问他的消息,怎么,把我当空气了?怎么感觉你看他比看我还重要?”傅容有点吃醋,亲生孩子的醋,也就只有她傅容起吃得起了。“怎么?难道你吃醋了?”徐晋用一脸嫌弃的表情看着她,“怎么可能?你别乱说,早知道不来救你了!”“口是心非,这不还不是来就了!”这句话刚好被傅容听到了,一拳重重的打在了徐晋的背上,徐晋来说不算什么,不是很疼,可他装作很疼的样子碰瓷儿,这样子是个人看了都得笑。“这两个人也真够无聊的,都这样了,还笑得出来”同样被抓进来的将士笑他们,在徐晋看来,可真够大胆的,反正将士们觉得自己活不久了,为什么还要一声将军一声殿下的叫着呢?傅容和徐晋可没怎么在意他们的议论,只是在那里安静的聊天、互动,管他们怎么说,在咋说咋说没用。

  傅容躺下来,徐晋蹲下,轻轻的趴在傅容的肚子上面,好像是在听小家伙的动静,“咚咚咚,”声音还挺大,轻轻趴在上面就能听见,听上去好像不像是一个孩子,倒像是双生胎,一听可把徐晋乐坏了,可是呢,被傅容和孩子的安全捏了一把汗。现在天色已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呢,先不想太多,养好身体再说。

  另一边,已经一天没有找着傅容了,肃王府急的都快炸开了锅,他们找不着傅容,只发现傅容留下的纸条,以为发现纸条了,就能找着她,可这个纸条给葛川与兰香一看,脸色大变,知道傅容去找殿下了,连忙告诉傅母,傅母急的就快晕了过去,可急有什么用呢?去的地方不是别的地方,可是战事连连的边关,危机四伏,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晚上,躺在稻草上,两个人透着牢房的窗户,看着星空,看着圆月,想起今日正是八月十五中秋节,只觉得可惜,这么好的一个节日,竟是在这种地方度过的。不过这一夜,傅容睡得比徐晋不在的那几个晚上都好,心想:只要殿下在,什么难题都能迎刃而解!

  第二天早上,傅容醒了,发现徐晋正用她那一双温柔的眼睛看着她,真是令人好不惬意,他真希望现在他们不是在牢里,而是在肃王府,要真是在肃王府那样的生活过一辈子都不嫌多。“你醒了,昨天睡得好吗?”傅容下意识的回了一句:“不怎么样吧!虽说也没什么不舒服的,但小家伙太闹腾了,闹了大半夜,所以睡的不怎么样?”她本不想这么说,不想让徐晋担心,谁成想,说漏嘴了!徐晋调侃她道:“你看你,都是要当娘亲的人了,还这么不注意身体,到了以后落下什么病,可有你好受的。肯定是你呀,太不顾及自己的身体,连夜赶路,小家伙都不乐意了!”“呵呵,”傅容尴尬的笑了两声,怎么偏偏在这时候挑我的刺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意芳霏之心有所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意芳霏之心有所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