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拜访
炒米2021-01-27 15:352,480

  又过了一月,如今傅容有孕也已四月了,胎象也已稳了。每日虽过得盛欢,但很少出去,所以傅容近日觉得比较闷。不知道为什么,今日傅容突然想到了想去拜访徐晋的母妃淑妃。奈何徐晋为了让她好好养胎,一直不让她出去,现在徐晋拿她没办法,只好带她去喽。这样的小事,却也让肃王府中充满了浓浓的爱意!

  肃王府本离宫中不远,走几步便到了,可徐晋非要带她坐马车过去,说什么小心点,害怕傅容在街上出什么意外。傅容辩驳道:“殿下,我哪有你想的那么娇气,从小我也是经常帮大人干活的,再说了,孩子也没你想那么脆弱啊!”但是呢,在这件事上,对徐晋讲道理是完全没有用的,徐晋执意如此,傅容也不好说什么,说好由着他。

  在路上,徐晋一直问她:“容儿,你身体可有什么不适?”傅容回答:“殿下,我都说过了,我真没你想的那么娇气,我现在早就不害喜了!”傅容一边望着徐晋,一边自己解释道。

  马车驾驶的很慢,生怕抖到了傅容。所以,差不多晌午时才来到宫中,宫中路不好走,一直有许多门槛,去淑妃宫中的路上。徐晋一直扶着傅容,生怕傅容一不小心磕着、碰着,就差把傅容从宫门口抱去宫中了。

  到淑妃宫里了,徐晋与傅容正看见淑妃在与宫女谈一些事,淑妃见他们来了,别把那事抛在一边。他们正要给淑妃跪下请安时,淑妃却连忙将他们扶起。淑妃一开始,就知道傅容有孕,正唠叨着要去瞧瞧,可是怕打扰到他们了,所以一直没去成。

  今日傅容他们不请自来了,自然是得留他们下来好好聊聊,不然就这样走了,岂不太可惜了?淑妃将他们扶起来后,便对傅容说:“容儿啊,以后你有孕就不要常来请安了,就像刚才一样,现在你是特殊情况,就不要注意这样的礼仪了,小心回头再动了胎气。”现在啊,淑妃倒是有个讨论的话题了,一直沿着这个话题说了好久,说了这么多,傅容就只有点头的份。淑妃现在对这科讨论话题十分敏感,一说起来就滔滔不绝。例如刚才说的一句话就令傅容对此有阴影了,说什么要多吃补品,这样才能有营养,来来回回说了20多遍,就数这句话说的次数最多。傅容她耳朵都起茧子了,一听她耳朵就发胀,听到最后都快睡着了。淑妃才终于不讲了,要不然耳朵得磕死在这儿啊!

  她不对傅容讲,又找了另外一个诉说对象:徐晋,徐晋也不行了,他是真的受不了自家的母妃,向傅容投来求帮助的眼神。可她自己都自顾不暇了,哪还有精力去帮他呢。

  “唉,母妃这是说上瘾了,过两天就好了,过两天就好了!”傅容自言自语道。她只是想逃脱母妃的魔掌罢了,为什么这么难呢?这也许就是因为亲情吧!

  傅容趁淑妃转头与徐晋谈话时,偷偷溜了出来,徐晋听到傅容的脚步声,立马转头,就看见刚走出院子不久的傅容的那一瞬间。就立马让淑妃转过头来,徐晋叫道:“容儿,慢点,小心撞到,护好自己。”傅容本就没跑快,她知道现在自己是什么情况,也不敢乱跑,分寸她还是有的。傅容她刚出来,徐晋怕傅容又出什么事情,连忙又跟了过来。

  徐晋跟着傅容来到了御花园,傅容比徐晋先行一步,自然也比他先到。徐晋虽也不是吃素的,走的也挺快,但在半路一不小心一个转身跟丢了,询问了好,一会儿才知道傅容的“下落”,他才急忙赶去御花园。

  徐晋现在正在往这边赶来,此时此刻,傅容在御花园中逛来逛去,好不悠闲,逛着逛着,便在一棵桃树下坐下了。她往上面望,茂密的桃树中夹杂着一个个如盘子大的蜜桃,平常人看看就流口水。更何况傅容这个天生的吃货呢,见着了桃子便想方设法将它弄下来。

  见四下无人,便去御花园附近找杆子之类的工具,想来找到了便将那桃子打下来,这御花园素来都有人打理,却找不到一个杆子似的镰刀,真是纳闷。没办法,只能想别的方法将桃子摘下来了。

  现在唯一可行的就是爬树,虽然爬树对之前的她不难,毕竟她以前可是翻墙高手呢,可现在她~。傅容也真是个缺心眼的,也不顾自己的安全,但还是有点担心。只好上去之前双手合十默念道:“小家伙,你要乖乖的哟,千万不能出任何事。”她摸了摸自己的腹部,算是安抚了一下小家伙。

  便轻手轻脚的上去了,这树虽是百年老树,但也长的不算太高,傅容手脚并用就上去了,但上去后更为危险,虽说不高,但也有两三米呢,掉下来指不定出什么大事。他一步又一步,小心地往树边缘爬去,生怕脚一滑就掉下去了,她一边护好腹部,一边又紧紧扶好树干,轻轻地走过去。嘿嘿,终于到了桃子的旁边,傅容将桃子轻轻扯下来。在上面得意洋洋的自言自语:“谁说这桃树高的?上面的大桃子还不是被我摘下来了。”大家总说谨慎总是好的,这下好了,傅容正准备下来的时候,一个脚踩空,便滑下来了。

  掉落的时候她尽力让双脚着地,护好腹部,尽量不让伤着孩子。

  都说吉人自有天相,说是迟,那是快,幸好徐晋及时赶到,他尽力地向前跑去,试图接住傅容,还好,接住了。

  傅容还在惊吓当中,没缓过神来,只是下意识的说了一声:“谢谢。”说这话时还有点恍惚,抬头一看原来是徐晋接住了她,见着徐晋就想起,之前她喝酒的那桩事,再想想今天发生的这桩事。惨喽惨喽,上次没被骂,这次也得被骂呀。

  傅容为了不被徐晋骂,竟当着赶来的众宫女的面亲了一下徐晋。那些宫女连忙转过了头,生怕看见了这一幕,不过也有些在那里偷偷的笑。两人都脸红了,徐晋连忙将傅容放下来,两人背对着对方,心却还在对方那儿。

  这件事可比上次严重,所以他训了一路傅容,不留傅容丝毫的喘息时间,就是为了防止还有这种事发生。他虽然担心傅容,但也没有将这件事告诉母妃,似乎是怕母妃担心。所以他也没有去跟母妃告别,只好派葛川与母妃说一声他有事先回王府,不让母妃担心。

  上马车到下马车全程都由徐晋抱着傅容,就连到了王府,徐晋都抱着傅容到寝室,全程由徐晋监护。到了床上,傅容似乎有点不适,脸色不太好。徐晋观察到了,便将葛川叫来为傅容把脉,徐晋紧张道:“葛川,容儿她没什么事吧?”葛川摇摇头,表示并无大碍,说:“王妃娘娘并无大碍,只不过受到惊吓罢了”他们两个一听悬着的心放下了,徐晋又叫葛川熬安胎药,将药端来后,傅容撒娇道:“这药太苦了,殿下。”

  徐晋知道傅容的用意,不就是不想喝嘛,好办。徐晋二话不说,便将药亲口渡到傅容的嘴中,让她不想喝,也得喝。傅容心想:“这个殿下,又搞突然袭击。

  为了以防万一,徐晋还是直接给傅容下了“禁足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意芳霏之心有所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意芳霏之心有所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