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城镇奇案(下)
炒米2021-01-18 10:061,648

  按照傅容的意思,徐晋带着兵马去搜查哪家有蕈这种植物,想法虽好,可结果不好。结果是:那村子中无一家有蕈类植物,并无一人知晓什么是蕈,真是令人苦恼!

  就在这时,兰香的一句话引起了徐晋的注意,她说:“既然这样的话,那凶手为什么又要将此物留在家中呢?”对啊,既然如此的话,去查查进来有什么人上过后山采药,到时再集中在一起,一个一个审问就简单了嘛。

  徐晋这次不是在派一队军马,挨家挨户的去搜了,免得打草惊蛇,引起凶手的注意,免得到时候凶手又不认罪。

  这次去收还算有点收获,吴白起带领一群人挨家挨户的偷偷的问,应当不会引人注意,吴白起将线索集中在一起后,便倒头而睡。

  第二天,令吴白起感觉一个很不和谐的声现在你回金都睡,我撤销你虎肖莹,肖勇将军的职位你回家睡音响起了 ,“吴白起,汇报一下,昨天你查到了什么?”徐晋严肃的声音惊醒了吴白起。他醒了,叫道:“肃王殿下,你们玩了一天,我忙了一天,就不能多睡一会儿吗?”徐晋说:“好啊,你回京都,你的将军府上睡,到时候撤销你,虎啸营骁勇将军的职位,那你就有时间睡了。”一听到徐晋要撤销自己官位的事,一下子爬了起来,并向徐晋汇报昨日搜查的结果。

  在吴白起的讲述下 ,他们知道了,这几天去过后山的,只有张家,他们还顺便调查了,张家的背景。

  张家:人人都避而远之 ,据说是他家的所有人都冷漠孤僻,遂与外人间隔,周围的居民也很不待见他们家,看不到他们家,赶紧搬出这个村子。还有,他们家是制药的,也只有他们家最可能去采药,后来查到只有他们家这几天去采过药。

  “殿下,村民们似乎已经知道了真相,以为是张家在搞鬼,已经在张家门口闹事了,里正与副里正(也就是现在的村长,副村长)已经去维持现场了。但场面混乱,无法制止”吴白起连忙汇报道。傅容与徐晋几乎同时叫道:“不好,凶手不是张家,抓错人了。”

  这句话说完,连忙朝张家那边赶去。只有吴白起一个人在那里疑惑道:“早知道这样,何必要老子去查呀。”抱怨完,还是赶上去了!

  他们首先制止了村民攻击张家的行动,然后跟村民解释道:“各位村民们,父老乡亲们,凶手不是张家,而是张家背后的那位凶手。凶手应该就是张家当年的朋友,制米商乔家遗留下来的遗孤,乔家的长子:乔子坤。如果没猜错的话,就是张家现在收养的一个门徒。”

  他的作案手法是这样的:他事先将蕈磨成粉,在再提炼出来,将带有训读的杯子与正常杯子调换,在将带有蕈毒的杯子,放进他们所用的酒杯中,当他们一喝酒各回各家,他们回家死后看似你有不在场证明,但其实这是一场定时杀人案,不管当时他们在哪?他们到一定时间毒性发作就会中毒身亡。我说的对吗?乔子坤。

  果然,这话一出。闹事儿村民中有一位面色发青、躲避村民目光的胆小的男孩儿。她听到这知道别人断定他是凶手了,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趁别人不注意,立马逃跑。可这简直是它自投罗网,侍卫们一下抓住了他,把他押了过来审问。

  刚开始他死也不说,断定是我们抓错了人,还大肆对村民说,说不定我们的人就是害死他们村民的人。可这时候他说的话,还有谁信?我们用刑具逼他,他怕了,立马招了,真相大白。

  原来,死去的那四人都与他有血海深仇。一切源于两年前,那四个皆为同一案件证人,两年前的案子是一个谋权里正的案子:当年乔子坤的父亲是出于好心,去帮老李正处理政务,却被老里正误会,误以为他要谋权,派四个人去调查他,这四个人就是当初死的那四个人,四个人受人蛊惑,直接说是乔家要谋权,乔家被逐出村子,再去另一个村子的路上,遭那四人埋伏,全家被烧死,只有乔子坤一人出去后山摘果子,幸免于难。后来张家告诉了她一切的真相,鼓励他去报仇。他还说如果老里正还在,自己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徐晋本想将他押回京都,再好好审问。

  谁知就在这时?他从衣服里掏出一把隐藏的匕首,迅速往脖子上一抹,因失血过多而亡,死前还说:“爹、娘,孩儿不孝,不能在世间好好活着,儿来找你了。”傅容见此挺感叹:“唉,他那个计划看似天衣无缝,其实漏洞百出!”

  当天晚上,傅容问徐晋:“这世上什么时候才能没有罪恶出没?”徐晋没有回答他,是想让她自己好好的去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意芳霏之心有所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意芳霏之心有所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