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8 起棺
毒果2021-08-20 19:372,055

    听到声音,我毫不犹豫放弃冲动。

    因为来人是娘。

   是我现在唯一能相信的人。

    我这两天受到的委屈一股脑涌上心头。

    加上小腿钻心疼痛,我眼泪儿在眼圈里打转。

    娘说过,男子汉不哭。

    我强忍着,艰难开口。

    “娘!”

    “好孩子,想哭就哭吧。”娘拍打我的肩膀耐心安慰。

    其实我更想抱住娘。

    可惜娘现在是魂魄。

    “我们走吧,不用管老太婆。”娘瞥了眼树底下的奶奶,淡淡说道。

    “嗯!”

    我重重点头,象征性拉起娘的手,大摇大摆离开。

    奶奶怒视我和娘。

    她气急败坏,五官以正常人做不到的弧度扭曲变形。

    那张苍白的脸越发狰狞恐怖。

    奶奶不敢直面阳光。

    所以她气得咬牙切齿,愣是不敢走出树荫半步。

    “娘,告诉我是谁杀了您,孩儿给您报仇。”我急切问道。

    娘微微摇头,“冤冤相报何时了,我希望你永远不知道真相。”

    “为什么?”

    我正要追问,娘的身体突然剧烈颤抖,并且发出滋啦滋啦的响声。

    我猛地惊醒。

    娘也是魂魄状态,承受不了阳光直射。

    “娘,你不是能住进我的身体里吗,快点进来,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能回去。”娘艰难开口,身体升腾起缕缕青烟。

    我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步抱住娘。

    就在我双臂碰到娘的瞬间,娘消失了。

    我连忙扯开衣襟,没看到身体有异样。

    娘的声音突然在我身体里传出。

    “快往家跑,别耽搁时间。”

    我没犹豫,当即全力狂奔。

    没跑出几步,突然感觉气喘吁吁。

    我虽然年纪还小,可是体力一向不错。

    烧替身纸人的那个晚上,我来回奔跑的路途更远,没像现在这么无力。

    娘在我体内,我没感受到重量。

    出现体力不支的情况委实不应该。

    “孩子慢点儿!”娘解释道,“你本是已死之人,是爷爷找了十三个命数将尽的亡魂,替你去阴曹地府报道。”

    “你和替身之间有莫名联系,所以你的体内阴气浓郁,是平常人的十几倍。”

    “习惯阴气汇聚体内,所以阴气成了你的一部分。”

    “别人的魂魄进入你的体内,会吸收你的阴气。”

    “身体少了一些东西,当然会感觉虚弱。”

    娘的话,让我想起了爷爷。

    娘出事之前,爷爷对我,比对他的四个儿子更好。

    然而现在呢。

    他们才是一家人。

    “娘,你挺住。”

    我不再胡思乱想,坚持着继续奔跑。

    临近家院墙的时候,娘突然现身。

    “别进去了,我自己走就行。”

    “为什么,我要送娘最后一程。”

    “十三啊,郭飞在院子里,你现在进去,他会把你抓回村委会。”

    娘扔下一句,飘过院墙进入院子里。

    我停住了。

    我要是走进院子里,还会像上次一样,被李家的人和郭飞一起针对。

    无奈之下,我爬上墙头,目送娘离开。

    娘感应到了我的动作。

    靠近棺材的时候,回头朝我的方向看了一眼。

    眼中尽是不舍。

    迟疑良久,娘挥了挥手,方才飘进棺材内。

    爷爷知道娘回来了,但是没着急起棺。

    先是给家仙楼上了三炷香,然后又在娘的棺材前方点燃三炷香。

    爷爷嘴皮子微动,默念很久。

    我注视着院子里的一切,目光忍不住看向墙边的纸人。

    三叔的纸人身体龟裂,三叔自身掉下悬崖,死后和纸人一模一样。

   奶奶的纸人脑袋掉落,和我在槐树下看到情景的一般无二。

    我猜想每一个纸人里隐藏着一种死法,对应纸人身后的名字。

    我现在最恨爷爷和四叔,于是先看向对应的纸人。

    距离太远,并且有衣服遮挡,我看不出异常。

    过了一会儿,爷爷完成祷告,大声喊道。

    “起!”

    王根生等人应声扛起棺杆,轻而易举将之抬起。

    来的路上,娘告诉我了为什么出现在槐树旁。

    现在看来,娘不再阻挠起棺,做好了入土的准备。

    入土后可以投胎转世,也的确是娘该做的选择。

    一行人抬着棺材轻轻松松走出院落。

    踏出门口的时候,爷爷突然神色一变。

    “老二,你去村委会照看着点十三。”

    二伯没犹豫,点了点头,转身去往另一个方向。

    爷爷折返回家仙楼,拿出保家仙的法器,才跟着抬棺队伍一起离开。

    片刻工夫,李家院子里空荡荡的异常宁静。

    我知道娘埋葬在什么地方,抄近路可以更快到达。

    于是我先跳进院子,仔细观察几个纸人的状态。

    代表爷爷的纸人衣服下面,画着火焰图案。

    非常真实,乍一看,像极了熊熊燃烧的烈火。

    难道爷爷死于烈火?

    带着疑惑,我接着看向四叔的纸人。

    他的衣服下没有血肉,而是洁白的骨架。

    我只是看了一下,便不寒而栗。

    我想不出什么办法,能生生剥离出人的血肉。

    二叔的纸人,我看了半天,没发现异常的地方。

    难道二叔能活下来?

    大伯和奶奶一起走的,估计现在已经丧命。

    我好奇大伯的死因。

    掀开大伯的衣服,里面滴答滴答掉落出水珠。

    溺水而亡!

    得到答案后,我了解一桩心事。

   随即抄小路去往娘的埋骨地。

     墓地本来是爷爷给自己留的墓地。

    爷爷身为一名出马仙,懂一些风水地势。

    他曾说过,墓地风水极佳,可保佑子孙平安。

    现如今,爷爷居然将墓地让给了娘。

    等于让娘保佑我平安。

    我越来越想不明白爷爷了。

    一边包庇四叔,诬陷我是杀人犯。

    一边又实打实地将家里最好的都给了我和娘。

    小路很快!

    预计比抬棺队伍提前一个小时到达。

    亲手挖开一些土,才是做儿子该做的事。

    ……

    另一边。

    抬棺队伍走出村口,进入上坡山路。

    山坡陡峭,抬棺队伍的速度缓慢。

    后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等等,前面的路被大水冲毁了。”

    爷爷突然厉声说,“继续前进不许回头。”

    王根生等人微微停顿,而后按照爷爷的吩咐继续前进。

    爷爷紧了紧手里的法器,回头看了眼空荡荡的小路。

    “藏头露尾算什么本事,出来聊聊吧。”

    四周寂静,没有任何回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