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9 养魂地
毒果2021-08-21 09:254,111

    四周无声。

    爷爷非但没放松,反而更加紧张。

    爷爷念动请仙咒,一手骨棒法器微微颤抖,一手紧攥符纸。

    爷爷目光聚焦在不远处的一株大树上。

    突然!

    爷爷抛出符纸。

    砰的一下。

    符纸临近大树自行炸开。

    火焰如雨落,飘洒而下。

    然而树木丝毫不受影响。

    反倒是大树后方的两个人,瞬间汗流浃背,头发湿漉漉的。

    “老东西,道行不赖嘛!”

    两个中年人不敢和爷爷硬碰硬,叫嚣一声掉头就跑。

    爷爷并没去追,而是返身寻找抬棺队伍。

    刚一转身,爷爷大惊失色。

    恨不得脚下生风,或者会瞬间移动。

    因为抬棺队伍后方,紧紧跟随一只大黑猫。

    传说猫有九命,接近棺椁可度给死人一条命,进而诈尸。

    爷爷二话不说,再次抛出一张符纸。

    火焰再次炸开。

    “瞄”的一声,黑猫受惊,一个跳跃窜出老远。

    “大家小心!”王根生听到猫叫,下意识回头。

    “完了!”爷爷脸色一沉,快速追上去。

    王根生知道自己犯了禁忌,忙问道,“李叔怎么办?”

    抬棺人不回头,回头便有难以预测的危险。

    爷爷说道,“你回去吧,剩下的路我替你扛。”

    “这……”王根生欲言又止。

    谁回头,谁就要面临厄运。

    谁取代回头人,同样也承接下回头人身上的厄运。

    而且爷爷是自家人,参与抬棺乃是禁忌。

    爷爷突然一把拉开王根生,而后迅速补上空位。

    速度很快,一气呵成,棺材只是微微下沉,并没落地。

    砰!

    砰!

    砰!

    队伍还没来得及出发,棺椁内发出沉闷敲击响声。

    频率和心跳一模一样,震得所有人大气儿不敢喘一下。

    诈尸!

    几个抬棺人面色大变。

    不回头,不近猫狗,接连碰触两个禁忌,彻底击溃抬棺人心理防线。

    剩余三人几乎同一时间丢下抬棺杆,连滚带爬跑下山坡。

    棺材咣当一声砸落在地上,然后顺着山坡向下翻滚。

    爷爷反应极快,在棺材落地的时候,便跳开闪避。

    他险而又险躲过一劫,面色非但没放松,反而紧张到狰狞。

    “根生大兄弟快些闪开。”

    爷爷的提醒还没说完,只听一声惨叫传来。

    王根生仰面朝天七窍流血。

    棺材砸死王根生后,突然停在山坡中央。

    毫无科学可言。

    惯性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戛然而止。

    棺椁内沉闷的响声越来越大。

    爷爷快速跑过去,看了一眼王根生的尸体。

    “根生啊,是我害了你,我这次要是能活着回来,便给你选一块风水宝地。”

    随即爷爷走到棺材旁,拿出一张符纸。

    咬破手指,以血铭刻符文。

    “秀清不得胡闹,否则你今日的过失,村民会怪罪到十三身上。”

    爷爷话音落下,棺材内敲击声小了很多。

    爷爷见机不可失。

    啪的一下。

    符纸拍在棺椁上,敲击声瞬间消失。

    爷爷在次念叨请仙咒。

    不一会儿工夫,跑来四只狐狸。

    爷爷朝着狐狸九十度弯腰深鞠躬。

    “有劳几位仙家。”

    四只狐狸人性化点头。

    ……

    我先一步到了墓地。

    坑位提前挖好了。

    我象征性地抓几下,表示我动过土。

    并不是糊弄,也不是看我作为子嗣出了多少力气。

    而是看心够不够诚。

    我的诚心自然不用多说,没有翻土工具便直接上手。

    放置棺材的坑是死者的家,活人不能进去。

    当然挖坑的人除外,他们干活之前焚香祭拜过。

    我却不行,只能在坑的边缘抓下一些泥土。

    “娘,保佑儿子给您报仇。”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仇恨,甚至有些迷失自己。

    手抓到石头的棱角都没察觉,鲜血顺着手掌滴落进坑中。

    我记得爷爷说过。

    后人动土,首先是中心坑位,然后还要在东南西北各挖出三刨土。

    我首先选定正北。

    一把下去,抓上来一捧红土。

    我微微诧异。

    盘河村在东北,以黑土地闻名。

    再不济,也是黄土。

    红土还是第一次看到。

    抓在手里,黏糊糊湿漉漉的。

    我非常用力,一下子刨出一个小坑。

    我没多想,继续挖下去。

    第二把抓上来的好似烂泥,而且传出刺鼻血腥味儿。

    我咯噔一下,忙仔细观看。

    泥土当中,咕咚咕咚翻涌红色液体。

    血水!

    这里是爷爷选定的风水宝地,出现血水太不正常。

    难道爷爷一直欺骗我?

    我心中狐疑,越发想知道此地的秘密。

    于是我继续向下挖。

    片刻工夫,我抓到一个坚硬物体。

    我猛地用力,将之提起。

   看清手中的东西,头皮一阵发麻。

    “啊!”

    下一瞬,我忍不住尖叫出声。

    我手中提着的,居然是一颗小孩子的脑袋。

    观其年龄,居然和我差不多。

    我丢掉小孩儿脑袋,一屁股坐在地上,连滚带爬倒退着远离小坑。

    我心脏剧烈跳动,呼吸都有些凝滞。

    我想逃离此地。

    可是想到娘死后还被人算计。

    我作为儿子,没道理视而不见。

    半晌。

    我壮起胆子。

    咬牙自语,“爷爷,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怀疑爷爷布置的手段不单单在正北方向。

    于是,我硬着头皮挖开正东,找到了两只小孩儿手掌。

    正南和正西分别找到两只脚和一颗心脏。

    没有躯体和四肢!

    猛地!

    我想起爷爷说过,镇里扎纸匠家附近死了一个孩童。

    一切变故,也是从扎纸匠给我的替身纸人做手脚开始。

    那时候娘还活着,爷爷没必要骗我。

    难道说这里的布置,是扎纸匠所为?

    “谁能告诉我,是爷爷还是扎纸匠?”

    我听爷爷说过,扎纸匠是一个老头儿,来镇子不久。

    所以我不考虑爷爷和扎纸匠合谋。

    “聚阴养魂!”爷爷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循声望去,如遭雷击。

    爷爷身后跟着娘的棺材。

    抬棺的不是人,而是四只狐狸。

    我知道爷爷是出马仙,能请动狐黄白长青五家仙。

    可是亲眼目睹,还是忍不住惊讶。

    “这里的风水被人动了手脚。”爷爷解释道。

    “可以困住你娘的魂魄,长期以邪祟阴气滋养,让你娘成为厉鬼。”

    “幸好你提前发现了秘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问道,“该怎么办?”

    “破阵!”爷爷突然抬高声音,人也变得沉重起来。

    既然被爷爷抓个正着。

    以我的能耐,根本无法从爷爷手里逃脱。

    我索性豁出去,“别装了,是你布置的吧,能告诉我,把我娘变成厉鬼有什么好处吗?”

    “杀人!”爷爷居然回答了,随即摇头道,“我知道十三心里很多疑惑,可是我不想说,希望你永远不知道真相。”

    我听了爷爷的话,感觉似曾相识。

    略微思索,我想起来了。

    娘也说过相同的话。

    我直视爷爷,一字一顿,“娘死的时候四叔在家,是不是四叔做的?”

    爷爷同样看向我,眼神无比熟悉。

    是了。

    我问娘凶手是谁的时候,娘就是这个眼神。

    我咯噔一下。

    张璐,郭飞怀疑是我,难道……

    我不敢继续想下去,努力回想当晚发生了什么。

    各种杂乱信息充斥脑子里。

    我头痛欲裂,仰天嘶吼,“谁能告诉我真相?”

    爷爷没理会我,而是在远处挖了一个坑,把孩童的尸骸掩埋。

    没竖起坟包,回填和地面齐平。

    立了半截树桩作标记。

    完活未收工,爷爷脸上凝重之色不断加深。

    看向我一字一顿道,“下面我说的话,你能记多少是多少!”

    不等我回答,爷爷继续道,“云锁深山行人少,古洞修真彻夜寒,妙法高深频度世,查言治病震灵坛……”

    爷爷的话一套一套的,非常押韵,读起来朗朗上口。

    起初我觉得新奇,可听着听着,就听出了门道。

    爷爷让我记的是出马仙口诀。

    明明陷害我是杀人犯,还教我不传之秘。

    爷爷的行为很让人费解。

    爷爷念咒语的时候也在施法。

    四只抬棺狐狸分别走到我挖出来的四个小坑附近。

    我正听得入神。

    爷爷突然一声令下,“有劳各位仙家了,麻烦破阵。”

    四只狐狸死死盯着各自眼前的小坑。

    没见它们有什么动作,小坑当中突兀冒出缕缕黑烟。

    很快,坑洞里的烟雾由黑变青。

    四只狐狸也是累得虚脱,趴在地上大口喘粗气。

    爷爷看了眼四周,神色不断变换。

    我跟着爷爷的目光望去。

    只见草丛一阵晃动。

    里面具体有什么,我就看不到了。

    爷爷突然说,“这个孩童是你的第十三个替身,虽然他没去地府报到,你一样要还恩情。想办法找到他的躯体,带到此处合葬。”

    我终于明白,爷爷为什么不给埋尸骸的地方起坟堆了。

    原来等着我还了恩情,再完成坟冢最后的步骤。

    不知为何,我现在忘了记恨爷爷,下意识点头答应。

    “好的,爷爷您放心。”

    爷爷微微一笑,继续道,“我不是你的亲生爷爷,也不是你爹,不过你娘是亲娘。至于你的亲生父亲,还是不打听的好。”

    顿了一下,爷爷抬高声音,“十三听着,就算有一天,你知道了亲生父亲是谁,也不要去找他。”

    说完,爷爷便不再看我,而是走到了娘的棺材旁。

    “为了十三,你必须葬在这里,对不住了。”

    爷爷猛地一掌拍出。

    四个人才能抬起来的棺椁,居然被爷爷拍飞起来。

    轰的一下。

    棺材不偏不倚落在大坑当中。

    “十三,记住我刚刚教你的咒语,别让他失传!”

    我感觉爷爷像交代后事。

    难道此地有危险?

    我想到了刚刚晃动的草丛,忙转头看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草丛当中,钻出来无数纸片小人儿。

    密密麻麻,猩红一片。

    它们虽是纸片人,小脑袋上居然有嘴巴,尖锐牙齿闪烁寒光。

    没有眼睛,却看起来异常狰狞。

    重要的是,四面八方都是纸片人。

    我和爷爷被包围了……

    “爷爷能斗得过它们吗?”

    “不能。”

    “能逃出去吗?”

    “能!”

    得到肯定答案,我放心了。

    至少爷爷没打算把我扔在这里。

    说话间,纸片人越来越近。

    它们沿途路过山石和木桩,横冲直撞一路啃咬。

    所过之处刮地三尺,比蚁群还可怕。

    “仙家,这次麻烦您了。”爷爷突然说道。

    肯定不是对我说的。

    好奇之下,我收回目光看向爷爷。

    只见爷爷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只白色狐狸。

    通体如雪,一根杂毛都没有。

    四脚着地,到我腰部,比普通的狼狗还大。

    我认出来了此狐狸。

    正是家仙楼里供奉的那位。

    狐狸人性化地点点头。

    “十三跟大仙走吧,它能护你冲出包围。”爷爷说道。

    我心中巨震,反问道,“爷爷,您不走了吗?”

    “呵呵。”爷爷自嘲一笑,“只能走出去一个。”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瞬间放下了对爷爷所有的恨意。

    我发自内心吼道,“不,要走一起走。”

    爷爷欣慰点头,突然抓住我的脖颈子,将我提了起来,扔在大狐狸身上。

    “大仙,拜托您了。”

    “不要!”我声嘶力竭,可没有人回应。

    我努力挣扎,身体好像被定身,无法动弹。

    “嗷!”

    大狐狸一声吼叫,纵身一跃足有三米多远。

    轰的一下!

    大狐狸砸进纸片人当中。

    它的体重和体型不成比例,好像陨石砸在地面上,溅起满天灰尘。

    呼!

    大狐狸重重呼出一口气。

    前方凭空具现出一条火龙。

    凡是被火龙沾染的纸片人,瞬间燃烧成灰烬。

    不过纸片人数量太多了,倒下一片,立马有大批补充空位。

    整体看去,根本察觉不到纸片人数量减少。

    大狐狸倒也不恋战,再次跃起,直奔外围冲杀。

    “爷爷放我下来。”

    我回头大叫,看到爷爷已经和纸片人交战在一起。

    “爷爷,我记得您能请来好多大仙,为什么不请?”

    我喊破嗓子大声提醒。

    爷爷充耳未闻,也没念动咒语。

    只身一人和数之不尽的纸片人战斗。

    其中,一个纸片人爬到了爷爷的肩头上。

    吭哧一口,咬下大块血肉。

    这样的场景,还发生在爷爷的胳膊上,双腿上,前胸,后背……

    片刻工夫,爷爷全身血淋淋地鲜红一片。

    爷爷如果让大狐狸附身,战力绝对比现在强百倍。

    可是!

    没有可是。

    大狐狸也在和纸片人厮杀。

    洁白毛皮染血,通体血迹斑斑。

    只有我,废物一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