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0 黑雾封山
毒果2021-08-21 09:252,196

    大白狐狸带我到王根生尸体旁。

    口吐人言,“此人因你们李家而死,把他的尸体带回去。”

    “不,我要回去找爷爷和娘。”

    反驳大仙的话,实乃是大不敬行为。

    我不知道为什么,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大白狐狸龇牙咧嘴目露凶光。

    “走!”

    它的声音异常浑厚,有如洪钟大鼓在我耳边炸响。

    我浑浑噩噩,行为不受自己控制。

    扛起来王根生的尸体走下山坡。

    爷爷教过我炼体术,我的力量比同龄人大。

    可要说扛起来成年人的尸体,还是很困难的。

    可是现在,我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居然感觉不到沉重。

    大白狐狸目送我离开,然后转身没入山林中。

    它是被人尊敬的仙高高在上。

    此刻放弃逃生的机会,返回墓地和爷爷并肩作战。

    战斗从白天打到晚上。

    纸片人如蝗过境寸草不生。

    数量更是源源不断。

    爷爷和大白狐狸退到娘的坟冢旁。

    他们被密密麻麻们的纸片人包围。

    退无可退,无路可逃,四面八方都是纸片人。

    外围!

    一个男人裹在黑色大氅,脑袋也严严实实,只露一双眼睛在外面。

    黑袍人阴恻恻说,“老不死的,我等了十三年,今天你们和阵眼一起消失吧。”

    他话音落下,纸片人军团发起冲锋。

    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

    爷爷和大白狐狸对视一眼。

    爷爷说,“谢谢你回来陪我。”

    大白狐狸咧开嘴人性地笑了一下。

    “我给你护法,开始吧,保留出马仙最后的尊严。”

    “该死老李头,你要燃烧自己启动阵眼?”黑袍人神色一变。

    此地是他一切计划的关键节点。

    如果失败,对后期计划影响非常严重。

    “老李头,以身炼阵你将永不超生。”

    黑袍人歇斯底里。

    爷爷充耳未闻,周身缓缓升腾火焰。

    

    突然!

   大白盯着墓坑边缘厉声道,“先等等,你看那是什么?”

    爷爷一怔,放缓自焚速度,循着大白目光看去。

    一滴鲜红的血液,碰触爷爷散发出来的火光后,自行燃烧起来。

    鲜血的成分主要是水,不是可燃物体。

    然而现在,奇迹正在上演。

    爷爷面露狂喜,“十三的血居然可以启动阵法,你我还有一线生机。”

    大白早就有所行动,术法自周身溢出。

    轰!

    一声雷鸣般炸响。

    墓坑四周升腾起一圈火幕。

    所有纸片人都被挡在火幕外。

    ……

    我扛着王根生的身体,先回到了李家院落。

    我看到墙角的家仙楼坍塌成废墟。

    代表爷爷的纸人燃烧成灰烬。

    心中一酸。

    突然,远处亮起冲天火光。

    我眺目望去,正是娘的墓地。

    升腾起滚滚黑烟,聚集在山腰上空久久不散。

    越来越压抑,像是一朵乌云悬浮于空中。

    火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

    片刻工夫,漫山遍野相继燃烧。

    盘河村三面环河背靠一山。

    燃烧的山就是盘河村背靠的那座山,村里人称为后山。

    后山距离村子不远,恐怖高温蔓延到盘河村。

    现在是夏日,气温本就炎热。

    山里高温又蔓延过来,村子瞬间变成蒸笼。

    村民们都被惊动,纷纷跑出家门观望。

    火势太大,人力根本无法扑救。

    唯一的希望,只能寄托老天爷来一场倾盆大雨。

    夜晚时分电闪雷鸣,却没有一滴雨水落下。

    天空中看不到星星和月亮。

    夜色漆黑,整个村子漆黑一片。

   后山那边截然不同,大火燃烧通明一片。

    村子和后山仿佛两个世界,一明一暗极其鲜明。

    诡异一幕,闹得村子里人心惶惶。

    每家每户都有人走出来。

    或是祈求老天保佑,或是祈祷老天爷下雨。

    当然,更多的人对李家破口大骂。

    “听说今天李十三他娘入土,是不是他们家引起的火灾。”

    “不会是李老大触犯村口小庙,大仙报复盘河村了吧。”

    一时间,李家站在了风口浪尖上。

    包括我,也被认定是李家的人。

    甚至有人堵在李家门口,要对我动手。

    大伯和奶奶一起走离开,至今下落不明。

    二伯去村委会找我还没回来。

    看外面村民们口诛笔伐的架势,二伯不可能回来了。

    我猜不透四叔是畏罪潜逃,还是真的去找帮手。

    总之在喧闹的夜晚,李家只有我一个人。

    院子里有纸人和王根生的尸体。

    院子外是记恨李家的村民。

    双重恐怖。

    我躲在屋里不敢出去。

    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能扛得动王根生。

    不过卸下王根生的时候,我非但没放松,反而身体瞬间无力。

    像是被掏空,又饿又累,一头倒下后,整个人软趴趴的,不想爬起来找食物。

    饥饿感如影随形,折磨了我整整一晚。

    直到天亮,我恢复些许力气,方才爬起来找食物。

    来到厨房,翻找半天只有凉馒头。

    想想也是,奶奶和娘相继出事。

    家里几个大老爷们都不会做饭,也没生过火。

    其他食物根本没有,就连缸里的水都干涸了。

    盘河村种西瓜。

    西瓜也是村里最常见的水果。

    我家厨房的角落里正好有一个。

    我先是狼吞虎咽,三五口解决掉一个凉馒头。

    起初吃的时候没什么感觉。

    渐渐有了饱腹感,才发现馒头干巴巴的,噎得我差点喘不上来气儿。

    正好拿西瓜解渴。

    于是我拎起菜刀走过去。

    走近西瓜,方才看到上面趴着一只奇怪的虫子。

    类似瓢虫,比瓢虫个头大。

    通体褐色没有斑点。

    山里河边儿等地方,奇形怪状的虫子数之不尽。

    我没多想,屈指弹开虫子。

    然后我挥刀劈下。

    只听嘎嘣一声,西瓜一分为二。

    我愣住了。

    西瓜里面空荡荡的,相当干净,就连汁液都没剩下。

    “不应该啊!”我暗自纳闷儿。

    西瓜放久了,里面的确会镂空一部分。

    可是厨房里的西瓜空得太彻底了。

    即使从内部腐烂,多少都会留下些痕迹。

    这个西瓜却没有丝毫痕迹。

    我口渴的不行,无奈之下提起水桶出门打水。

    我关心山林大火。

    来到院子里,下意识看向后山。

    火居然灭了。

    昨天晚上虽然电闪雷鸣,但是一滴雨都没落下来。

    院子里土地烤得龟裂。

    大火却自己熄灭了。

    山林间雾气腾腾,我看到的山朦胧不清。

    雾气是黑色的。

    笼罩在大山外,仿佛给大山披上一层黑色纱衣。

    盘河村和后山更像是两片世界了。

    山里灰蒙蒙一片。

    村子里太阳高照,微风徐徐。

    深吸一口,还能闻到清晨独有的清香。

    我想入山看看娘的墓地怎么样了,也想看看爷爷是否活着。

    不过现在,我首要任务是去打一桶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