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1 村规
毒果2021-08-22 08:422,105

    村里共用一口水井。

    每日清晨都有人来此排队打水。

    我来到这里,跟在队伍后方。

    走路很轻,没出声惊扰他人,所以没被注意到。

    一个肩头抗两桶水,对体力要求很高。

    所以来此打水的,大多是男人。

    今天队伍里多出三个女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哎,听说没,昨晚村口小庙裂开了。”

    “不只这些,咱们村子外的盘河突然上涨,大水没过桥梁,村子人出不去了。”

    “邪门了,没下雨哪来的水。”

    女人在一起总是有无穷无尽的话题。

    我听闻后心里越发沉重。

    处处充斥诡异,想不和昨天山里大火联系到一起,却骗不了自己。

    山上的火,是因为娘下葬引起的。

    怕是这些人发现我,免不了对我一番声讨。

    甚至可能对我动手。

    我低着头,尽量降低存在感。

    女人聊完村里八卦,又关心个人问题。

    “你家男人呢,往日不是他来打水吗?”

    “别提了,我家男人昨天抬棺材回来后就病倒了,现在还躺在床上起不来。”

    “什么症状啊,我家男人也病倒,不会中邪了吧。”

    “眼冒金星,四肢无力,上吐下泻,还吃不进去饭,村医去家里看了,检查不出来毛病。”

    “我家男人也是,如今出不去村子,想去城里大医院都做不到。”

    “一定是李十三他娘作怪!”

    三个女人,正是昨天抬棺材时,跑回家那三个男人的老婆。

    我头皮发麻。

    不敢打水了。

    否则被女人们发现,还不把我生吞活剥了。

    于是我悄然后退,心想趁着其他人没注意先走为妙。

    退着退着,突然撞到一个人。

    我心下一惊,连忙小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然后才回头看清被撞的人。

    “村长早啊,我不打水了,位置让给您吧。”

    我扔下一句,就要逃之夭夭。

    “李十三,我正找你呢。”村长大叫一声,突然抓住我的胳膊。

    刷的一下!

    所有排队的人集体转头看向我。

    特别是三个女人,放下水桶直接冲过来。

   她们或抓我脖领子,或抓我头发。

    “说,昨天山上发生了什么,火灾怎么引起的?”

    “你爷爷呢,他不是出马仙吗?知不知道我家男人怎么回事。”

    “你倒是开口啊,哑巴了。”

    三个女人一齐追问,尖锐声音传入我耳朵里,震得我耳鸣不止。

    “爷爷还在山上,我不知道是死是活。”

    我扯开嗓子回应,声音抬到极限。

   不过很可惜,声音还是没三个女人大。

    他们能不能听见,我就不得而知了。

    “村长你想想办法啊,不能让李家继续祸害村子。”

    “八爷不是请人了吗,什么时候到,还能进咱们盘河村吗?”

    “现在老李家还有几个活人?把他们都抓起来吧,免得再给村里惹祸。”

    其他人也是各种质问。

    “安静安静!”村长压了压手安抚众人。

    村长今天始一出现,我就感觉不对劲。

    很像当天大伯坐村口小庙的时候,所见到的村长,和平时大不一样。

    平日里,村长对爷爷很客气,对李家的人也很热情。

    今天,却像是不认识我。

    众人相继闭嘴,村长看向我,问道,“王根生呢,他家人说,昨天根生给你娘抬棺一直没回来。”

    “根生叔意外死了!”我坦然道,“尸体在我家院子里。”

    “都是你们老李家害得。”村长大怒,抓着我的头发往回走。

    “回去看看,别跟我说邪祟作怪,我怀疑你才是杀人犯。”

    我极力反抗,越用力头皮越疼。

    我不想被人当作犯人随意支配。

    顶着疼痛,我硬生生挣脱出村长的手,头发被薅掉一大把。

    “根生叔是被滚下山坡的棺材砸死的。”我极力辩解道,“不信你们找人进山寻我爷爷,爷爷可以作证。”

    “不是还有三个人一起抬棺材吗,他们也看到了,你们也可以问个明白。”

    村长当即让三个女人回家询问情况。

    他则带着我和一群好事村民来到我家。

    王根生的尸体不见了。

    原来停放尸体的地方,留有一滩血迹。

    “李十三,是不是你毁尸灭迹了?”村长喝问。

    “呵呵!”我惨然一笑,“我说不是,你们相信吗?”

    “不相信!”村长回答得相当干脆,“来几个人,去屋子里面搜一搜。”

    大人不在,我一个孩子,不被他们放在眼里。

    没经过我同意,村民便擅自闯进屋子里搜查。

    我没话找话道,“二伯去村委会找我一直没回来,村长能不能也帮忙找一找。”

    “找什么找?”村长极为不屑,“李老二死了,停尸村委会,我怀疑是你干的。”

    村长的脸上看不到丝毫同情,反而有些幸灾乐祸。

    我心底巨震。

    李家怎么了,接二连三死人。

    是谁干的?

    为什么陷害我?

    这时,三个妇人回来了,异口同声说。

    “我家男人说王根生是被李十三杀害的。”

    她们就像商量好的一般,说的话一模一样,口吻和语气也出奇一致。

    我并不认为她们说谎。

    因为三个妇人是村民而不是演员。

    让他们表演得天衣无缝,比她们难产更难。

    “村长,你相信她们的话吗?”

    “相信!”

    村长智商堪忧?

    不,他明摆着往死里逼我。

    “我要亲自登门询问。”我强硬说道,“自己给自己证明清白。”

    我刚说完,进屋子里搜查的人出来了。

    他们端着半个西瓜。

    西瓜里面,赫然放着一颗心脏。

    我整个人瞬间不好了。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还需要给自己证明清白吗?”村长冷声逼问。

    “来人,先把李十三捆起来,村规处置。”

    闻言,我咯噔一下。

    盘河村地处偏僻,有自己的规矩。

    以前我亲眼目睹过,一个偷男人的妇女,被村长带人将妇女身上捆绑上石头,沉入盘河河底。

    “不行,你们没权利处置我。”

    “哼!”村长冷哼道,“盘河村村民出不去,外人进不来,村子要有规矩,也要有人主持。”

    “我是村长我最大,这事我说了算。”

    村长不再给我辩解的机会。

    大手一挥。

    有人早已准备好,拿着绳子排众而出。

    三下五除二,就将我捆得结结实实。

    “带去盘河边沉河。”村长喝道。

    突然,院门处有人驳斥,“谁敢动李十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