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3 惊变
毒果2021-08-18 14:462,142

    小庙是石头垒砌的小房子,半米多高。

    据说小庙里供奉着一尊得道的保家仙,战争时期保护过村子。

    最远可追溯到明清。

    以前还有人来供奉香火,近些年思想开放,香火渐渐凋零。

    大伯坐在小庙上疯言疯语!

    “死人了,死人了,死了很多人。

    李成元死了,老二死了,吴秀青,村长,八爷都死了,都死了……”

    李成元是爷爷。

    吴秀青是我娘。

    八爷是村子里资历最老的人,今年一百零三岁高龄。

    “三哥不是寻老大了吗,一宿没回家也没找到老大,三哥人呢?”

    四叔微微皱眉,而后快步冲向大伯,一把将大伯拉起来。

    “镇!”

    四叔突然暴喝,声如洪钟。

    大伯当即闭嘴,直挺挺站着。

    四叔咬破手指,在大伯眉心画出一道奇异符文。

    鲜血沾染大伯的瞬间,变得漆黑如墨,隐隐传出恶臭味道儿。

    滋啦滋啦响个不停,像是热油里滴落冷水。

    片刻工夫,符文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出现过。

    大伯倒在地上。

    “我解决不了,十三先帮我把大哥抬回去。”

    村长突然说,“你们冲撞了保护村子的神仙,留下来给个说法。”

    以前村长不信邪的,今天很奇怪,好像换了个人。

    “等我爹回来,自会给村子一个交代。”

    四叔极为强硬,扔下一句,便和我架着大伯强行离开。

    走了一段距离,我鬼使神差回头看了一眼小庙。

    我看到一个女人,坐在小庙房顶上。

    她背对着我,一袭白衣,身形纤瘦。

    “幻觉?”我眨巴一下眼睛重新看去。

    女人不知何时转过身子,朝我微微一笑。

    我咯噔一下,连忙招呼道,“四叔你看小庙上怎么有人?”

    “胡扯,我就看到了小庙,哪来的女人。”四叔看后满脸不相信。

    我再看去,女人没了,只有小庙孤零零矗立。

    “幻觉吧?”我甩了甩脑袋自我安慰。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大伯的话。

    大伯爱喝酒,爱赌博,但是精神一直很正常。

    今天不只疯疯癫癫,还说一些让人脊背生寒的话。

    越想越不对劲。

    问四叔怎么回事。

    四叔也说不明白。

    ……

    回到家后,娘还没醒。

    我心下狐疑,放下大伯便冲进娘的房间。

   推开房门后,我整个人僵住。

    娘身穿红色裙子,吊在房梁上,气息全无……

    裙子我从来没见过。

    娘的脸色和昨天晚上一模一样,惨白如纸毫无血色。

    眼睛瞪得很大,眼球近乎凸出眼眶,五官扭曲变形。

    像是临死前看到了非常恐怖的东西。

    “娘!”

    我悲愤欲绝失声痛叫。

    四叔闻声冲了进来,和我一起放下娘。

    娘的身体冰凉,显然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

    爷爷告诉我,男人不能哭。

    娘教育过我,泪水解决不了问题。

    自从我懂事以后,大伯经常打我,我没哭过。

    没有同龄人和我玩耍,我也不哭。

    然而现在泪水不受控制夺眶而出。

    “娘,为什么,我长大了就没人敢欺负我们,您为什么不多等两年。”

    “哈哈哈,死人了,死人了,你们一个个都要死。”

    大伯在院子里疯癫大笑。

    “是大伯逼死的我娘。”

    我噌的一下火气上涌,跑进厨房拿把菜刀,随后冲进院子,朝着大伯砍去。

    说也奇怪!

    刀明明砍在大伯脑袋上,没有流血,也没有声响,菜刀径直穿透大伯身体。

    我没多想,抡起菜刀再次砍下去。

    “十三醒来!”

    爷爷和二伯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爷爷抓住我的手腕怒斥一声,震得我身体一个激灵。

    我这才发现,刀锋正对着自己的脑袋。

    一瞬间,我通体直冒冷汗。

    要是砍下去,我这条小命就没了。

    “大伯呢,我要杀了他。”

    我满脑袋都是娘掉在房梁上的景象,震惊过后继续发疯。

    爷爷突然抬手点向我的额头。

    爆喝一声,“滚!”

    我身体里没来由地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不是我,而是昨天晚上听到的哭泣孩童。

    “该死,又让他跑了。”

    爷爷皱眉道,“老大是不是又欺负你了,我去教训他。

    爷爷走进奶奶房间,扯着大伯耳朵,将其拎出来。

    “说,你对十三他娘做了什么?”爷爷质问道。

    “我什么都没做。”

    大伯回答得极其淡定,比演员演戏更真实。

    我气儿不打一处来,扬起菜刀又要和大伯拼命。

    四叔突然抓住我的手腕,“青姨她是自杀的,不过到现在青姨不肯闭眼,快让爹去看看。”

    “什么?小青死了?”爷爷无比震惊道,“坏了坏了,咱们老李所有人家都要给小青偿命。”

    爷爷急忙往娘的房间跑,有伤在身,跑动时双腿一高一低很不协调。

    我从来没看见过爷爷这么紧张,跟着一起跑过去。

    娘的眼睛仍然睁开的,眼球凸出得更明显。

    四叔伸手,自娘额头向下抹。

    手掌划过之后,娘的眼睛还是睁着。

    “我试过很多次,青姨不肯闭眼。”

    四叔其实比我大一岁,看上去比我镇定从容无数倍。

    我打心底佩服四叔。

    “我来试试。”爷爷说道,然后走过去掀开娘的衣领子。

    下一瞬,爷爷神色骤变,比刚刚得知娘死讯消息时更加难堪。

    我刚要凑近看看怎么回事。

    

    爷爷突然抬头呵斥,“老二老四拦住十三,别让他靠近。”

    二伯四叔非常听爷爷的话,一左一右架住我。

    “秀青你放心,拼了老李家所有人的命,也会保住十三。”

    爷爷没头没脑说了一句,然后娘的眼睛自己闭上了。

    爷爷长呼出一口气,然后打电话订了棺材和冥衣,准备明天去城里拉回来。

    做完一切,爷爷阴沉着脸走回院子。

    “孽畜跪下。”爷爷朝着大伯怒道,“秀青出殡之前,你不许起来。”

    大伯对我和娘蛮横,但是听爷爷的话,当即跪倒。

    奶奶不干了,从屋子里走出来,对着爷爷破口大骂。

    “你个不要脸的老不死,为了贱人欺负我儿子。

    老大起来,别听老不死的。”

    “不行!”爷爷一反常态,毋庸置疑。

    自从我记事以来,爷爷第一次反驳奶奶。

    “好好好。”奶奶气得身子颤抖,指着爷爷鼻尖厉声说。

    “容不下我和老大是吗,给你们让地方。”

    说着,奶奶拉起大伯,“咱们走,去我大哥家住。”

    大伯看了眼爷爷,又看了眼奶奶。

    最终屈服在奶奶威势下,跟着奶奶走出院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