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4 谁是凶手
毒果2021-08-18 14:492,068

    他们刚走出大门,三叔突然出现,“妈,我也跟你们一起走。”

    三叔昨天晚上出去寻找大伯一直没有踪迹,现在却突然出现。

    好像算着时间回来的。

    “走了就别回来!”爷爷砰地一下关上院门,回头对我说道。

    “扎纸匠家附近死了个婴儿,出去办丧事了。”

    “十三的替身问题还没解决,不许到处乱走,特别是盘村大河,墓地等阴气重的地方。”

    我忙反问,“为什么?娘出殡也不让我去吗?”

    “是的。”爷爷点头解释道,“你现在的体质容易招引脏东西,想要活命,必须听我的。”

    我嘴上满口答应下来,心里却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送母亲最后一程。

    我一直好奇爷爷在娘的脖子上看到了什么。

    爷爷似乎猜出了我的想法,让二伯和四叔紧跟着我寸步不离。

    我想偷摸去看一下,始终没机会。

    直到傍晚,家里来了一伙人,爷爷,二伯和四叔全都出去迎接。

    我终于找到机会,偷摸溜进停放娘尸体的房间。

    掀开娘的衣领,我整个人如遭雷击。

    娘的胸口有一个大洞,前后透亮。

    心脏没了……

    因为没有鲜血,外翻的血肉惨白惨白。

    “娘是他杀,不是自杀,而且血液被放干!”

    娘被杀当晚,大伯,二伯,三叔不在家,只有我和四叔。

   “难道四叔杀的娘?所以爷爷不让我看到真相?”

    我越想越心惊,不知道该相信谁。

    我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如何能斗得过加起来好几百岁的一堆成年人!

    我没哭!

    心在滴血!

    我想了很久,发现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装作不知道。

    我不知道自己能隐忍多久,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我再次回到院子里的时候,来的客人走了,留下六个纸人。

    纸人和成年人大小一般无二,高低不齐,年岁不等。

    爷爷看着纸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因为替身的事情,对纸人格外好奇,不由自主走向一个看似老太太的纸人。

    仔细打量片刻,纸人五官中缺少眼睛,可我却看着眼熟。

    像极了奶奶!

    突然,一道微风吹拂!

    像奶奶的纸人脑袋滚落下来。

    纸人脑袋明明没有眼睛,却像是在瞪我。

    我不由自主倒退,一屁股坐在地上。

    再看向纸人脑袋。

    脖颈切口的位置,溢出鲜红血液。

    “扶十三进屋休息。”

    爷爷的话还没说完,四叔先一步冲上来扶住我。

    我下意识要推开四叔。

    身体突然传来无力感,使不出力气。

    然后我被四叔抱上床。

    “哎!”院子里爷爷长叹一口气。

    “老二去把保家仙的法器埋门口下面,以防邪祟进来。”

    “老四快去追你娘她们,千万别让三人出事。”

    “这件事我们老李家抗不下来,老四找到你母亲她们后,去卧龙村请龙老先生来帮忙。”

    顿了一下,爷爷补充道,“如果没找到你娘和老三,便不找了,都是老李家的命。”

    我迷迷糊糊睡着了。

    娘出现在我身边,不停轻抚我的脸颊。

    “孩子,娘冷,能在你身体里住一会儿吗?”

    我脑子清醒,知道娘已经死了。

    现在出现的就算是娘的魂魄,我也不害怕。

    “可以,娘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我话音刚落下,娘突然凭空消失。

    “娘!”

    我努力呼喊,想从睡梦中醒来。

    可是我越喊越累,不知不觉睡着了。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

    我四下找了一圈,家里除了我在没其他人。

    想到娘的死可能和四叔有关,爷爷包庇。

    我便不再依恋他们,走就走,最好永远别回来。

    纸人还在院子里。

    相似奶奶的那个,脑袋掉了没人给摆正。

    血迹没了。

    我今天太多次眼花,本能认为白天时看错了。

    院子里出奇地静,我独自盯着六个纸人,心里发毛。

    我还是忍不住,总是想看,越看越心惊。

    我找到了酷似爷爷,大伯,二伯,三叔和四叔的纸人。

    我壮着胆子走到纸人后方。

    这才发现,每个纸人后方都写有名字和生辰八字,一一对应老李家的六个人。

    突然,平地生起一阵大风,刮起了三叔的衣角。

    里面的身体布满裂纹。

    我没来得及惊讶。

    对应三叔的纸人被风吹的支离破碎。

    我脊背冒寒气,不想在多看一眼。

    我转身朝停放娘的房间走去。

    到了近前才发现房门上锁了。

    门上贴了一张留言条。

    “秀青穿红衣死的,很可能变成厉鬼,十三千万不能进去。”

    爷爷的留言。

    我生平第一次对爷爷产生质疑。

    我相信娘,就算变成厉鬼也不会害我。

    我转身便去找家里的斧子。

    找了一圈,斧子居然不翼而飞了。

    正在我纳闷儿的时候。

    “吱嘎”一声,院门打开。

    三叔站在门外一跳一跳的,始终跃不过门槛。

    我苦寻无果的斧子恰好在三叔手里。

    “三叔不是和奶奶走了吗,怎么自己回来了?”

    “我回来取几件衣服。”

    “三叔您快进来吧,正好斧子借我用用。”

    “我刚刚摔了一跤,腿受伤了,迈步过去门槛,过来搀扶我一下。”

    三叔一直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的脸颊。

    不过看样子腿脚的确不方便。

    我小跑过去,抱住三叔拎斧子的胳膊,将他搀扶进来。

    我个子矮,抬头正好看见三叔低垂的脸颊。

    面无血色,和娘亲死后极其相似。

    只是三叔的脸颊上布满黑色纹路。

    我看不清是裂纹还是画上去的,只感觉极为诡异。

    我心头猛地一跳,下意识退开。

    “你不是要斧子吗,过来拿啊。”三叔询问道。

    我迟疑了。

    “来啊,拿到斧子,你就能砸开锁头看到娘亲。”三叔怂恿道。

    以前三叔话很少。

    我找他借东西,要么借,要么不借,一句话里很少超过三个字。

    今天三叔话太多了。

    “三叔,你把斧子扔过来吧。”

    “我给你送过去。”

    三叔今天非常主动,说话间朝我走来。

    “不许过来。”

    我正迟疑,身体里突然传出娘的声音。

    “阴魂不散!”三叔阴沉低吼,快速冲过来。

    高举起斧头,猛地劈向我的脑袋。

    三叔是成年人,身体健壮力量大,速度也很快。

    我眼看着无法躲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