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5 三叔是人是鬼
毒果2021-08-18 14:492,058

    斧子来势迅猛,顷刻间到我头顶。

    我避无可避,近乎绝望。

    突然!

    我身后传来一股巨力,拉着我后退。

    比我自己的速度快多了。

    我身体近乎倒飞出去,恰好躲开斧子。

   娘的声音再次传来。

    “去家仙楼附近躲着。”

    我从来都不怀疑娘,二话不说便朝着角落里的家仙楼跑去。

    我的身后有助力推着,使得我奔跑速度极快。

    临近家仙楼,我没来由地不在害怕。

    转头看去,三叔并没追来,而是对着虚空胡乱劈砍。

    好似魔障一声不吭。

    我起初既好奇又心喜,想静观其变。

    可是喜悦还没蔓延,便瞳孔收缩。

    三叔在劈砍娘亲。

    娘亲不愿让我看到她凄惨的样子,所以看似三叔砍虚空。

    “你们没一个好人。”

    我愤怒吼叫,随手从家仙楼上抓下来一块砖头砸出去。

    三叔闪身躲开老远。

    我趁机冲上去,捡起砖头继续和三叔拼命。

    说也奇怪,三叔手里有斧子,却不敢硬碰硬。

    当时我没多想。

    后来才知道,三叔不是怕我,而是怕我手里的砖头。

    还有三叔跳不过门槛儿,是因为门槛下埋着保家仙的法器。

    我正和三叔僵持。

    院门再次打开。

    村长喊道,“李十三,你家死人了,赶紧去瞧瞧。”

    “你才是杀吴秀清的凶手。”三叔趁开门光景,朝我扔下一句,快速跑出院子。

    我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清楚,对三叔的话嗤之以鼻。

    事后我问过爷爷,为什么三叔不能进来却能出去。

    爷爷告诉我,保家仙的法器可以阻挡邪祟进来,但不阻挡邪祟走出院落。

    “刚刚谁跑出去了?”村长好奇问道。

    “我三叔啊。”

    “不可能。”

    听到我的回答,村长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怒骂道。

    “小屁孩儿撒谎,小心舌底长脓疮。”

    “我没说谎。”我辩解道。

    村长根本不相信,拉着我跑出院门。

    很快,来到一处悬崖边上。

    村长指着人群道,“你挤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满心狐疑,还是照着村长的话去做。

    围观人群看到我主动让开,纷纷说道。

    “小十三别伤心,人都有生老病死。”

    “你爷爷呢,出这么大事,怎么让一个孩子来。”

    我进入人群中央,看到地上的尸体,如遭雷击。

    因为那是三叔。

    “什,什么时候的事?”我颤声问道。

    “昨天晚上。”村长解释道。

    “三叔昨天不是出门寻找大伯吗?怎么会来悬崖边儿?”

    “村里人今天早上,看到崖边有鞋子,怀疑有人掉下去,下去找到的老三尸体,所以断定的是昨晚出事。”

    三叔尸体上布满裂纹,和院子里的纸人一模一样。

    重要的是,刚刚在院子里追杀我的不是人。

    “咱们盘河村的人,闭着眼睛都知道三面环河一面是悬崖,小孩子都不会掉下悬崖,李老三这么大人了怎么会掉下去?”

    说话的人是八爷,村里最年长的人。

    他继续说道,“我记得至少三十年没人掉下去过,李老三是不是撞邪了?”

    村长猛地一拍额头,“我昨天晚上还真看到李老三了,喊他没搭理我。”

    八爷神色越发凝重,随后看向了我。

    “你爷爷就是出马仙,让他来看看吧。”

    “爷爷不在家。”我无奈之下,只好将家里发生的事都说出来。

    “报警,出这么大事儿一定要报警。”

    村长现在比早上正常多了,知道有些事不能耽搁。

    我也想有人来查明杀母亲的凶手,所以没阻拦。

    “麻烦村长了,三叔尸体先放这里吧,等爷爷回来处理。”

    村长和八爷两个最有权威的人都没意见。

    村里的疯子胡海山突然站出来,指着所有人狞笑道。

    “哈哈哈,李老大触怒了小庙里的仙,你们所有人都要死。”

    “李老三只是开始,接下来就是你们。”

    村长和八爷几乎同时暴怒,一个扬起拳头,一个举起拐杖,就要打向胡海山。

    突然!

    山崖下方传来孩童凄厉惨叫。

    我瞬间听出来,正是我的那个替身发出的声音。

    “不好,大家快跑。”

    我话音刚落下,山崖下方窜出一道黑影。

    紧接着便听到一声惨叫。

    待所有人回过神来,胡海山倒在了地上。

    手电筒照射过去,胡海山脖子上两个血洞触目惊心。

    “不行,先将李老三和胡海山的尸体抬回村委会。”

    村长临时改变主意,命人当即去做,他自己则拿出电话报警。

    “这件事恐怕警察管不了,我认识两个厉害的扎纸匠,我把他们找来。”

    八爷也有所行动。

    我被所有人无视了,索性先回家再说。

    推开自己家大门。

   纸人挪到了墙边儿,中央位置取而代之一口漆黑棺材。

    不是刷黑色油漆,而是木头本身材质就是黑色。

    如炭一般,又能清晰看到树木的年轮。

   爷爷和二叔回来了。

    我忍不住问道,“爷爷,这是什么木头,有什么说道?”

    “孩子啊,这个是镇阴棺。”爷爷解释道,“采用极阴之地生长的槐木,因长年吸收阴气,所以木头本身就是黑色。”

    爷爷摸着我的头,安慰道,“你娘她是横死的,又穿红色衣服,所以要用镇阴棺。”

    爷爷一直很照顾我和娘。

    就算知道爷爷包庇四叔,我对爷爷的恨意,也达不到不共戴天的地步。

    于是我说道,“三叔死了。”

    爷爷似乎早有预料,看了眼代表三叔的纸人。

    “我知道了。”爷爷拍了拍我肩膀道,“你回房休息吧,我去看看你三叔的尸体。”

    说完,爷爷走出院门。

    我第一次发现,爷爷居然驼背了。

    二伯看着我,不让我进去看娘。

    我蹲在娘的房门外守了一夜。

    爷爷彻夜未归。

    次日。

    两名警察找上门,一男一女。

    他们可以进去检查娘的尸体,我仍然被拒之门外。

    “你是李十三吧,吴秀清死的当晚,你在做什么?”

    男警察郭飞,出来后带着审讯语气问我。

    我一时间语塞。

   说遇到鬼打墙,在村子里跑了一夜,他们肯定不相信。

    郭飞突然扔出一套血衣。

    “这是你的衣服吧,上面沾染你娘的鲜血,请给我个解释。”

    我突然僵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