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6 还能相信谁
毒果2021-08-19 08:442,065

    我当晚烧替身的时候,的确穿的那件衣服。

    可是我清晰记得,衣服虽然很脏,但是没有血迹。

    “里面躺着的人是我娘,你让我解释什么?”

    郭飞厉声喝问,“说,你娘死的当晚你在什么地方?做了什么?”

    “我说昨天晚上遇到鬼打墙,你们相信吗?”

    “你说呢?”郭飞反问,语气中充满不屑。

    我刚想要辩解。

    郭飞继续追问,“说,你用什么凶器作案?是刀还是斧子?”

    “我没有。”

    郭飞根本不听我辩解,转头看向二伯。

    问道,“你们家最近有没有丢失利刃?”

    二伯想了一下,最终目光落在柴堆旁。

    “我家劈柴的斧子没了。”

    郭飞当即拿出一个小本子,一边写一边嘀咕。

    “作案凶器是斧子。”

    这时女孩儿孙莹从房间里走出来。

    “不对,死者伤口参差不齐,应该是铁爪一类的利器刨开的,具体等法医来鉴定吧。”

    孙莹年龄和我差不多大,居然敢检查娘的尸体。

    这份胆魄比一般成年人还要大。

    郭飞丝毫没因为孙莹是小孩儿而轻视。

    立刻拿出电话联系法医。

    随即说道,“李十三嫌疑重大,暂时限制人身自由,跟我回村委会吧。”

    说话间,郭飞拿出手铐。

    我吓得不断后退,直至撞到爷爷身上。

    “爷爷您替我作证,娘被害的时候我不在家。”

    “孩子跟他去吧。”爷爷摸了摸我的脑袋,看似极为宠溺。

    “爷爷当晚没在村里,不知道你做了什么,让郭飞同志调查清楚,真不是你,正好给你个清白。”

    爷爷为了四叔居然放弃我。

    我如遭雷击,脑子却异常清醒。

    我不能被郭飞扣押,否则任由爷爷他们诬陷,我就真成了杀害娘的凶手。

    不行!

    我要逃跑。

    我正想着,爷爷突然抓住我的胳膊。

    “十三去吧,别想其他的。”

    我试探着用力挣脱。

    爷爷的手犹如铁钳,我根本挣脱不开。

    郭飞这时候走了过来。

    咔嚓一声!

    冰冷的手铐套在我的手腕上。

    我无力挣脱,踉踉跄跄被牵到村委会。

    四叔和胡疯子的尸体隐隐传出尸臭。

    我咯噔一下。

    娘死得最早,尸体一点儿都没腐朽迹象。

    难道真的因为怨气太重?

    郭飞没让我细看两具尸体,便把我关进仓房里。

    “他一个小孩子,先把手铐打开吧。”

    外面传来孙莹的声音,老气横秋,隐隐带着命令口吻。

    “好的。”郭飞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

    郭飞认定我是杀人犯,打开手铐后不愿再多看我一眼,直接走出小黑屋。

    倒是孙莹进来问了我一些关于村子的地形,丝毫没提案子。

    大约过了三个多小时,法医张璐鉴定完娘的伤口后,也来到小黑屋子里。

    她测量了一下我手指的粗细。

    给出结论道,“是这双手挖开的吴秀清胸口。”

    “你胡说!”我脑子嗡的一下近乎炸开,“你们没有一个好人,全都诬陷我。”

    “冷静点儿。”孙莹微微皱眉,“你让张法医把话说完。”

    张璐接过话茬,“别说李十三今年十三岁,就是成年人来了,也不可能徒手抛开人的胸膛。”

    “这件事和郭飞说了,他认可我的判断,但保留暂时扣押李十三的意见。”

    孙莹和张璐没再说什么,把我自己留在了小黑屋里。

    当天在家的时候,趁有人拜访,我匆忙查看娘的伤口。

    看得不仔细,也没想太多。

    现在经由张璐分析,我意识到,娘在死前遭受了极大的痛苦。

    “四叔!”我咬牙切齿挤出两个字。

    即使四叔从小很照顾我,也抵消不了杀害娘的大仇。

    不共戴天!

    任何理由都不能让我放下对四叔的仇恨。

    想着想着,周围突然响起孩童哭泣声。

    瞬间。

    我汗毛倒竖,猛地站起来靠到墙边儿。

    我四下张望,想找到该死的替身纸人。

    仓房里没有门窗,即使白天,光线也极其昏暗。

    角落里,两点红芒缓缓向我靠近。

    我看不清其真实容貌,心底却断定就是替身纸人。

    我整颗心悬起来。

   替身纸人越来越近,我看得越发清晰。

    替身纸人长出了五官。

    两点红芒从它的眼睛里迸发出来。

    嘴巴像是一条漆黑裂缝,将脑袋一分为二。

    我背靠着墙,头皮阵阵发麻!

    “救命!”

    我扯开嗓子呐喊。

    可惜没有回应,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替身纸人知道我在注意它,突然加速向我冲来。

    我条件反射般双手抱头身体下蹲。

    阴差阳错,替身纸人从我头顶飞过去。

    只听轰得一声巨响。

    随即大量烟尘钻进鼻孔,呛得我不停打喷嚏。

    我转头望去,刺目光线投射进来。

    原来是替身纸人撞塌了墙壁。

    一堆破碎开的砖头泥土堆积出个小包,正在蠕动。

    我不能等替身纸人从废墟底下爬出来,于是起身冲破开的洞口。

    身后再次传来响动。

    我回头观望,咯噔一下。

    替身纸人出来了!

    它恶狠狠盯着我,嘴巴裂开,两排牙齿黑乎乎的像是锯齿。

    以替身纸人的力量强度,咬我一下,骨头必断。

    我掉头就跑。

    不管能不能跑过纸人,先死马当活马医。

    只听身后传来一声凄厉惨叫。

    我下意识转头看去。

    替身纸人被阳光照射,全身升腾起黑色烟雾。

    原来纸人道行太浅,害怕阳光照射。

    只是它为什么出现在村委会仓房里呢?

    我还注意到,这次纸人和前两次见到的区别很大。

   替身纸人似乎进化了。

    最明显的区别就是纸人脸颊多出一丝红晕,像是体内有了血液。

    它是纸糊的,细思极恐!

    “不好,仓房出事了。”

    “李十三你没事吧?”

    孙莹和张璐的声音相继传来。

    她们二人在村委会院里,我现在身处村委会院外。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别进仓房,里面有危险。”我丢下一句转身跑向自己家。

    我要亲自问问爷爷,为什么抛弃我。

    我到底是谁的孩子,我还能相信谁?

    “十三啊,快点回去,听说你爷爷今天要给你娘下葬。”

    路上有人好心提醒我。

    我怒火升腾。

    村里习俗死人后三天才下葬。

    娘刚过世两天。

    爷爷就着急给娘下葬,一定是想隐瞒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