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失望
浅溪笑2021-08-06 15:442,019

  陈妃娘娘一听说摄政王要来,换上一身端庄蓝衣,平日里她总爱穿那粉色,只因粉色娇俏可爱,惹人爱,她喜欢。

  也不用什么浓妆黛抹,只需要稍微打扮下,本就俏丽佳人气质也跟着越发清丽了。

  陈静晚像是个花蝴蝶般,飞来飞去,身轻如燕蹦蹦跳跳,哪有平日里在后宫里那骄横的模样 活脱脱就是个小女儿家家罢了,还未见到父亲便喊,“父亲,你来看我啦!”

  只是陈静晚怎么也没想到,迎上来的居然是一记巴掌,她那白皙娇嫩肌肤此刻出现了个五爪印。

  陈静晚咬着牙问,“爹爹你打我?”那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她本欢欢喜喜来这,却挨了那么一记巴掌。

  那摄政王手里还盘着核桃,甚至看都不看女儿脸上的巴掌印,反而厉声教训道,“你平时嚣张跋扈也就算了,怎么进了宫还敢让人家宰相的女儿给你下跪?”

  这时陈静晚才明白父亲这是为何而来,原来还是因为别人来的,她已经有两年多未曾见过父亲了,这可是她的亲生爹爹啊,如今好不容易相见,竟然还是为了别人。

  陈静晚满不在乎什么权势什么朝堂关系,她受了委屈就非要反驳,“是她自己要跪下去的,我凭什么要受爹爹你这一巴掌呢?”

  她生来就别人差吗?她林相宜不过就是宰相之女,她爹爹如此忌惮也不过是因为林相宜可是那宰相的独女,而她不过庶出罢了。

  摄政王陈龙仿佛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手里的核桃一下子就给碾碎了,伴着碎核桃的是那冷冰冰的话语,“人家是嫡女,宰相之女好端端怎么会给你跪下呢?休要胡搅蛮缠。”

  嫡女?胡搅蛮缠?这一字一句都仿佛在陈静晚的心里插刀,所有人都这么觉得她啊,就连生她养她的父亲也不问任何缘由,反手就是一巴掌。

  是不是这世间所有人都觉得只要是错,就是她陈静晚的错啊?

  那已经在后宫中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的陈妃,此刻那俏丽的脸上一边五指印清晰可见,她指着眼前那个权倾朝野的老者,笑了,那笑凄美伤感。

  她笑着说,“爹爹你从来都未曾信过我,我可是你亲生女儿啊!如今却为了个外人打我,哈哈哈哈!”紧接着却成了长长一串长笑不停歇。

  明明那眼泪在眼眶打转,可却怎么也没掉下来,她硬生生把眼泪憋回去,不愿意在任何人面前流露出任何可怜可悲。

  摄政王一听这话反倒是越来越不爽了,手再次举起来了,上去就又是一巴掌,“子不教父之过,不过就是说你几句,你便如此无礼了。”

  陈静晚没后退一步,用极其倔强的目光打量着她的父亲,嘴角轻勾起个绝美弧度,继续嗤笑道,“哈哈哈,真是好笑呢,你说什么子不教父之过,你可曾教过我一分一毫,可曾问过我到底想不想来这后宫呢?”

  那张算不上倾国倾城也算俏丽的一流美人的脸,左右两边都多了五指印,居然还极为对称。

  陈龙似乎是早就对这个女儿心灰意冷了,从未会说出任何好的话来,哪怕愤然离去也要恶狠狠的警告,“莫要辱了家风,我劝你好之为之!”

  陈静晚望着那背影只是笑,手里的拳握紧了,握紧了又松开,终究是爱恨交织,极其复杂。

  她恨父亲吗?有吧。

  她爱父亲吗?或许也有点。

  哪有女儿真的对自己爹爹毫无感情。

  等到宫女在房门外隐隐约约听见哭声后,宫女这才发现他们宫里那明艳如阳般让人挪不开眼没法注意不到的陈妃娘娘哭了。

  “娘娘没事吧?”

  宫女走着走着绕到陈妃的身后,替她捏着肩膀按摩又捶捶背。

  “我怎么会有事啊?可笑。”

  陈静晚揉了揉还发疯的太阳穴,说话口气还是如平日里那般恃美扬威。

  “可是您的脸?”

  宫女瞥见那好看的脸上极其明显,一左一右两个五指印,心想这莫不是今个来看的摄政王打的?语气里难掩关心。

  “我自己打得不行?我又,这不就有了嘛。”

  陈静晚说着说着似乎是为了证明什么,还真忘自己那脸打了个响雷似的耳光。

  有一点陈静晚觉得自己和那林相宜像的,就是一股子傲气,她看不清林相宜的自视清高心比天高,可她又不是何必骄傲呢?

  宫女索性不敢再说了,老老实实敲着背按摩,力度正好。

  她手艺极好的,那陈妃娘娘都眯着眼快要睡着了。

  “娘娘,王后派人送来几包茉莉花茶,说是送给您美容养颜。”

  这时宫女想起来件事情,忙跟面前的主子禀告,手里还敲着背。

  原本都快睡着的陈静晚又醒来了,她一只手托着下巴平淡如水的说:

  “哦,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送啊?”

  因为实在是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人会用茉莉花茶,还是堂堂王后。

  难道是想修什么姐妹情深的戏码吗?她可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一次两次玩玩还行,若是久了就厌了乏了。

  “那奴婢等一下去扔了?”

  宫女小心翼翼的询问。

  可一听宫女说要扔,那满不在意的眸子潜入了几抹动容。

  “不用,我留着喝。”

  陈静晚先是摇摇头,又诧异自己是怎么了,连个普普通通的茉莉花茶都收,毫无排面可言啊。

  “娘娘这些日子可是在愁什么?”

  宫女替自家主子捶着背满是关心,也是大小跟着自家小姐的,也是跟

  着她家小姐入宫成了宫女,这宫里上上下下嫔妃都差不多都是这么个情况。

  大概是从小跟到大,才能算得上能够说些真心话的人吧。

  “你说,本宫是不是老了?是不是不如从前好看了,是不是不再适合穿粉衣了,粉色娇嫩,本宫是不是配不上啦。”

  陈静晚却答非所问,问那也算心腹的宫女,手还在揉着太阳穴,她总感觉这日子越过越枯燥,仿佛人生路漫漫,就这样浑浑噩噩在这勾心斗角中过一辈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嫁后杠上了白切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嫁后杠上了白切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