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阻止
浅溪笑2021-08-06 15:442,026

  天澜接过那白玉瓶子还是不太明白。

  直到那太监小声开口,“这是鹤顶红。”

  这时候天澜睁大了眼睛,他慌了,练潇勉那家伙不会真的那么容易就死了吧?

  他故作镇定的问那年轻的太监,“真的假的?你没骗人吧?”

  天澜并不知道的是原来暗流涌动之间,还隐藏着一大批在潜伏的弓箭手,一旦他有任何动作,必将升中数箭而亡。

  此刻这位王后娘娘并不知道城楼台上正站着个看热闹的人,练潇勉见自己的棋子真就来了,面如死灰,显然心情并不好。

  孙公公忙问,“要动手吗?”

  练潇勉竟然摇了摇头,直说,“再等等。”

  不知为何凉薄如他,居然有一天也会给人第二次机会。

  这些都是一早安排好的。

  太监接到千里传音后,“您找个机会下在饭菜里给王上,王上照时间也该用膳了,而王上的膳食里也被我们安排下了毒,若是找不到机会那就看看王上吃了膳食没,一个时辰后再来这,已经给您安排了出宫回慕国的马车。”

  那太监点点头又说,“皇后娘娘一心想要逃,我家娘娘一向对某人没什么感情,何不强强联手?”

  天澜佯装没听见似得,把目光往后看四个“冰糖葫芦”没壮士,却发现四位不见了?还听见那四位喊:

  “王后娘娘,大内高手,属下打不过啊!”

  “您自求多福吧!”

  于是乎,这四位据说是最能打的,就这么溜之大吉了。

  而天澜身后站着的是一大批巡逻的禁卫军。

  天澜算了算还真是练潇勉快要用膳的时候,他现在没空管什么密谋的事情,他现在就想着练潇勉别死啊,他骑上马立刻往养心殿赶。

  “王上,王后骑马往您宫里方向跑了。”

  暗卫统领举着琉璃制成的望远镜,观察得清清楚楚。

  “嗯。”

  练潇勉不动声色的走了,准确来说是用轻功飞走了了,他轻功绝佳,甚至能够比那匹天澜骑得那小矮马,还要快。

  于是乎上演了一幕他以为他不知道,实际上他什么都知道还是他安排的故事。

  练潇勉看着那热腾腾的排骨汤,手拿着勺子心里还在嘀咕,那家伙怎么还不来?那马跑得也太慢了,却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到!

  “练潇勉你别喝啊!”天澜大喊一声,冲到练潇勉旁边,直接一下子打翻那碗骨头汤,捧着练潇勉的脸满是担忧看着,见练潇勉不言语便去喊,“你不会真的喝了吧,太医太医——”

  本以为要上演宫心计的练潇勉怎么也没想到,天澜在这是为了救他的?被捧着练的练潇勉,有些恍惚,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天澜抱住了他。

  “你可千万别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虽然你这个人很讨厌但是肯定有人比你还讨厌的,我现在怎么可能回慕国啊,你不能死,你要是死了我这和亲不是白走一趟吗?作为你合作伙伴保障你安全是应该的,这太医怎么叫半天还没到啊!”

  天澜因为太激动居然一把抱住了练潇勉,眼睛红红的,甚至急得哭出来了,他虽然不算是特别聪明点但是其中利害他还是明白的。

  被抱着的练潇勉他半抬起了手想要给抱住他的人擦眼泪,但终究还是变扭的放下了。

  “你很在乎寡人吗?”练潇勉问。

  可是下一秒他就后悔,若是从前的他,他绝对不会问出这种话,因为他知道普天之下压根没有一个人在意他,所谓喜欢不过就是浮于表面罢了,林相宜的喜欢是因为外表是因为爱而不得。

  孙公公的忠心耿耿是因为长者如父,暗卫统领阿忍的鞍前马后是因为慕强。

  可是这世间真的有一个人在乎过他吗?他想是……准确来说,他也不知道。

  “你到底喝没喝啊?什么在乎不在乎呀,你不能死诶,你要是死了也不能现在死,你应该在没遇上我之前就死了。”

  天澜抱着练潇勉嘴里的话说得语无伦次的,他不知道怎么表达,只知道练潇勉现在反正就是不能死啊。

  “没。 ”

  练潇勉心头一暖,听得出那胡言乱语中透露的关心,原来这世间真会有人在意他的生死啊,明明内心波涛汹涌但明面上却还没有丝毫表现,只是那只放下的手又抬起来为那只小兔子轻轻拂去眼泪。

  “那你不早说,害我担心了这么久,吓死我了。”

  这时候天澜那颗害怕担忧的心总算放下了,一把推开了练潇勉,活脱脱一个翻脸不认人,想起来了那个鹤顶红忙拿出来递给练潇勉看,“今天早上有个太监给了我个令牌,让我下毒害你,还说你今天吃的东西里面被吓了毒,我吓得立刻抱回来了!”

  说完话天澜就被抱住了……

  “练潇勉你一点反应都没有,是不是这事情就是你的故意试探我的!”

  被抱着的天澜忽然聪明起来,什么都明白了,果然练潇勉这家伙就是诡计多端,亏他还那么担心。

  “你放开我啊,你天天搂搂抱抱的,要抱抱别人,别抱我啊。”

  天澜喊着挣扎着让对面放开他,然而对面依旧不为所动的抱着。

  练潇勉抱着那如同火炉一般温暖的小人啊,那是他今生从未遇见过的灿烂,孤僻的人更加渴望光明,他是打心底里想要靠近天澜身上的光,越是缺失什么,就越是想要靠近得到。

  练潇勉没说话,只是抱着眯上了眼,仿佛要睡觉般,倚靠在天澜的颈窝处,天澜感觉浑身触电般酥酥麻麻的,并不知道如何形容现在的感觉。

  不知为何,明明应该推开的但天澜没有,好像他并不讨厌被练潇勉这样抱着。

  靠的那样近,甚至能够闻到他身上传来的淡淡的薄荷味,天澜想,像是练潇勉这样凉薄之人就连身上的味道都是淡淡的薄荷味。

  练潇勉的身体跟他的性格一样冷。

  在遇见天澜之前或许这辈子都没有想过,有一天居然会为了那个笨蛋而心软,甚至感觉到了温暖,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在意他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嫁后杠上了白切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嫁后杠上了白切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