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我叫魏有北
冬炙2021-02-21 21:563,072

  两人相视一笑,互领意会,蒋黎卖学道:“走吧,咱们呐,今晚有酒就及时乐,今夜愁来明日忧。走走走,有乐子不享他妈怕不是傻叉。”

  正欲起身加入打分游戏,两人还未离开卡座,两名俊脸男子勾肩搭背闯进来,着装轻浮撩人,面带薄妆,一看就知是流贯于夜场之徒。华黎安立马侧脸看蒋黎,眉眼凝重,欲质问是不是她给酒吧招来陪酒的。蒋黎立时神会,还未等华黎安开口,便摇头推手。

  “两位小姐姐好,我叫Eric,这是我朋友kimono,介不介意我们坐下,一起喝才不寂寞呀!”

  小姐姐是现今年轻男子对有钱漂亮女人的统称。华黎安听着不感奇怪却被酸得倒牙,她涩涩地咧嘴,对着蒋黎一笑,知蒋黎最好这等软柿子,打趣她:“怎么样,小姐姐你寂寞吗?”说完两个女人一起哈哈大笑复又坐回原座。

  “你们混哪个场子的?”蒋黎举杯,一副老大口吻,喝的是伏特加。

  Eric见蒋黎问话气势,便知她不是等闲类姐姐,顺势往蒋黎处走,轻曼曼贴着她坐下,阴着嗓门回应:“什么混场子的,姐姐不要误会,我两可不是什么小K大K,我们是黄石传媒学校的学生,表演系的,平时也做兼职模特,酒吧驻唱,听同学说这个酒吧的小姐姐个个风韵十足,见识广博,所以特来会一会。”说时,从蒋黎手中顺走她的酒杯,印着蒋黎留在杯口的红印闷了剩下的琥珀色液体,又继续说:“我们这不是快毕业了,想找些有阅历的小姐姐帮我们打磨打磨思想,长长见识,不至于有机会能演个霸道总裁什么的,却还是个生瓜蛋子。”

  一起的Kimono趁Eric说话时,早已找到空缺填补坐下,离华黎安一手臂长距离。见Eric说完,也跟着应和连说了三个“是的”。

  华黎安见Eric吃蒋黎的口红,心头犯恶心,又见他举杯时,手腕露出的刺青竟是个“花”字,立马想起“寻花问柳”“牡丹花下死”“商女犹唱后庭花”等等声色诗词,不由得往旁边墙角挪了挪,生怕沾染。可老女人调戏小男人又觉饶有趣味,不想离开,也想看蒋黎还有没有什么她没有见识过的新手段,让她大开眼界,一解情愁。

  “小姐姐,还想喝什么?我——我请。”kimono腼腆问道。

  早在Eric说他们两是学生时,大堂里已经换成意大利低缓的抒情曲。Eric声音虽软绵,音调却不低,挑逗的话语引得隔壁桌如狼似虎的女人们围观过来。大家凑热闹不嫌事大,又听得kimono腼腆说要请喝酒,一女人朗声嬉笑道:“哎呦,蒋老板好福气,有小帅哥请喝酒呢,这人缘就是比我们好,你看屁股刚落稳,就有人送上门,我们在这里老半天了,无人问津,这人比人,就是气死个人。”这话刚落音,又有女人大声笑道:“看这细皮嫩肉,”带着黑色长指甲刮了下Eric尖圆下巴,“只怕毛都还没长全呢,还想请我们蒋老板喝酒!姐妹们,我更怕他钱包还没有蒋老板奶子大呦!”语气尖酸,这话一出,整个屋子都哄闹起来,大家七嘴八舌,还提出玩有奖竞猜,每人给一个数字,看谁的数字最接近蒋黎的胸围,蒋黎就免了谁的酒水。

  话语里捻酸带醋,华黎安听了连连挑眉捏耳,蒋黎并未觉得不妥,心下还甚是得意,一群高学历比她年轻的女人吃她的醋,是看得起她。不过,针对她胸围的有奖竞猜她只是笑不首肯。当舞小姐时,那些嫖客就喜欢猜小姐们的胸围来赌酒,被玩弄了十多年,好不容易熬出头,难道还要自降身价?

  不多时,不大的卡座被围堵的水泄不通。刚才被女人们评论的男人们也已举杯围拢过来,有一西装革履、浑身散发金融气质的男人打趣:“两位小弟弟,我们这群哥哥们都还没请过蒋老板的酒,不懂先来后到了吧。”又有个和男人气质相符合的高个男子也插嘴道:“要是我们黄石市那位大物理学家真能造一个时光机,你们两倒是可以穿越到古代宫廷谋得个轻松高禄的好职位,里面漂亮的姐姐不要太多呦。”该男子一说完,大伙刷刷看向他,“什么好职位?”齐声问完,就有一女人声音回答说:“哦,我知道,我知道,是太监总管。”说完又哄笑起来。

  听到时光机,华蒋两人顿时敛眉凝神,对望一眼。蒋黎朝华黎安轻眨了下左眼,这是两人的暗号,表示这件事她蒋黎搞得定,让华黎安稍安勿躁。

  哄闹片刻,善于察人脸色的女人见蒋黎频频顾及一旁华黎安的脸色,而华黎安翘腿坐在一旁像个局外看官,越发不满意他们的表演,脸色开始沉闷。女人们虽不怕得罪蒋黎,毕竟自己还是顾客,是上帝呢,但她们还不想断了夜未央这样的温柔富贵乡。黄石岛上稍有觉悟的谁人不知,进出这里的非富即贵。女人们见蒋黎已无心思玩笑,随即互递眼色、掣肘散去。男人们见女人都散了,也意犹未尽结账走人。

  被一群社会精英取笑半天,Eric的脸早已红得熟透,而kimono因刚刚被某个女人给搂在热乎乎的怀里,心一直砰砰跳到现在。究竟是年轻,世面见得少,不知道人心和人面可以容纳那么多玩笑。

  只剩下四个人后,蒋黎先华黎安开口道:“你放心,明天我就给你打听清楚。”

  “行,那我等你消息,今天先到这里,我撤啦,脑子被吵得嗡嗡作响。”

  两个小姐姐在聊什么,两位小弟弟自然不知,也乖觉,没有打听,见华黎安准备起身离开,Eric挽留道:“刚才被那群哥哥姐姐们打趣,我们都还没有喝上一口呢,姐姐这就走啦呀?”很惋惜,“哎呦,姐姐你别看我们还是学生,就觉得我们买不起单,他可是富二代,家里有矿的。”Eric指着kimono赶忙解释,“所以,放心了点,不要担心我们是什么酒托。再者,我听说来这里的人,都是高素质精英,老板严令禁止酒托的。”

  华黎安听了许久软嗲细语和黄色秽语,心里早就滋滋难受,正起身离开,只听Eric如此称赞蒋黎和她们的酒吧,心里就没有先前的反感,随意扫视一眼两个小年轻,又瞅见Eric手腕处纹着的那个“花”字,一时好奇,脱口问他:“你这手腕上纹的花字是什么意思?”Eric先是一愣,未等他开口,kimono隔空回道:“是他偶像的姓氏,一个挺有名的作家,不过,说不定人家用的是笔名,根本不姓花。”蒋黎拉住站起的华黎安,弯指戳了戳她后腰,含糊笑道:“搞了半天,是你的忠实粉丝呢。”华黎安也含糊回应:“小点声,你看他那样像吗?我的可都是历史文人,意思都深着呢。”蒋黎啧啧两声,稍提高了音调,“你什么时候开始以貌取人了?”华黎安吐舌,摊了摊手,笑道:“自看到这两个小呆瓜开始。”说完一起哼哼笑开。

  两人咬耳朵时,Eric和kimono已经叫好酒,又是南非赤霞珠。

  “也不知道点什么,看这位姐姐喝的是赤霞珠,所以又叫了一瓶。”kimono边倒边说,斟好四只酒杯,重新坐好后,又开口道:“其实,你别看我们这样——娘炮——”话未说完,华黎安一口冷酒还未入喉,随即喷将出来,虽没有正对着kimono,也洒了他半脸,她忙擦嘴道歉,心想:“现在的小孩子还真是有自知之明。”kimono憨憨地说没有关系,接过Eric递给他的纸巾,闷头擦拭。

  “刚才真是不好意思,蒋老板刚才膈应了我一下,一个没有忍住,所以……你别放心上……我没有嘲笑你是娘炮的意思。”华黎安话一出,蒋黎肆意放笑,“你刚才想说什么?你继续,”华黎安掣了掣蒋黎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想说,Eric那个花字是她偶像花半开的花,你们不要误会成寻花问柳的花……”

  听到这里,蒋黎更加笑到快要岔气,溢出了眼泪。华黎安想起刚才对声色诗词的心理活动也一手捂嘴大笑。这一笑之后,华黎安对两位“娘炮”的前嫌渐渐冰释,便留下来跟着蒋黎学调侃男人。邢天冷落她这一年里,她每天都在反思,是不是她和哥哥们相处惯了,而不懂得如何和男人相处?况且,邢天是从哥哥变成她男人的,男人需要的是女人,而不是妹妹。

  四人聊天很融洽,从黄石岛每况愈下的旅游环境,到花半开的各类抨击推文,再到两位小生的毕业作品。花半开是谁,华和蒋自不会透漏半点。酒至微醺,蒋黎见华黎安已累得脱了相,便提出散局。Eric挥手道别时,很认真道:“两位女士,再见,我叫魏有北。取自‘北冥有鱼,其名为鲲’,很荣幸认识你们。”说完,扶起醉眼迷离的kimono离开。华蒋两人也都有些醉意,见魏有北如此郑重,相视一笑。蒋黎指着魏有北的后背:“还真是个生蛋瓜子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民国当新闻大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民国当新闻大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