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收徒
花阳2021-03-10 15:482,332

  罗天仇仍然躺在原地熟睡不醒。

  江雪峰把他轻轻搂在怀中,回旋一闪回到了山脊边。那里有一个山洞,可以做为暂时的栖身之处。洞室壁上有一小小方窗,洞中的光线还算明亮。江雪峰把仇儿放在石床上,拉过被子盖好。

  江雪峰坐在石凳上,伸手入怀,将藏在怀中的方匣取出。

  打开铁匣的瞬间洞室一时香气充溢,原来铁匣内有一木盒,木盒乃檀香木打造,以防虫蛀,制匣人想得好周到!

  打开盒盖,里面有一黄色油布包,揭开油布,“玄天霹雳”几个大字赫然入目。

  此时,洞中光线渐暗,想来是已经黄昏。江雪峰打燃火石,把桌上的油灯点燃,关好风窗,就着灯光把“玄天霹雳”仔细看了一遍。

  江雪峰是一位文武全才,“玄天霹雳”秘籍中的深奥文字,他看了一下便心领神会,几遍过去早就默记在心。他随即盘膝入定,按“玄天霹雳”中口诀,气沉丹田吞气吐纳。一时间只觉全身真气激荡,体内数十百处穴道中的“紫府真气”就像百川汇入大海,冲击着各处玄关,体内犹如烈火灼烧,全身的衣衫膨胀成一个大球,石洞中的物品仿佛被一股旋流激打,油灯火苗增大,向着相反方向倒覆。

  如此反复过了两个时辰,江雪峰才感觉全身舒坦,内息通畅远胜从前,精力充沛异常。再以他数十年的修为,顿悟了掌法精髓。

  “昊阳神功”真是绝世神功,如果不是甲子功力也很难练习;否则,将走火入魔甚至有生命之忧。难怪罗春秋师兄弟久习不成,还是他们谨慎入微,没有强求,才免除罹难。

  一连过去了几天,江雪峰一边为仇儿疗伤,一边练习“昊阳神功”演习“昊阳掌”,等到仇儿伤势初愈,已经过了差不多一个月了,江雪峰的“昊阳掌法”也已经初初练成。“昊阳掌法”一经发功,招式刚猛异常,真气慑人心魄。一块顽石,经他真气融贯其石身,展开掌式,周围数丈飞砂走石,沙石所着处,所向披靡,削林如菜;突出地面如笋的尖石,均沙石飞摇中被磨平。再过几日,仇儿身体痊愈。江雪峰带着仇儿,发力奔驰在崇山峻岭间。没过几日,老少二人已回到江雪峰修炼的高黎贡肩高山中的石洞内。

  肩高山位于高黎贡脊处的一座高峰之中,周围山峰积雪终年不化,中心低凹数十丈,有一百丈见方的平地,从上鸟瞰,犹如一个圆盆,故名“天盆”。盆地周围风雪为峰岩阻挡,气候温和适宜,古木参天,郁郁葱葱,中央平地绿草如茵,高山之巅,冰雪世界还有一块如此绿洲仙境,令人叹为观止,真是别有天地。

  江雪峰居住的洞室就在盆地的山脚边,洞边树上,有许多金丝猴在攀枝摘果,纵跃戏闹,见到二人,还呆住望着他们直眨眼睛,但就是不下来,看起来很有灵性。稍往前,猴儿就四处逃窜,转眼就毫无踪迹。只见一块巨石,轻轻一推,巨石缓缓移开,露出一丈长的洞口,进入洞内转过几道弯,就到了中心石室。石桌、石凳、石床等一应俱全,桌上摆着色泽碧绿的石盅石杯,乃翡翠原石雕刻而成。石室宽敞且光华夺目,因为石壁中镶嵌无数的宝石。这些宝石从高黎贡靠近的缅甸番邦丛林中采来,全都是晶莹闪光,异彩夺目。

  罗天仇望着这室内琳琅满目的翡翠器皿和五光十色的宝石,惊讶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两眼出勾的呆立在石室中。

  “仇儿,快坐下。”江雪峰看着这可爱的孩子笑了笑。

  “肚子饿了吧?到门口去拿几个果子来!”

  仇儿又是一愣,刚才进屋时,门口的确有一块青石板,但就是光溜溜的,哪里有什么果子?难道是要他到树上摘?那树多高呀!再看江雪峰眼色,似乎看不出什么所以然,也似乎不是要他到树上去摘,罗天仇嘴里小声嘟囔着向洞口走去。却发现光溜溜的石板上,早已堆满了果子,天仇欣喜地把果子兜在怀中跑进石室,两人各自吃了几个。只觉得那些果子鲜嫩脆口,津津有味。

  “这里的猴儿颇有灵性,天天送来许多新鲜水果,都成了我的“至交”了,哈哈!”老者笑着拉了仇儿的手,走到床后,往石壁上轻轻一推,石壁原是一重门。仇儿随老者进到室中,只见这里又是另外一番布置,四面墙上挂着许多字画,还有一张人体穴道图解,右边石桌上摆着文房四室,巨大的“山”字形笔架中间嵌着一粒鸡卵大小的宝石,光芒四射。石架上放了许多厚厚的书籍,仇儿大部分叫不出它的名字。左边放置着两把大大的太师椅,简直可以在上面睡觉,中间石杌上放着一块红红的石花,老者告诉他,那是海里生长的红栅瑚。

  罗天仇坐下来仔细端详着壁上的字画,其中有一幅吸引了他,那上面的几句话“慈母手中线,游了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使他想起了自己死去的双亲,鼻子一酸眼泪几乎要掉下来。今生今世他再也见不到慈祥的父母,他成了孤儿!现在庆幸遇见了这位慈眉善目的老者,他只有练成绝世武功,才能为父母报仇。

  习武、报仇,在他小小的心灵扎下了根。

  突然,他灵机一动,从座椅上滑下来,双膝跪在老者面前,“老人家,您收我做徒弟吧,让我整日伴在您身边练习武功,将来好为父母报仇!”说完恭恭敬敬地向老者磕了三个响头。

  江雪峰哈哈大笑,右手抬了抬,天仇只觉有一股柔和的力道把他的身子托起来。

  “小老儿一生孤独悠闲,从不收徒。今日念你一片诚心,看你资质聪慧,日后必成大器,破例收你为徒!”江雪峰也算干脆。

  “师父!”天仇双手抱在胸前,欲行拜师大礼。老者袍袖前伸,致使仇儿跪不下去。

  “好了,天仇,冲着你的这声尊称,老夫就够受用的了。山野之地,今后俗礼一概免去吧。”

  从此,罗天仇天天伴着江雪峰,修炼“紫府神功”心法,“紫府神功”及正宗玄门大法,江雪峰年轻时得许睚眦真人传授,经过十年勤修参悟,将心法口诀删修增补,独创一套心法口诀,精辟超过之前,而且练习进展神速。

  【注:1、甲子功力,甲子就是60年。一甲子功力就是60年的功力。另说甲子功力是童子身修行,没有破身泄真气的功力。

  2、高黎贡,滇西南山脉,高黎(又叫高丽或高日)是景颇族一个家族名称的音译,高黎贡原意为“高黎家族的山”,后来的汉族按自己的习惯在“高黎贡”后加又加“山”,最后形成高黎贡山的名称,“高黎贡山”最早始见于《蛮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