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江雪峰
花阳2021-03-10 15:482,717

  老者对司空统视作空气,置若未闻,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从他手中抢过来的小孩。

  司空统号称“地域魔手”,是位暗器名家,手劲自然刚硬,所发暗器百发百中。

  突然一道白光闪过,原来是司空统随手向老者兜头兜脑的扔了一把梅花针,那梅花针忽地射出,大把大把的梅花针细如牛毛,经他用力发出,即使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也很难闪躲,魔头的梅花针刚一脱手,他的左手上又多了一把四尺来长的青锋剑。

  满天的梅花针何等急快,就在要刺入老者身上的那一瞬间,怎料想那老者不躲不闪,抬起右手随意轻轻一挥,弹指间,千百根梅花小针,仿佛蜜蜂见了火球,转向倒射而回,只听“哎哟”“当啷”声响,司空教主旁边四人已经中招,他们四人身上各中了数枚梅花针。随着那几人的呻吟声,四人的铁剑早已脱手落地。

  如果不是司空统及时发现,随机应变,连连挥动手中的青锋剑,一时舞得风雨不透,一片“叮叮铛铛”声中,梅花针大多被他的剑截断。

  只因为那回针的劲力太强,仍有两枚刺入他的肩胛,他猛觉一阵寒气透心凉,中针处麻痒难禁。他自然知道那些钢针都是淬毒之物,时间一长更是难以痊愈。于是急急收剑厉声喝道。

  “桑星,莫扯淡。”那四人更是咬牙忍痛,慌不择路的向山下逃跑,跑的也算快,一下就没了踪影。

  老者也不屑追赶,弯腰察看小孩的伤势,小孩四肢已断,流血不止,然而小孩仍然双眼紧闭,血泪直流牙齿咬得咯咯生响,整个身子颤抖不已,老者修为高深定力超凡,眼见男孩的惨景也难免心中一酸,几乎要掉下泪来。

  看来这个孩子的忍性不凡,现在受了如此重的伤都胜过成人,如果他成年了,那这份自制力怎么了得。

  老者迅速点了小孩的四肢穴道,顿时血流止住了。老者又点了他的昏睡穴,让他昏睡过去,减轻他的伤痛之苦。然后,轻轻地把他的四肢断骨仔细的接好,随手从怀中拿出一个白色小瓷瓶,拧开瓶塞,立即异香扑鼻。老者用小拇指挑出一些紫色软膏敷在伤口处。

  “唉……”一声轻叹,微弱之极,山风呼啸之中常人根本听不出。但老者耳目超凡,自然听得清清楚楚。其实老者一现身,就已经知道在前方悬崖边上也有一人。只是刚才小孩处境危险,老者急于救助,无暇顾忌,也没有多言什么。眼下小孩生命无忧,断骨处敷上了他的“盈度神散”,那孩子细皮嫩肉,不消三五日愈合是不成问题的。

  老者形若飘絮,不知不觉已站在百十丈外轻声呻吟的男子面前,这人正是罗春秋,他全身颤动,显然伤的不轻。老者双手紧贴在他胸腹处,发功用自身真气源源不断地输入他的体内,助他调息。罗春秋得老者真气相助,体内气血流逐渐转好,人也缓缓醒了过来。

  他顿感到身体一阵舒畅,睁眼看了看老者,嘴唇轻张微声言谢。

  “多谢前辈搭救,敢问前辈,仇儿还好么?”

  他心中的仇儿显然就是天仇。

  老者慈眉善目,点了点头。

  “不用多虑,你需要调息内气。”罗春秋苦涩地笑了笑。

  “这……不行啊,老前辈,晚辈受伤极重,所剩时日已经不多,让我把话跟您说个明白……”

  “在下比华山华山派门下弟子罗春秋,那位男孩叫做罗天仇,是我师弟罗思源独子。

  几年前,师弟上山采药,在一山洞中得到了一个铁盒,里面装了一本‘玄天霹雳掌’上部,我师弟很是惊喜,把它带回家中细细研悟。

  掌谱文字深奥,师弟研究许久,才知先要练成掌谱中所写的‘昊天掌’时,内息逆转,全身血脉不畅,几经晕厥,‘昊天掌’按掌法,仅仅演练三五招,就觉招式太过刚猛,会令人精神委顿,全身极为疲累,就像生过一场大病,练了几次之后,师弟就再也不敢妄加习练。

  说也奇怪,一天家里突然来了一个化缘的和尚,就是刚才来的五人中的那个红脸大汉。

  他自称少林寺高僧,因少林寺有一玄天霹雳掌秘籍被盗,受方丈之命,出寺寻访,言谈之间,师弟不慎将‘玄天霹雳’的事情泄露。

  那和尚听闻很是惊喜,想要一探究竟,我见那和尚神色贪婪,事出有因,连说该玄天霹雳掌秘籍一个月前被人盗走了。

  虽然那和尚没有再追问,只是阴狠狠地冷笑几声,扬长而去。

  “我和师弟两人见事不妙,只能连夜将玄天霹雳秘籍转移。

  过了几天后的一个晚上,一伙人突然杀进庄院来,不分青红皂白,将一家老少三十余人斩尽杀绝,无一幸免。

  侥幸我带仇儿在七十里外的鸡足山寺庙里上香,寺中长老与我是老交情,留我们叔侄二人过夜,才免除了灭顶之灾。谁知他们想要斩草除根,竟追杀到此……”罗春秋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是气息奄奄,一脸惨白。

  片刻,他轻吁了一口气,“我已经伤在他‘玄冰掌’下,内脏已受重创,命不久矣……”

  他突然睁大了眼睛盯住老者,原来他受伤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此刻经老者内力相助词息运功,神志一度清醒,视力有所恢复,看清了老者的面容。他定定地望着老者,目光骤然炯炯有神,脸上泛起舒畅的神色。

  “前辈难道是江侠士么?”

  “前辈不敢当,老夫正是江雪峰。”

  “久闻大师大名,只是无缘认识,今日幸得大师相助,是天意呐,也……正是仇儿的造化啊,请受晚辈一拜。”说着动了动身子,江雪峰连忙轻轻按住他。

  “你如此伤重,不必拘于礼节,有什么话尽管对老夫说。”

  “恳请大师收下仇儿!此子年仅六岁,人称神童,天资聪慧,日后习成‘玄天霹雳九重掌法’,造福武林,我……我兄弟也就死而瞑目了……玄天霹雳掌,在……那山下瀑布洞……洞中!”罗春秋说完便气绝而亡。

  江雪峰放下罗春秋逐渐冰冷的尸体,站起身子,朝罗天仇躺卧处望了一眼。罗天仇正在熟睡,脸上已经没有了先前那般苍白。

  老者拾起地上的剑,随手指转动一挥,便挖出了一个大坑,把罗春秋葬了。然后发掌将一块大石击破,挑了块抽屉大小的石条,运“九阳神指”力达食指,在石条划写起来,只听“沙沙”声响,石粉纷纷扬扬,顷刻间九个大字赫然醒目“华山派罗氏春秋之墓”,苍劲有力,入石三分。

  江雪峰伫立坟前祷告片刻。

  侧耳倾听,细想片刻,便向后方闪去。

  在二里之外,果见山后凹处有一泉水,自山洞涌出,蜿蜒至悬崖边形成一道瀑布,倾泻下数十丈下的深潭中隆隆作响。

  水花飞溅,闪闪生光,仔细一看别有洞天,很是壮观。江雪峰飞身落在瀑布下一丈处的大岩石上,只见有青草倒伏,好像有烟火人家,仔细一看,见有条裂缝向下,从隙往下越来越宽。江雪峰沿着缝隙进入,终点处有一个小洞。只容得下一个人,而且还要弓着身体才能进去。江雪峰进到洞中,只见洞内昏暗一片。他打燃火石一看,洞深不过数丈,尽头有一方石,用手平推,方石移向一边,露出一个小洞,内有一个铁质方匣。老者将匣子揣入怀中,原路返回。

  [注:1、桑星,谐音词,北方方言西南官话用语,意思为速度,快点。

  2、江雪峰,原型为大理国某人士,具体暂不告知。

  3、兜头兜脑,古西南官话,意思为劈头盖脸,现在基本不用。兜头,意思是围绕着头;当头,对着脑袋;迎面,对着脸;顿时,立刻。原出自《初刻拍案惊奇》。

  4、青锋剑,传说是一对,称为“青锋双剑”原是三国时期蜀汉昭烈皇帝刘备的兵器,后一把遗失东吴,另一把流落西南地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