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抬举
花阳2021-03-10 15:514,136

  这罗天仇是个什么人物,武功如此深不可测?那随手点出的“一指禅功”,恐怕当今武林,无人能及。

  突然安静后,全场欢呼起来。悟空禅师仍然是双手合十,走到罗天仇面前,躬身施礼。

  “阿弥陀佛,老衲感谢罗少侠救命之恩!”

  崔小可也向前施礼,“罗少侠神功盖世,老朽汗颜,多承援手,老朽这厢有礼!”

  无回剑客哈哈一笑,“长江后浪推前浪,武林后辈有罗少侠这等盖世奇才,‘魔教’死期不远了,武林劫难却在眼前!”

  罗天仇呆立场中,听人家左一个“罗少侠”右一个“盖世奇才”,不知如何对答。

  他自从懂事以来,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众人把他敬若天神,弄得他满面绯红,鼻端露出了汗珠,只是双眼望着“老哥哥”,好像要求助一般。

  李东平又怎么不知道,还是“百叶神丐”的老脾气,未曾开口,一个哈哈响彻四方。

  “天仇贤弟,你今天大败魔教贼子,击伤他的春护法,功劳不小。哈哈,老哥哥好高兴啦!”

  老头子生怕人家不知道他和罗天仇的关系,也不理睬罗天仇的尴尬处境,一味的套近乎。

  忽然听到“神踪翁”朗声说道:“各位武林前辈,‘魔教’今日受挫,但元气未损。依江某愚见,大家可否坐下来,趁这大好时机,商议一下剿灭‘魔教’的良策。先推举一下为首的头面人物。大家同心协力,消灭‘魔教’!”

  “对!”众人异口同声喊道。

  “慢!”一声大喊,有人将手一挥,众人拭目观观,乃“武当派”大弟子林萧风,“我们还是不要喧宾夺主!今日是‘山川奇侠’罗江罗寨主的生辰喜日,大家宴饮比武,不要忘了主人!”众人听他这么一说,目光便全看向大门边。

  罗江仍然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一个人愁眉苦脸地坐在太师椅上,如坐针毡。刚才林萧风所说的话,多少含有讽刺的味道,他罗江又怎么不知道!他是哑巴吃汤圆,心中有数,这时,见众人都在看着自己,不得不摇头叹息,

  “唉!”罗江轻轻摇头,“罗某一生豪爽,想不到今日被魔教贼子害得身败名裂。做了奸贼,万死不能赎其罪?!”声音低颤暗哑,还没有说完,便潸然泪下。一个武林名家,当众落泪,看样子是悲痛到了极点。

  悟空禅师连忙双手合十,高宣佛号,“阿弥陀佛!”有道是知错必改,善莫大焉!罗施主,有什么难事,只管说出来,大家决不会难为你的。”

  罗江强忍悲痛,唏嘘说出一番话来,众人无不认愤填膺。

  原来,今月三年,罗江去“清风店”办事,回来的路上,突然昏倒在地上,醒来时,只见一个人站在他面前。这人正是刚才被罗天仇,削了一只招风耳的司空统,司空统看着罗江笑了笑,罗寨主,在下司空统,是‘魔教’金雀堂堂主,今日奉教主之令,会会罗寨主。希望寨主能够斟酌斟酌!”说完神秘一笑又说道:“寨主已服了本教独门奇药‘迷罗鬼丹’,武功尽失,每月发作一次,需要缓解真气丸,解毒,否则,痛苦不堪,痛个七天七夜然后化骨而死!”

  罗江一听,怒气冲天,暗暗运功,提气不起,果然真气已散,内功尽失。而且运气之间,全身疼痛,四肢就像千万条虫子在噬咬,很是害怕。

  “怎么样?”司空统徐徐一笑,“寨主不用惊慌!只要寨主肯听命‘魔教’吩咐,我保寨主安然无恙。”

  “说吧,你要我干什么?”

  司空统告诉他,要他在五月初五端阳节,他的生辰之日,邀请武林各大门派掌门人,来“丹心寨”赴宴……

  罗江心想,他们真够狡猾的,连他的生辰八字都清楚了,邀请天下各大门派聚集绝对有阴谋,他坚决不同意,任凭司空统舌巧如簧,百劝利诱。

  “好吧,”司空统冷冷说道:“罗寨主何时想好,何时跟我说。但只限于端午节之前,端午节之后嘛……嘿嘿,恐怕咱们就没有见面的机会了!”说完,扬长而去,罗江回到家里,没几天,毒药在体内发作,痛得他死去活来,司空统又匆匆到了一趟“丹心寨”,给了他一粒“缓解真气丸”,并劝他就范。罗江仍然执意不肯。

  怎么料到,祸不单行,过了几天,身边唯一的儿子又失踪了。这独生子可是他的命根子,四十多岁才有了这个子,取名“天赐”。

  这个打击对他无异于伤口撤盐,痛定之后,顿时感觉万念俱灰,这时,司空统又来了。他对罗江笑嘻嘻说:“寨主的宝贝儿子,在我们那里过得很不错。教主还想传授他绝世武功,如果寨主肯听我们的话,我们大家都会相安无事的,哈哈!”

  罗江这下子心里乱了套,人心一乱就把持不住,加上爱子心切,又听司空统花言巧语,不禁犹豫起来。

  “寨主,只是让你邀请贵客为寨主祝寿。我们也只是寨主的座上客。至于有什么事情,不与你相干?唯独有一条,如果是寨主走漏了半点风声,你可要为自己的宝贝儿子着想呀!”面对司空统的软磨硬泡,罗江无可奈何,不得不乖乖就范!

  “我只想到自己和儿子的安危!”罗江声泪俱下,“殊不知,一场武林劫难,要断送多少英雄好汉的性命。今日如果不是罗大侠相助,罗某人已成十恶不赦的千古罪人了,永坠万劫不复之地!”

  话音刚落,从椅上起身,对罗天仇双膝跪下,要行大礼。罗天仇连忙将他扶起,好言安慰。

  “罗老前辈!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贵在知错能改。刚才大师所言极是。

  何况,事情已经过去了,不仅没有酿成大错,反而打败了魔教贼子,大家共聚一堂,齐心商议消灭魔教贼子,这不是好事么!还望前辈振作精神,与大家一道共同对付‘魔教’。”

  罗天仇这样一说,大家纷纷上前劝慰。罗天仇说道,“前辈所中的‘迷罗神丹’之毒,我一定为你消解。请放心,天赐贤弟,我们一定想方设法把他救出来。”

  罗江掩面而泣,“罗大侠不要再说救犬子的事。只要能消灭了“魔教”,罗某父子的性命又算得了什么。罗某只望天仇大侠率领众位英雄好汉,尽早剿灭‘魔教’,为武林消除祸患,罗某死而无憾!”罗江说得大义凛然,大家听了之后肃然起敬。开始有人对他不满,到现在也为他的悔悟有所感动,没有人再说什么闲话。

  天色已晚,夏日昼长,不知不觉间斗了三个多时辰。罗江吩咐家人,重新设宴,款待群雄。众人听他提起,也觉得腹中空空,慢慢走进了正厅。

  有人提议加强防范,防止“魔教”人报复。

  “不妨事”,林萧风哑然笑道,“魔教贼子即使有天大的胆子,今天也吓破胆了。他们从来自视武功高强,从未吃过今天这么大的亏,以为派几个人,就能治服天下各大门派,又怎么知道连护法都差点呜呼哀哉,谁还敢再来?”林萧风心机过人,外号“小诸葛”,在武林中素有名望,已经是未来的武当掌门。他这话说得合情合理,众人很是佩服,又听他说,“劳烦罗寨主多派几个寨卒,在外围巡视,虚张声势,这样外紧内松,万无一失。”罗江听后连忙吩咐家人照办。

  宴席上,大家开怀畅饮,大言歀说今天的胜利,说到尽兴处,纷纷举杯向罗天仇敬酒。

  罗天仇不好推辞,面对这多人敬酒,一时也不知怎么办。倒是老叫花李东平,一昧从中斡旋,为他解了不少围。

  崔小可和无回剑客乃天下两大门派掌门,一代武学宗师,却猜不透罗天仇的师承,又不方便打听,只是与他一味的谈论武学之道,以及江湖各门派的相互关涉,以求能够套出他的师承来历。

  罗天仇对武学之道颇有见地。高黎贡里,江雪峰曾详细跟他纵横剖析过江湖上各门各派的武学源流,加上他聪明好学,把师父的藏书几乎熟读殆尽。

  所以谈起武学源流,罗天仇学识不浅,很有兴趣,不过,对江湖上的切口暗语,却一窍不通。二位很是纳闷,看他不过二十岁左右,武功实在是盖世无双,尤其内功深不可测。武林各门各派,从未听说有这样神功的开山祖师。只可能是异人传授。这样想完,二人也就不再深究,又见天仇为人谦和,不自大骄傲;凡事尽力而为,助人为乐。因此,他俩对罗天仇极其尊重。

  “千幻剑客”无限感慨,“有志不在年高,好一代武林俊杰,实在是苍天有眼,我辈福分啊!”

  崔小可连连点赞许,“无回掌门言之有理,就是还需要历练一番。”

  “崔道长放心,你看他与‘百叶神丐’李东平称兄道弟,关系非同一般,李帮主的江湖阅历很渊博,远胜你我。有他相伴,不愁铁不成钢。只不知他们为什么称兄道弟?”

  说到这里,耳厅上轰动起来.二人抬头一看,只那貌似猩猩的西连恒,喝得满脸通红的正在大喊大叫,要推罗天仇做“武林盟主”。那神气,似乎是如果哪个不同意,他就要动手。

  这时,林萧风站起来,走到西连恒面前,对着他笑了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

  “西大哥,在座众人都有这个意思,只是罗大侠出道不久,江湖阅历尚浅,天下英雄除了我们这些人,知道他的人还不多。你我也是初次和他见面,日后等他率众剿灭了‘魔教’,名扬天下,这‘武林盟主’,自然非他莫属。眼下若操之过急,天下英雄也不知道罗大侠来历,加上心胸狭窄自命不凡的人,在江湖上有很多,难免会节外生枝。这样既不利于消灭‘魔教’,又给罗大侠凭空增加许多麻烦。”“依小弟之见,大家暂时推举他为头儿,统领天下武林群雄,一起围剿‘魔教’。等大功告成,罗大侠功成名就,‘武林盟主’当仁不让,你看小弟说得可有道理?”

  他的话刚一落,众人不约而同地拍起手来。西连恒呆头脑地看了看大家,突然把他蒲扇般大手,乱拍一气。

  无回剑客望着崔小可直摇头,“这林萧风不愧‘小诸葛’美称,话说得合情合理,不由得你不信。年轻一代的武林人物中,真的是人才济济,我们这帮老朽,实在不堪重任了!”

  说完,二人抚掌大笑。

  林萧风又说道:“等酒宴结束,各派掌门可否再聚一堂,与罗大侠密商剿灭‘魔教’的事情?”

  崔小可接口道:“对,没有来的掌门,可推举一位代表。”

  罗天仇越来越记挂龙天罡,或者是因为这次打败“魔教”,从中给了他启示,他越发怀念和龙天罡在一起的日子。

  住了几天,罗天仇越来越烦闷。他想,不如到外面闯荡一下,或许能与天罡弟弟相遇。

  罗天仇便向大家申明,他暂时要离开大家几天。李东平正巧也要回帮里整顿“丐帮”,清除隐患,所以又能与罗天仇一同前往。众人不好强留,特别是李帮主所要办的事,非同一般,并且延误不得。

  崔小可说道:“我有一对信鸽,罗大侠可带一只,我告诉你饲养训服它的方法,有事就放信鸽来。‘丐帮’耳目最灵,李帮主事成之后,如有消息,不愁联络不上。”

  这样,能留下的尽量留在“丹心寨”,帮助协商剿灭“魔教”的各种事务。离开“丹心寨”的人回去整理好派内事务。大家议定,六月初一,各个门派再来一人在“丹心寨”与罗大侠聚首,具体策划剿灭“魔教”的行动计划。

  罗天仇这几天暂时留在“丹心寨”为罗江疗毒。罗天仇按“玉珠洞”的方法,不出七日,罗江恢复如初,自己对罗天仇感激涕零。罗天仇和罗江说了几件事,便带着信鸽离开。

  【注:1,大言歀说,西南官话,就是吹牛皮的意思。2,关涉,有所关联,牵涉。3,切口暗语,原是两个词,后来联用,意思就是暗号黑话的意思,西南马帮常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