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游京别
花阳2021-03-10 15:483,049

  到得京师,张青山他们急急交接了镖银,然后找一间小客店住下。

  当时正是康熙圣祖登基不久,虽然是满清鞑子统治中国,但天下还算太平,京城也呈现出一派繁华的景象。

  龙天罡缠着罗天仇要去逛街。罗天仇正想和张总镖头畅述昨夜的事情,他的好胜心特强,凡事都要查个水落石出,哪有什么心思去逛街。这时,龙天罡孩子脾气发作了。他本来就很聪明,镖银虽然已经交割,但知道押镖非同一般,一路上憋了很久的苦闷心情翻腾起来,加上京城繁华似锦的热闹气氛,弄得他心急火燎,再也沉不住气了,说什么也要天仇陪着他出去玩,大伙也有那层意思,所以都不深劝。难得来到京师,大家都很愿意逛逛京城。

  罗天仇毕竟是年轻人,经天罡一闹,又见众人跃跃欲试的欣然神色,心思也动摇起来。

  从清明恬静的深山老林,现在进到这车如龙,马如水的花花世界,年轻人火热的心,自然而然地跳动起来。但张总镖头仍是心思重重的样子,执意留在店中,独自一人闷坐。

  他们一行十人,走前门到了天桥,京城果然气派。进到天桥,只见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玩杂耍的、变戏法的、说书、弹唱京韵大鼓的、京剧表演等等应有尽有。他们未曾见过这般喧闹的场面,便这里看看,那里瞧瞧,目不暇接,兴奋到了极点。

  罗天仇和龙天罡都在深山、古刹中长大,从小一心随师学艺。且不说见世面,连听也是没有听人说过。世界上还有这般气势豪华、车马喧嚣的热闹处。倒是罗天仇处事正稳沉着,毕竟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像见到这般气氛,早就搅得他目眩神摇乱了分寸,一心扑在那千奇百怪的吹打弹唱上面,郁郁思绪一扫而光。更不用说说话活泼爽朗的龙天罡了,罗天仇的衣袖都快给他扯烂了,两人喜笑颜开玩得好高兴。等到散场时,仍然余兴未了,走出天桥已是午夜时分。

  众人回到客栈,都各自回房歇息。张青山原本有意与罗天仇合居一室。罗天仇敲了几下门,里面的人浑然不知,都酣睡不醒。他急得暗运内力,将门闩震断,进门只见张老英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天仇迅速打燃火石点亮灯,只见张青山睡得满面通红,呼呼声中酒气刺鼻,罗天仇连忙用指在他人中一点,力道恰到好处,张青山才慢悠悠醒来。

  “啊!小哥回来了,什么时候啦,我怎么睡得这样死沉!”边说边翻身坐起来。

  “前辈什么时候睡的?”罗天仇并不回答他的问话,很是疑问的另问道。

  “你们离开后,我一个人自酌自饮,慢慢的就躺下啦。难道……”

  “当然!”罗天仇肯定地点了点头。“与那天夜情形相似?”

  张青山听他这般说,暗自思忖,如果是人家动手,自己怕早就过了奈何桥了!不禁吓出一身冷汗,往身上一摸,“坏了!”

  原来那天夜里他在那个被他击毙的黄衣人身上,搜到一枚金罂粟,现在却不见了。天仇急忙四处搜寻,果然在酒杯下压着一小纸团,展开一看,上面只有两个字“小心”!下面垫了一朵罂粟。

  “看来,罂粟是‘魔教’的标志。戴着那片金罂粟的黄衣人,是个小头目,我留神过其他三人,他们身上都没有发现金罂粟。”张总镖头望着罗天仇,“从黑松岭”的情形看,他们每四人一个小组合,我们已经消灭了他们两个小组,恐怕已经引起他们的注意了!”

  “可是,他用蒙汗药迷倒了前辈,却不动手。倒有点想不通,‘魔教’可不是善类啊!”

  “嗯,是啊。”张青山思忖片刻。

  “前辈有何高见?”

  “那只有一种解释,让我们顺着他的意去想。那天跟今天是一码事,是一个人做的手脚。那天意在劫镖,今天是警告,我们中有没有‘魔教’同党!”

  “啊!知道了。”罗天仇愣了片刻后,微微笑到,“前辈一语提醒梦中人。今天的手脚,全全是为了消除我们的怀疑,使我们相信,我们的人中没有奸细。事实上,那天和今天的两件事,是两个人干的。一个是卧底的眼线,一个是跟踪我们的人。镖银没有到手,而留前辈您还有他图。跟踪者另有他事,又不让他们的人留下蛛丝马迹。所以,取去金罂粟,留下纸片。真是一箭双雕,好厉害的魔教贼子!”“老夫时时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对‘魔教’不敢有任何松懈。”张青山阴沉着脸,“殊不知,‘魔教’居然在老夫身边放了一条毒蛇,自己却没有发觉。哈哈,好,‘魔教’果是名不虚传,不但武功高,心机也不弱!”

  “前辈不必奥恼!毒蛇总是要伤人的,有道是善恶有报。”罗天仇连忙劝慰张青山。“只是不知,前辈遣散‘四海镖局’以后,有什么打算?”

  “嗯,小老儿打算在大理府开设一家‘四海武馆’。”

  “前辈可曾对人提过此事?”

  “当然说过。要不,‘魔教’的跟踪者,今晚对小儿为何网开一面?哈哈!”

  “前辈高明!”罗天仇伸出大拇指一翘,笑道:“看来,我们不单与‘魔教’较劲,还要斗智呢!”

  “动武不过是蛮干,还是智谋为上!”

  罗天仇颔首微笑,“有理,前辈沿途回家,已经没有大问题,只是今后要务必小心!”

  张总镖头问道:“那小哥有何打算?”

  “京城的繁华迷住了龙天罡兄弟。一两天是走不了,只好留在这里陪他尽兴游玩几天,然后再议去处,日后定当去,‘四海武馆’拜访前辈!”

  “小哥说哪里的话!”张总镖头谦和说笑道:“学无前后,二位小哥武功通神,日后来鄙人住处,定当不吝赐教。何况二位是我‘四海镖局’的恩人,‘四海镖局’自始至终声名不损,全承二位小哥鼎力相助,实在刻骨铭心,没齿难忘!说句不中听的话,只望二位小哥早到下处,免得小老儿日夜挂念!”

  “前辈言重了,”罗天仇恭谨地笑了笑,神情肃穆地说道:“只等龙天罡兄弟尽兴之后,自当去前辈武馆,探个究竟,定要斩断‘魔教’的魔爪!”

  “嗯,小哥且听小老儿一言,本来不便启齿,现在小老儿不能不直言。小哥武功卓绝,机敏过人,有道是艺高人胆大,千万要小心谨慎。你二人行踪已经暴露,‘魔教’绝不会罢手,必会除之而心安。天罡小哥年少气盛,毕竟稚气未脱,小哥更要要多操一份心。务必聚集同道。大家齐心合力,同仇敌忾,莫要单枪匹马孤军作战。若是不嫌弃的话,小老儿愿作小哥的随应,有事听其差遣,只须小哥吱声,小老儿在所不辞!”

  “多谢前辈,晚辈心领!”

  第二天,罗天仇和龙天罡,郊外与张总镖头一行人依依惜别后,二人留在北京城,尽兴游玩。逛天桥,游长城走遍了大街小巷。光阴荏苒,不知不觉玩了十几个日子。

  龙天罡意犹未尽,少年人好奇心起,仗着武功高强,天不怕地不怕,缠着天仇要夜入紫禁城,看看那皇帝老儿的居所,开开眼界。罗天仇再是大胆,也不敢擅闯紫禁城。

  只消看那护城河边的高墙,就知禁卫森严;天子脚下,稍有不慎,定会招来杀身之祸。何况暗中还有魔教贼子时时窥伺自己;张老英雄临别的告诫之语,犹在耳边,不敢妄动。他只好静心的开导天罡,日后有的是机会,等剿灭了魔教贼子,摸清底细,甚至可以乔装打扮去游皇城。与其眼下瞎撞蛮干,不如以后来得痛快。

  这么三番两次善言相劝,天罡果然收心;加上二人相处时间久了,龙天罡对罗天仇也心生钦佩之情,觉得天仇处处高人一筹,凡事见地在别人之上。

  罗天仇为人谦和,遇事沉着冷静,对龙天罡任性耍上性子的脾气,毫不介意,甚至有意逗逗他,弄得天罡常常啼笑皆非,进而服服贴贴。这样一来,两个小伙子相处极为融洽。初出茅庐的后生小子,在这繁华风流,处处虚浮的京师要地,居然应对有方,有惊无险,日子过得欢乐尽兴。

  长久以往,罗天仇觉得成天无所事事地闲逛,心事空空地穷极无聊。再说,钱也不是石头生的,京城花销巨大,张老英雄留给他们的几百两银子,眼见所剩无几。龙天罡也觉得玩够、玩腻了,二人决定原路南下大理府,到张老英雄的‘四海镖局’看看。

  两人把剩下的银子付了店钱,买了两匹好马,乘兴离开京师,一路南下。

  【注:1,暗自思忖:自己在暗地里(私下里)思考。2,只消,只需要的意思,西南官话。3,大理府,清朝大理州地域分别隶属于大理府、丽江府、永昌府和蒙化府直隶厅,清大理府为现在下关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