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脱离
花阳2021-03-12 11:573,617

  李东平悄无声息地闪向树洞中,洞的前面有一个地下室,里面桌上放—枝蜡烛,对面坐着两人,正在喝酒谈话。灯光下看得清清楚楚,面向他的正是那个传令的“虎阳帮”弟子,李东平仔细看了一下四面,周围没有别人。他急忙闪身石室里面,双手连挥,点了守卫二人穴道。背对他的那人被点错睡穴。面对他的那个传令弟子两眼发白,不知所措。李东平厉声问道:

  “你刚才说被飞刀刺伤的人,关在什么地方?快带我去。否则,我立即杀了你!”说完刀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那人点了点头。李东平随手拍开他的哑穴。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跑到到我‘虎阳帮’地面上来了?”

  “少罗嗦!”李东平低声吼道,“你到底去还是不去?”刀尖又向前推进一步,已经入皮见血。

  “不,是敌是友,你得说清楚,否则,你杀了我也不开口!”

  李东平冷笑—声,“哼,是友难道还会偷偷跑到这里来!”

  “‘魔教’又何必三番两次,经常派人来拭探我们呀?”

  “你说什么?”李东平很是疑问。

  “你放心,我们没有抓‘魔教’的人,那人手背没有朱砂印记。再说,梁林哥是‘魔教’的人,武功高强,专门守候牢门,他绝不会乱抓人的!”这一番话,说得李东平一头雾水,干脆想顺水推舟的试探一下。

  “帮主为什么成亲?”这话问得含糊,既没有言明‘魔教’是否知道‘虎阳帮’帮主成亲一事,又可以知道其中猫腻。

  “帮主害怕教主责怪,他……他耐不住……不过,他与张青山女儿成亲后,可以要挟张青山,收服‘四海武馆’为‘魔教’所管辖。”

  天呐,原来那姑娘是张青山的女儿,听天仇说过,张青山与天仇有过交往,转而心中一喜,心想:“今天如果能够脱离这个地方,老叫花一定要玉成此事!”

  时间不等人,他不能再耽误了,便说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

  “我知道,”那人毫不犹豫地说道:“你是‘魔教’的人,为帮主成亲未上报—事而来。”

  “我是‘丐帮’帮主李东平。”

  “不,你不是李东平!”那人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他小声道:“李帮主已经失踪了!”

  李东平一笑:“我已经回来了,正准备整顿‘丐帮’,路过此地,你看。”伸出双手给他看,用手在脸上一摸,现出了他本来的面貌。

  那人一看,“哇”地惊笑起来。原来那人名叫胡远,表面上是帮中弟子,实际是帮主的外侄。他与帮主的关系极少有人知道。

  胡远为人机警,帮主失踪,情知不妙。等慕秋自认帮主师弟,篡夺了帮主之位,囚禁帮内两大长老之后,得知帮主已经被害,决意为帮主报仇。他把深仇大恨埋在心中,随机应变,投到新帮主慕秋手下,以得师爷 何不畏的青睐,很快得到他们的重用,做了帮内的执事。胡远深藏不露,暗暗探查“魔教”在“虎阳帮”的虚实。

   何不畏就是劝慕秋的瘦削老叟,这个人极为阴险。慕秋做帮主,制服帮内众人都是他出谋划策。他在各处安有眼线,今晚强迫成亲的女子,就是他通过安在“四海武馆”的眼线配合他们绑架来的。

  胡远随时留意,发觉“虎阳帮”中真正“魔教”的人,只有帮主,师爷和守牢的梁林。另有一人,经常来“龙须沟”形踪不定,常常易容出现,很难知道他的真貌。这几个人的武功不弱,尤其是何不畏武功了得。

  不知怎么,“魔教”经常派人袭击他们。有时甚至扮作别的门派弟子,稍有不慎,便有性命之忧。不过,只要不与‘魔教’离心,即使被他们打败或者遭擒,也不要紧。刚才他见李东平停顿,下手不重,好像不想伤害他们,连忙用话套住他。好在曾在“丐帮”,见过李帮主,认识他,这才触景生情……

  “慕秋为什么要抢那姓张的女子?”

  “这也是 何师爷的主意,那一天这姓张的女子路过‘龙须沟’, 何师爷知道她是大理府‘四海武馆’馆主张青山的女儿,就怂恿帮主把她抓来,用来要挟‘四海武馆’,可那女子长得天姿国色,帮主一见很是欢喜。 何不畏又从中撮合,想让她成为“虎阳帮”的帮主夫人,好收拾‘四海武馆’……”

  “你刚才说,有—个中年络腮胡须的人,被梁林用飞刀刺伤,是怎么一回事?”李东平急切地问道。他好像有些不相信,罗天仇会被人暗算。

  胡远便将罗天仇跟踪他,被梁林从旁用飞刀暗算的情况,详细说了一遍,李东平不由得不信,惊出一身冷汗,连忙把罗天仇的真实身份说了出来,吓得胡远半天说不出话来,好一会才啧啧称道。

  “天呐,难怪他轻功那么好。好在他们还不知道他的身份。否则,就坏了!”

  “知道又怎么样?”李东平说道。

  胡远向伏在桌上那人一指,怕昏睡的那个人听到,他轻轻伏李东平耳边说。

  “帮主和师父说起罗大侠来咬牙切齿,说他将他们的什么护法打成了重伤,非除掉他不可。

  ‘魔教’已经四处派人追杀他。前辈想想,慕帮主和 何师爷又怎么会放过他?”

  “我们现在要想法子救他。”

  胡远犹豫了,“这个……”

  李东平眼睛一瞪,“你害怕!?”胡远沉静地说:“不,为救罗大侠,小人万死不辞,只是要想一个万全之策才好,不能出丝毫差错!”

  李东平赞许地点了点头,两人就这样计划了一番,便立即动手。

  他们先将趴在桌上那人衣服剥下,与李东平互换,李东平再用重手法点了他全身的大穴,把他放在旁边暗室中,然后两人急急向石牢方向跑去。

  罗天仇在石室中,已有一个多时辰。那年轻女子似乎很疲惫,斜斜靠在石壁上沉沉睡去。罗天仇心急如焚,暗暗运气调息。他深知“万通神散”的妙用,一个多时辰足以让伤口止血,只是不知血脉流转是否会冲坏伤疤。看那姑娘独自酣睡不醒,如果运气冲关,伤口破裂,目已没有援手,就会危在旦夕。他急中生智,心想,突然发功,用自己强劲的内力,不难冲开各处的穴道,即使伤口破裂,自己能够行动,自救又有什么困难?

  想到这里,罗天仇急忙提气运功,浑身气血犹如万马奔腾,冲开全身各处被制的穴道。

  他立即把持心神,保持心意通融平和。他知道,运功时,不能有喜怒哀乐。何况自己穴道被点了那么多,稍有不慎,就会走火入魔。

  他慢慢坐起身子,盘膝入定,用“紫府神功”调息内脉。因此他气血被阻,穴道受制有了一段时间,不能发动刚猛的“昊阳神功”。

  “紫府神功”是儒门正宗气功,对于调息活血大有益处,能够延年益寿,提神驱虫。罗天仇只觉气血在全身气穴平稳通畅,运气后,内力返折,神清气爽。

  这样又过了一个时辰,罗天仇见那女子仍然安稳熟睡,呼吸均匀,而且楚楚动人,不忍惊忧她。

  向四处打量,石室封闭就像箱笼,只是顶角有一小小的气孔。他把真气贯注手指,运“一指禅功”戳穿石壁,用指力划开—块横盘,划开石洞,缩身出去一看,原来这里是一间巨大的石洞,另外还有几个同样的方盒状石屋,每个石屋顶上都有一个大铁环。罗天仇抬头看上去。

  石室上面,好像民家烧火的烟囱,就是大了许多倍,高达几丈,罗天仇提气运功,一招“鹰击长空”,犹如一缕轻烟有射向烟囱顶端。顶上有一个巨大的滑轮,一根碗口粗的铁链穿在轮轴上,链端一个铁钩是在轮轴下,显是启送石室,作活动的临时牢笼。罗天仇像蝙蝠一般栖在轮轴上,看那平滑的石壁上有一个细缝,显然是石门闭合处。他不敢试探,怕有机关,真是“一朝被蛇咬,见到井绳也怕三分。”还好他小心,如果试动石门,惊动了梁林就麻烦了。

  他仔细观察铁链的穿入处,洞口下移数寸应该是那铁链负荷磨损的。

  他不走铁链上面,而是闪身洞边,用手勾住洞口,用“缩骨神功”法,窜入铁链上面,发真力附在洞上,尽力不沾铁链,轻轻向前。又用“蛇行术”通过这段狭窄的孔洞。洞长好几丈,下面是一个石洞,比之前囚禁他的石室大得多,铁链缠在室中一个巨大的轮盘上,里面摆有石桌,石椅,还有一张石床,床上睡着一个人。罗天仇用“一指禅功”,隔空点穴把躺在床上的梁林制住了。

  梁林浑浑然不知,其实他穴道被制,人已惊醒,只是不能动弹,连话也不能说。他睁着—双眼睛,惊奇地看着罗天仇,心想:“难道我今天遇到了神仙,或者什么邪怪?中了我的淬毒飞刀,又被我用重手法点了穴道,居然没有半点伤害,还能从这小小的链孔中穿行,怪了,怪了!”

  罗天仇也不管他怎么想起的,随手将他衣袖扯起,见手背上有朱砂印记,一时间很鬼火,恶向胆边生。又一想,还是不忙着大开杀戒。“魔教”中未必个个都是坏人,先问问再作处理。

  罗天仇随手拍开他的哑穴,问道:“你告诉我,开启机关的方法,免你一死。”

  梁林说道:“你是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闯入‘虎阳帮’石牢?”

  罗天仇并不回答,突然灵机—动,只见左手拍开他各处穴道,右手在他脑门上轻轻一拍。

  梁林只觉得天旋地转,全身血脉逆转,痛得在床上翻滚。不一会,全身汗流浃背,脸如死灰。

  此时梁林已经与常人无异,他的武功已被罗天仇废了,罗天仇冷冷说道:“让你再不能为虎作伥,现在杀死你犹如踩死—只蚂蚁,你走吧。”

  梁林垂头丧气地站起身子,突然说道:“感谢阁下不杀之恩!你不杀我,恐怕‘魔教’也饶不了我!”

  罗天仇听他言词恿切,心存怜悯,道:“你可将朱砂印记毁去,隐居山林,‘魔教’不久即灭,自是无妨。”梁林随手拿起一柄锋利匕首,向手背削去,手背立即连皮带肉削下一块,鲜血淋漓。罗天仇连忙为他止血,敷上“万通神散”。

  【注:1,玉成其事,指的是帮助别人完成一件好事。2,啧啧称道,就是表示对某人的行为、成绩等深感惊奇而称赞,有表示称赞人感觉对方的可道之处超出自己的预料的程序的意思。3,很鬼火,西南官话,指发怒,因不合心意而不愉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