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将官打斗
花阳2021-03-10 15:483,414

  这一天,他们一行人来到一个名叫“将官村”的小镇子上。晚饭后,罗天仇坐在床上,只觉头脑晕眩。他的酒量大,平日极少过量,这几日更是适可而止,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他立即运功调息,真气流转,把体内的浊气全部逼出。

  显然是酒中有异。罗天仇急忙从窗口纵出,跑到镖车旁边,眼见两个值夜的趟子手靠在车上呼呼大睡。他连忙伸指,在二人人中处一点,两人惊得跳了起来,见是罗小哥,方才安心。

  天仇示意他们小心,不要再睡着了。

  天仇转身回房,将张青山和其他几人,一一点醒,来到镖车旁。让两个值夜的趟子守在车前走动,众人均伏于镖车四周暗影里,静观其候。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罗天仇对张总镖头说道:“来了!”张青山浑然不觉。不一会,听到西南方向的屋顶上,有衣袂飘风的声音,那是夜行人衣带破空的声音。

  “来得好快!”罗天仇想。就见四名黄衣人,从屋顶荡下,犹如片片树叶,落地无声,好厉害的轻功!四人立即向镖车扑去。前两人直奔值守的趟子手,后两人纵上镖车。四人两处,各行其事,明显就是有备而来。

  暗夜里,只见两道白光一闪。前两人已出剑进攻。说时迟那时快,天仇纵身跃起,与此同时,随手发出两粒石子。直击向前两名的黄衣人,掌招一使出,黄衣人只觉右手腕臂“阳溪穴”一阵酸麻,剑柄把持不住,脱手了。“铛啷”声中,剑落地。那两人并不惊慌,同时使出右脚,意欲勾剑。罗天仇已到两人面前,一招“秋风扫落叶”向黄衣人两盘扫去。

  黄衣二人双双纵身后跃,避开天仇。

  就在此时,黄衣两人已运气冲开手腕穴道,左右夹击天仇。左边那人乘后跃之式,伸右手一招“刀劈华山”,掌出带风,真力贯注掌上,向天仇左肩劈下;身子在空中偏转,左手一招“长空比翼”,并拢二指向龙头上“丝竹空穴”点去。右边黄衣人,脚落地,左手一招“推窗望月”,掌在天仇下腹,右手“横断金梁”,以掌代刀,强削天仇左胯。两人招式凌厉,出掌如风。左边黄衣攻天仇上盘,右边黄衣攻天仇下盘,配合默契,躲避无方。

  好个天仇,不慌不忙,左肩一沉,反手一记“举火燎天”,扣那黄衣人的左手脉门,如若被他扣着,一条手臂就废了。右手一招“划地为界”,掌锋如刀,急削右边黄衣人双手,他不撤招,双手立断,轻轻巧巧地化解二人来招,你来我往斗在一处。

  腾身跳上镖车的两个黄衣人,听到“当啷”声响,知道对方早有防备,双脚急忙在车上一点,纵身后跃。虽然迟了,但张青山和龙天罡一刀一剑分击二人。来人功夫自是不差,人在空中不及变招,顺势一招“老鹰扑兔”,迎击来剑。

  兵刃相交,只听铿锵’声响,火花乱飞,四人分开,各退一步,然后又扑上,四人分两对厮杀。剑光闪闪,如梨花飞舞,剑进火花,火星点点。三处人杀得难分难解。斗了大约一个时辰。听得“砰”地一声巨响,夹杂一声惨叫。

  天仇左手与黄衣人人对了一掌。他自己挺立如山,那人却如风筝断线,飞出三丈开外,倒地不起,那怕是活不成了。天仇右手捣碎了另外一人头骨,那人痛得惨叫不止。

  那边龙天罡已经占了上风,对方虽然落败,但方寸不乱。少年人杀得性起,右手剑左手掌,杀得对手应付艰难。只见他左手一招“二龙抢珠”,趁对手仰头闪时这,箭在弦上,右手出剑一招“管中窥豹”,剑身上撩,那人已经身首异处。

  张总镖头见此情景急忙说道,“留活口!”可那人的人头已滚出老远。

  此时,张总镖头搏斗正狠。刀招威猛沉雄,变化多端,左一招“三羊开泰”,右一招“孔雀开屏”,掀起漫天刀影,把对手罩在一片光影之中。张总镖头的刀招进退有序,进招“犀牛望月”,退守“童子拜观音”,往来繁杂,招式犹如狂风暴雨,可谓是神出鬼没,不愧为“神刀”美誉。

  但,对手身手也不凡,虽然先机尽失,但毫无败相。只见他紧紧守住门户,见招拆招;加之张总镖头有意生擒,倒也一时难以捉拿。

  罗天仇冷眼旁观,四个黄衣人中,此人武功最好,剑势沉稳。每招每式,施展开来,毫无瑕疵,干净利索。

  倒是张总镖头,刀招辛辣剽悍,却自攻不进去。这样僵持了大半个时辰,对手突然变势,剑走轻灵,快捷无比,招招抢攻,与张总镖头竞相争进。他的剑招并不用老,招式一经递出立即换式,使张总镖头一时难以适应,有些左支右绌。张总镖头经验老道,时间一长,非吃亏不可,立即变招,展开师门绝技“江海十三刀”。

  “江海十三刀”是他赖以成名的独门绝学。只见他气沉丹田,出手缓慢,一招一式,轻飘飘地牵动来势,霎时遏止了对方攻势。说来也奇怪,对手闪电般的剑势,招招已近身,却让他不慌不忙的牵到一边,就着来势反向黄衣人意想不到的地方攻去。弄得对手猝不及防。

  明明一招“童子献果”刀锋平推,也不见他怎么样作势,那刀已到了对方右肋,反手又削到他的天灵盖。

  俗话说,“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罗天仇虽然涉世不深,但对武学一道却颇有见地。

  当初在高黎贡,与师父经常切磋、深研各门各派、各种各样的兵刃招式渊源和武功精髓。江雪峰学究天下,见多识广,胸罗万织,对于各门各派武学自然是无所不知,深知其中奥秘。他对爱徒更是有求必应,把个天仇调教得胸罗广博,也很喜研讨武学之道。

  天仇一见张总镖头的“江海十三刀”式,立刻便其中奥妙。看其刀招似慢实快,他人脚踏奇门,真气惯注于刀上,刀招带劲,令对手不寒而粟。密布周围的阴寒煞气,把对手迫得气血窒息,任凭多高的武功也被束缚得施展不开,攻防无备。

  这样足足的过了一顿饭的时光,对手攻势越来越慢,竟然招招被动,无以适从。张总镖头看准时机,一招“李广射石”黄衣人手中的剑被刀式一搭一绞间,脱手飞去。黄衣人不闪不躲,对着刀锋迎了上去,迅捷无比,张总镖头叹息不已,“可惜!”一边拭去刀上血迹一边摇头,“费了那么多力气,最终还是没能生擒活捉!”

  龙天罡却不以为然地说道,“杀了也干脆,依我看早些了断,免得老英雄白搭力气!”

  “你呀!”罗天仇笑道,“光是吃肉不泡汤的,咱们不是见识了老英雄的独门绝活‘江海十三刀’么!”

  “唷!真有你的,真正是喝酒看经书,什么时候都不闲着!”天罡喊道,“快告诉我,你怎知‘江海十三刀’式的?”

  “听师父说过,我可不会使。”

  龙天罡怔怔地望着张总镖头道:“老英雄真不愧‘神刀’,刀式奇妙,刀招带煞,我实难破解。”罗天仇看他说得坦诚,虽然有点任性,倒也不似傲狂,便笑着接口道:“天下的招式,你一见就能破解,你不就成了‘武林至尊’啦,哈哈!”大家都给他说得笑起来。

  龙天罡害羞得满脸绯红,急得直跺脚,娇羞之态毕露,张总镖头疑惑地望了他一眼,笑道:“微末之技,让两位小哥见笑了。”

  这时北斗已明亮地斜挂空中,正是拂晓前的暗黑时刻。趋子手已经点亮了灯笼火把,店小二也走了出来,方才撕杀之声早已惊醒了店中人,但都只是害怕,全躲在屋里不敢动弹。此时,连忙出来收拾残局。

  罗天仇生怕龙天罡动真气,连忙陪着他回房,准备早点。龙天罡装着发怒的样子瞪了天仇一眼,模样发狠,天仇看来却觉得全无恶意,反而觉得很是心安。

  三人坐大车上,一时默然无语。罗天仇细想昨夜客店中的事情,觉得很是蹊跷。是谁做下手脚?下手并不重,只是使人昏睡,可以一击得手。明显是知情者所为,知道他们武功高强,张老英雄行止谨慎。稍有不慎,极易窥破,所以行事极为小心,适可而止。这人算得是小心慎重到了家,做得丝丝紧扣,毫无破绽。

  张青山也有同感,“魔教”如果没有内应,不会做得这般天衣无缝。他在头脑中,把同来的七人,细细审查一遍。两个镖头是他多年的老搭档,余下的五个趟子手也帮镖局干了多年,不像是局外之人。他的副手田镖头,虽然心有城府,但为人诚实,并非奸诈小人。但又回想昨天晚饭前后的细微末节。店小二上菜,酒罐是他亲自开封。

  张青山百思不得其解。继而想到,如果此人不除,今后在镖局,遗祸不小。想到此处,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却又无可奈何。估计沿途不会再出事故。等到了京师,便迅速交镖,镖银好歹是可以保住的。

  到了京城找了个僻静处,又和罗天仇细细谈论一番。想到这里,心里倒是有几分舒畅。眼看着罗天仇,看不出他有什么异样神色,一时也猜不到他此时的心思。眼前这个年轻人武功、智慧实属罕见,值得一交。如此胡思乱想,不知不觉间已到午时,随便找了个路旁小店打尖,又匆匆上路。

  【注:1,左支右绌,原指弯弓射箭的姿势,左手支持,右手屈曲。指力量不足,应付了这方面,那方面又出了问题。2,赖以成名,赖以,依仗,依靠,意为凭借什么成就名声。3,学究无下,在学术界无人可比。比喻学问高深,无人比肩。现在多指机械刻板,不积极地进行创新和改革。4,微末之力,谦词,说自己对别人的帮助小的意思。自己功夫只是皮毛,微薄之力。5,打尖,在旅途或劳动中休息进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