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不自量力
花阳2021-03-10 15:485,115

  天气炎热,草坪上也斗得分外激烈。

  中原武林群雄中出战的是昆仑派掌门无回剑客,双方各执兵器。

  银燕堂主白康手持一根四尺来长的铁尺,无回剑客手执长剑。

  无回剑客人称“千幻剑客”,一柄剑使的神出鬼没,他用的是“昆仑派”的“旋风剑式”,有些儿像“武当派”的“太极神剑”,回环九曲,一环接一环地旋转,成螺旋式的运转。“旋风剑”顾名思义,招式快速,剑气让人心神把持不定,所以又被称为“慑心剑”的招式一经施展出来,只见四周都是圆形剑环,速度比“太极剑”还要快,无论白康的铁尺,是架是挡,始终离不开那股强劲的回旋力。

  白康也真是了得,招式一变,左手拿铁尺,右手“万血煞功”施展而出。来势凶猛,左手见招拆招,右手乘机进击。无回剑客一时间也奈何不了他,时时还得谨防他的“万血煞功”袭击,功力多少打了折扣。

  虽然如此,白康还是占不了便宜。“万血煞功”功夫是邪门内功,热毒灼人,威猛刚强,需要雄厚的内力.耗费真气。何况白康不过习得二三层功夫,真力施展出来远远不及,两人拆到百招开外,白康已有气竭力衰的感觉。

  无回剑客仍然气定神闲,挥洒自如。再过二十招,白康身体已经透支,“万血煞功”功力胜在速战速决,尤其是初练习这种功夫的人,这样耗下去,他必败无疑。白康要以败求胜,左手拿着铁尺都是用两败俱伤的打法,而且不拆招,以快攻快,先发制人。右手贯注“万血煞功”真力,连续出招,势如狂风怒淫,一浪接着一浪。顷刻间,把个无回剑客杀得手忙脚乱。

  无回剑客毕竟是一代宗师,白康的意图他又有何不知。他号称“千幻剑客”,自然也不是浪得虚名,手中的剑一紧,“旋风剑式”闪电般施展出来,只见一片银光闪闪,就像梨花绕树。他用剑点到为止,似虚似实,迎着它的虚,稍一疏漏又由虚变实,招招让旁人喊好。

  白康即使武功再高,遇到这样的阵仗,一时也难以适应。只能使出混身解数,把铁尺舞成一道帐幕,挡住那神出鬼没的剑影,让无回剑客一时不知如何破解。

  白康的如意算盘,这回打错了。此时的他,已是一歇三衰之时,刚才左手拿铁尺,右手用真力,都应付艰难,现在又仅凭一柄铁尺,哪能挡住对手的猛厉招式。只听“吱嚓”一声脆响,尖锐刺耳,无回剑客的剑,与白康的铁尺猛地碰击了一下,火星迸发,无回剑客硬生生地撞开了对手的铁尺。

  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千幻剑客”已到白康身旁。剑光一闪,白康铁尺迎上,双方都是快得不能再快。那剑刚近铁尺瞬间,仿佛长了眼睛,斜斜避开铁尺来势,剑走偏锋,听得“嗤!”一声响,白康的上衣被剑划开,虽然他应变快捷,没有伤到,但左手拇指已齐根削断,一时鲜血染红了铁尺。白康强忍住钻心般的疼痛,铁尺依然在手,身子向后纵倒。

  无回剑客双手一拱,“承让!”

  “魔教”的人连忙去扶向白康,为他包扎伤口换上衣服,坐在春风道人旁边的黄衣人,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声,春风道人微微颔首。

  黄衣人慢慢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缓缓看着草坪中,面对无回剑客,“昆仑派的‘旋风剑’真的名不虚传。无回掌门更是身手不凡!在下‘魔教’黄鹊堂主马宝科,自不量力,陪掌门人玩玩!”

  说完几句场面上的话,右手一抖,一柄长剑早已在手。左手一捏剑诀,剑锋前指,一招‘仙人探路’施展出来。礼貌周到,不失堂主风度。马宝科从出场到进招,说话谦恭中夹着粗狂,出手不卑不亢,狠辣有理。武场中胜者让招是规矩。所以,他先出招,以表敬意。

  无回剑客是武学大行家,看马宝科的身法一目了然,心想,“这马宝科果然不是等闲之辈,要千万小心!”

  便左手捏着右手剑尖,一领剑诀,剑向右呈扇面撒开,一招“孔雀开屏”是“旋风剑”的起首式,听得“啪”的一声脆响,双剑相交。无回剑客只觉得一股真力从剑上传了过来,手臂一阵酸麻,立即暗运真力对抗,避开来势。对手撒剑变招,又出一招“毒蛇吐信”剑尖抖出一朵剑花,众人眼前银光闪闪,只见无回剑客身影闪动,避开来势,还了一招“江河日下”。

  马宝科刚才已经见识过“旋风剑式”的套路,胸有成竹,不慌不忙,避开来势,剑走了中门,直来直去,以快对快。忽然又慢悠悠地一剑一剑施展出来。这样忽快忽慢立刻将“千幻剑客”快捷灵动的进击止住。无回剑客一时不知应对,被对手抢了先机,一下子就处了下风。无回剑客也真够机敏,剑势随机应变,招势突然一缓。只见他将剑势一圈一圈地发出,显得优柔绵密,无论马宝科剑招,快也好慢也好,都沾不到他的衣角。

  他脚踏九宫八卦方位,将真力凝聚剑身。招式呈陀螺般施展出来,凝重坚稳,就像是铜墙铁壁,挡在马宝科周围。

  原来,“旋风剑”用到极点,就由快变慢,“旋风剑式”以“子午真气”为基础。剑式一缓“子午真气”传入剑身,剑气大盛,加上脚踏方位,避开来势,实际上“旋风剑式”练到这个火候,已经形成了一个单一的剑阵,凭你武功奇绝,也难撞出这剑式织成的剑阵,旁人只看到一片紫烟一般的剑幕。马宝科凝神静看,默运玄功,将“万血煞功”真气贯注剑身。

  他的“万血煞功”功力已练达三层火候。

  真力发动,自然是强劲而且炙热无比,把“旋风剑式”所布的刚猛剑气挫散许多,剑势大不如前,紫烟剑幕渐渐变得淡薄。二人已成势均力敌的情况,剑气冲撞,冷热交替,“吱吱”的声音不断传出。

  旁边人看来,二人就像在舞剑,剑不沾边,实际上已经是生死悠关。两人的脸上都已流出了点点汗珠。

  罗天仇看得很清楚,无回剑客胜在剑势,而马宝科胜在“万血煞功”真力。但是无回剑客真气于剑势当中,虽然受炙热劲气阻挡,仍然略占上风,久战之下必能克敌制胜。果然,两人二百招以后,马宝科已经渐露败相,紫烟剑幕渐变得朦胧。又斗了二十招,烟幕中已经见不到人影,只听到“噗”地一声,剑幕全无,压在围观心口的闷气和炙热已经退去,只见一条握剑的手臂在空中旋转。马宝科退出几丈之外,被同伴扶住,右手齐臂被削断,鲜血从断口喷溅出来。

  无回剑客双手握剑,剑尖朝下,拱了拱手。按比斗规则,中原武林赢了一场,无回剑客退场休息。

  这时,“魔教”那边一红衣老者站了起来。他身材高大,快步走到草坪中。这边英雄中也走出一位身材魁梧的乌发老者。二人都已经年过花甲,双双拱手作揖。红衣人说道:

  “老夫‘魔教’鹞鹰堂堂主达哈尔。”

  “老道乃峨眉派的崔小可。”

  达哈尔手一拱,“恕老夫眼拙,亮家伙吧!”口气傲慢,话音刚落,手中已多了一柄剑。

  崔小可也宝剑在手。两人各捏剑诀,崔小可施展峨嵋派剑式,在达哈尔上场之时,罗天仇见他走路无声,深知此老武功卓绝,非一般高手可比,比马宝科,白康要高得多,崔小可恐怕也有同样感受。 达哈尔见马宝科伤得那样惨重,便急匆匆地步入场中。心中早已动怒,加上他性如烈火,非上场报仇不可。高手急斗最忌心浮气躁。两人一经交手,达哈尔免不得气愤填膺,急切想为本门教派争口气。一上来就突展杀手,居然不知他的对手是什么人!武林中顶尖的高手,怎能意气用事。他的招数尽数被崔小可一一化解,以退为进,逼得他手忙脚乱,险象环生,失了先机。高手相拼,一招半式都是关键,达哈尔被抢了先机,处处被动。

  鹞鹰堂是“魔教”四大护法之下的第一大香堂,堂主的武功八堂之首,达哈尔在“魔教”中也是数得着的人物。开始的被动让他顿然省悟。立即收敛心神,气沉丹田,运气全身,调匀气息,让心境平和。然后,以静制动,将崔小可的攻势一一化解,慢慢把劣势扭转,又展开右手中的剑,左手使出“慑魂魔爪”的怪招。

  随着“慑魂魔爪”施展,达哈尔指如钢钩,劲贯五指,无论触到身体什么部位,都是骨碎肉裂。五爪施展出来,乱抓乱撕似乎毫无章法可循。好在他要近身搏斗。崔小可看出了他这个弱点,拆解中决不容他近身。这样一来,双方打成了平手。二人高呼打斗,裹成一个红白相间的火球,时上时下左右翻飞。剑气让数丈开外的观众也都感觉得到。大火球滚到哪里,哪里的人急忙闪身后退,以防剑气伤身。

  达哈尔突然把剑势一缓。崔小可道长一招“八方风雨”,达哈尔应用“三羊开”迎击。怎知,他却使一招“观音坐莲台”,人往下坐,显得有气无力,仿佛不堪支撑的神情,事实上,他并未落败。

  “其中有诈”,罗天仇暗道一声:“老道要糟!”

  果然不出所料,达哈尔瞅准时机。等崔小可的剑锋要落下的一瞬,施展一招“举火燎天”,剑势猛恶,却仍然伤不了崔小可。

  怎么能够预料,这样一来,二人无形中已经近身,达哈尔瞅准时机,左手一伸,他的手臂似乎比平时长了几尺,“慑魂魔爪”一下子抓着了崔小可的胸脯。虽然他应化迅捷,但右胸已连皮带肉地抓了腕口大的地方。鲜血淋漓,崔道长迅速跃开。

  罗天仇连忙上前,先点了他伤口周围的几处穴道,止住流血,然后将“万通神散”敷在伤口上,扎好伤口,为他慢慢调息。瞥了一眼,不见了老哥哥。

  斗场中,“百叶神丐”李东平已与达哈尔交上了手。达哈尔突然后跃,将剑尖下垂,示意不打了。

  “你是何人?”达哈尔望着李东平,他想要近身施招,突然见李东平戴着面具,他连忙停手问道:“为何乔装改扮,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老夫剑下不杀无名之鬼!”

  李东平知道瞒不过去,索性用手一抹,将面具摘掉,取下帽子,嘻嘻笑道:“老叫花就是被你们整得死不死,活不活的‘丐帮’帮主李东平。嘿嘿,贼子不是要我的打狗棒法吗?今天奉送给你们,怎么样?”

  这边群雄,听说他是“丐帮”帮主、“百叶神丐”李东平,顿时轰动起来。“魔教”的人也为之一惊。

  “李帮主驾到,有失远迎!”达哈尔打了个哈哈,干笑道:“失敬,失敬,李帮主一向可好?”

  “好!”李东平冷笑道:“‘玉珠洞’五年修行,把老叫花越磨越硬朗啦,不妨今天试试!”

  “听说李帮主把帮主之位让给了本帮弟子赵三脚。”达哈尔说,“此话不知是真是假?”

  “‘丐帮’弟子中已有好几年没有见到赵三脚这个人,”李东平冷冷地说道:“只怕是‘魔教’派去‘丐帮’卧底的人吧,哈哈!”

  “李帮主何以血口喷人!”达哈尔肃然说道:“难道我堂堂‘魔教’,还要去插手‘丐帮”的事么?”

  “哈哈!”李东平又是哈哈一笑,大声说道:“老叫花冤枉了各位,贼子看得起老叫花,还派专人侍候,多谢,多谢!”

  达哈尔面露尴尬,“这是什么话?”

  “‘白面飞狐’胡雁,不是你们的人么?”李东平佯装惊异的说道:“难道他没有跟你们谈起,我感激你们的好意么?‘迷罗鬼丹’的味道真不错呀,哈哈!”

  达哈尔怒吼一声,“老叫花胡说八道,看老夫今天非收拾你不可!”

  话音刚落,举剑一抬“毒蛇出洞”,直抵李东平胸腹。出剑有风,迅急狠辣,要置李东平死地。李东平早料到他有此一举,不慌不忙,真是“会者不忙,忙者不会”,将手中打狗棒一摆,一招“白虹贯日”,“噗嗤”声响,剑棒相交,挡开来势。李东平盘龙绕步,身形倏忽,闪到达哈尔身侧,倒转打狗棒,一招“横扫千军”,棒尾连点他背后“灵台”“三焦”“阳关”三道大穴。

  达哈尔心头机灵灵打了个冷颤。“丐帮”帮主功夫为何进步如此之快?听人说,他不过是一般的掌门人。所以,一上手,他毫不在意,看他貌不惊人,嘻嘻哈哈一副玩世不恭的老叫花神情,想来给他个下马威,封住他的嘴,谁知剑棒相交,一股真力从棒上传入,几乎让他把持不住握剑的手,长剑险些脱手。棒尾点穴,更是厉害的招式,他一个前跃,避开来势。

  他哪里知道,李东平自从得到罗天仇传他“紫府神功”的心法口诀,内功进步神速,他得以恢复体能,演练棒法,武功大进,昔日可比。这么一来,二人交手之时,达哈尔就吃了大亏。

  他躲过了李东平一招三式的点穴,打狗棒上的招式已源源施展出来,打狗棒有圈、转、点、戮,打、扫、刺、劈。一招九式,九招八十一式捧法,既快且狠,尤其是棒中夹杂着点穴手法。那也是天仇所教的,全身三十六道大穴,都在打狗棒的一圈一点、戮、刺之中,认穴之准,不差分毫。

  达哈尔此时不要说还手,连招架也是非常吃力。即便他使出全力抵挡,也招架不住那源源如潮涌的狂涛攻势。

  李东平一招“回风拂柳”,反手又一记“神龙掉尾”,打狗棒本是中腰横扫,怎料想这是一着虚招,中途变招“天河倒转”“金鹏展翅”连环施展出来,棒头点他“丝竹空穴”、“颧穴”和“承浆穴”,棒尾点他大腿的“伏兔穴”、“梁丘穴”和小腿的“下巨虚穴”,快如闪电。

  只听“扑”的一声,达哈尔高大的身躯平平倒在地上,动弹不得。李东平一笑。

  “达哈尔堂主承让了,休息去吧!”魔教众人立即将他抬走。这个脸丢得不轻,春护法气得长长的白眉都在颤动。他万万想不到,今到会输得这样惨。原指望八大堂主出面,生擒在座各大门派掌门是胜券在握。自己对付少林寺“罗汉堂”首座,是绰绰有余。囚禁在座各派掌门,天下武林,大半就在他“魔教”掌握之中。到时候,“魔教”一声号令,谁敢不从。他低估了对手的实力,竟不听教主的规劝和安排,四大护法出三人掠阵,今日如此残局,何以向教主交代,看眼前的形势,自己对付“罗汉堂”首座和“丐帮”帮主,还是不在话下。只是,如果二人联手,就难说了。

  【注:会者不忙,忙者不会,西南常用谚语。意思是行家干活不慌不忙,从容自如;干活手忙脚乱的,不是行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