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出手
花阳2021-03-10 15:483,974

  他看李东平的功力远超以前。达哈尔再是不行,用他对付“丐帮”帮主也不至于如此惨败!

  难道有高手相助?一个李东平,已经使“魔教”吃了大亏,如果还有高手,局面将不可收拾,心想:“暂且先搪塞住他,先免去这李东平与悟空禅师联手。否则,难以对付。至于又有什么不测的情况,听天由命吧!”想到这里,慢慢从位子上起身,向场中走去。只见他拱手作揖,笑到,“李帮主久违了!”

  “春护法好派头!”李东平呵呵一笑,“想不到‘魔教’胃口越来越大。先前只是一个帮一个派的打零碎,偶尔吃一口‘镖银’解解馋,眼下却等不及了,整盘端呀,哈哈!”关于“四海镖局”有高人相助,听说是两个美少年所为。他也曾仔细观察在座群雄,并无少年人,倒免除了他的后顾之忧,自然喜形于色。

  “老帮主何必把话说得那样难听!”春风道人望着李东平,“帮主开口一个‘魔教’,闭口一个‘魔教’。其实,我们只是想和各大门派见识一下,互相切磋武功而已,没有什么不轨之图!”

  李东平气得双手发颤,一声冷笑,“方才春护法说要在座众人听‘魔教’的吩咐,难得如此光明正大!哼,算是不轨之图吧!”

  “江湖道上,”春风道人讪笑,“从来是强者为王,高者为首,不值得大惊小怪的!”

  “确实!”李东平冷哼一声道:“偷施暗算,阴谋内讧,本是‘魔教’的拿手绝招,不值得大惊小怪,哈哈!”

  “何必在这里作口舌之争!”春风道人面色一寒,“有本事,手上见个真章,你是一人上,还是联手?”

  他这话说得不偏不倚,很是狂傲,实际上是害怕大家联手,用话挤兑别人。李东平又怎么不知道呢,当下哈哈大笑,“春护法这话是自视太高,还是害怕我们联手呢?”

  李东平这话说得春风道人无言以答,很是难看。哈哈一笑,掩饰窘态。

  “李帮主心思太多,在下悉听尊便。”

  李东平毫不犹豫地双手一横,“请!”春风道人道:“有请了!”当下双手一环,翻手一招“排云推日”。李东平见他不用兵刃,随手将打狗棒甩向罗天仇,回身一招“回身撤步”,避开来掌,还了一招“探龙取珠”,二人转瞬便拆了十来招。

  春风道人暗运真力,一记“黑虎掏心”,直掏李东平心胸,李东平对了一招“单手开碑”,只听“砰!”一声大响,两人实实地对了一掌。双方各运真力。春风道人退了三步,李东平一个后跃,躲避来势,站立不住。只感觉全身气血翻涌,口中一甜。知道内腑受伤,一口鲜血涌上喉头,随即咬牙忍住,运气调息。

  想等再战,只听旁边有人口宣佛号,“阿弥陀佛!请李施主暂作休息。老衲不才,愿领教春护法几招。”悟空禅师双手合十,从众人中直闯出来。

  罗天仇急忙把李东平扶在椅上,盘膝坐定。从皮荷包中取一粒“九天清机宝丹”,服侍老哥哥吞下。然后,将右手抵在他后心“神堂穴”,运功助他调息,不一会,李东平只觉一股暖流在全身流转,顿时觉得血脉平和畅通,吐出一口乌血。再过了一会,已经感觉真气运转正常。

  罗天仇把手收回,转眼看了看斗场。

  此时,打斗双方两手对合,显然是在比拼内力。两人头顶冒出烟雾,悟空禅师长袍胀得圆圆的,内力发挥已到了极限。

  看那春风道人,正自气定神闲地闭目运功。双手和脸上一片殷红;他的“铁丹神功”已练到九层火候。

  “铁丹气功”是一种邪门内功,其热毒强劲无比,与”万血煞功”功异曲同工。只是练习方法各不相同,然而魔力在旁门左道中,经次于于“万血煞功”内功。

  只见春风道人全身一片淡淡的红色真气护体。围观众人感觉他周围热气炙人。悟空禅师更是大汗淋漓,就像坐在蒸笼中,受热气蒸炙。

  罗天仇知道悟空禅师已经落败,再过一会,必有生命之忧。便一展身形,站到场中,双手一翻,右手将悟空禅师轻轻一托。悟空禅师只觉有一股柔和的力道,将他轻轻一托,好像有人把他从蒸笼中托起,向后一送,燥闷得令人窒息的压力顿时减弱。他顺势一个后翻,立即盘膝坐地,运功调息。

  罗天仇左手将春风道人向后一推,春风道人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道,把他源源涌出的真气挡了回来,好像山洪遇着了陡壁,急急回流,逼得真气在体内逆转翻流,突然有一种憋不住气的窒息感觉。人也不知不觉地倒退了五六步。他连忙运气调匀内息,心中一惊。谁会有如此雄浑的内力,将自己发出的真力,硬生生地挡了回来。

  他知道,自己害怕的对手出场了!真是信神偏有鬼,怕什么偏偏来了什么!

  春风道人睁眼一看,场中站着一位中年文士,三绺长须紧贴在嘴唇上方。

  春风道人一双眼睛是何等锐利,随便的乔装打扮怎么能哄骗得了他,之前距离十数丈,罗天仇又在群雄之中,毫不起眼,来不及细察。眼下不过几尺,看得明白,当然一目了然。

  “阁下是何方高手?”春风道人正色道:“为何这般打扮?可否一展真容!”

  罗天仇道:“春风道人好厉害的眼力!”随即用手在脸上一抹。春风道人一见之下,心中大惊。这英俊的少年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怎么会有如此深厚的内力。要知道,像悟空禅师与春风道人这样顶尖的高手比拼内力时,要拆开他们,需得同时承受两人的内力,拆解者的内力何等深厚可想而知。春风道人几乎怀疑面前的年轻高手是神童下凡,他连忙柔声说道:“小侠高姓大名,可否告知?”罗天仇道:“在下姓罗,草字天仇。眼见两位当世高手比拼内力,恐怕两败俱伤,在下斗胆拆解,还请见谅,不会怪在下莽撞吧!”他这话把悟空禅师落败的情形,一语带过,又让春风道人不敢发功。

  春风道人刚才已经知道他功力非凡,如果与他比拼,恐怕难以取胜。如果就此罢手,当着这许多人,在一个后生晚辈面前怯阵,日后传到江湖上,他还有何面目说话。这么一想,心中争强好胜,刚愎自用的性子驱使他,必要一搏,只见他双手一拱:“小侠心存厚道,只是这武学一道,原本刀头舔血的玩意儿,非死即伤,小侠若有好心情,不妨陪老夫玩玩如何?”

  “春护法想要尽兴,”罗天仇一笑,“小可不妨试试。”

  说话之间,二人动起手来。

  罗天仇用一套“龙翔十九式”很是灵动敏捷,身手不离对方左右,手上抓、勾、点、戮,打、劈、推、拿,脚下踢,扫、送、撞、加上他的“无影幻风”的轻功,如影随行在春风道人身边飘忽。即便春风道人武功高强,也摸不着他的衣角,只觉周围都是罗天仇的身影,东戮西打,即使他能闭住全身穴道,动用“铁丹神功”真力,但罗天仇的“昊阳神功”远胜于他。

  一开始,罗天仇并不想伤害他,便要点穴。如果是点,即使他穴道封闭,罗天仇“大须弥神指”中的“一指禅功”,恐怕也会让他难逃厄运。

  罗天仇只是要戏耍他。不一会,春风道人衣服已被抓得稀烂,连长长的白眉也被扯掉几根。到此时,尽管春风道人涵养再高,定力再好也受不了这奇耻大辱。

  春风道人将“铁丹神功”全力施展出来,到了极限,猛向四周连续发掌,想要使用“劈空掌”击伤天仇,只听得一片“轰轰”声振响,就如狂狮怒吼,却仍沾不着天仇的边。

  旁观的人看起来,好像是瞎子跟人打架,狂呼醋斗时,却不知春护法真气发动,全身穴道满布“铁丹神功”不敢开口说话,否则真力稍泄,非死即伤,他只得心中暗暗叫苦,一味狂吼发掌。

  罗天仇潇洒自如,一边打斗还一边留意场外。只见各派英雄,正在屏息静气,双眼睁得大大地观看场中的形势。本来这是百年难遇的观斗机会,像春风道人那样的顶尖超绝的高手,在场各派掌门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连“少林寺”“罗汉堂”首座,大名鼎鼎的悟空禅师,都险些丧命他手。此时,却被弄得衣衫褴褛,身上白袍成了条条,真气鼓胀,好像清明扫墓时,插在坟头的旗幡,很杀风景。再看他双掌向四面八方,胡乱的样子,又像那道场中做法事的和尚。

  有这难碰难遇的好场面,谁还有暇顾及,全都聚精会神的静观斗场。转眼看“魔教”这边,似乎在蠢蠢欲动,准备着树倒糊猕散的架势。罗天仇急忙对李东平说道:“老哥哥,快跟老道长他们商量,决不能让贼子跑了!”

  他是用最上乘的“蚁音传声”法说话,用内力把声音通成一线,向对方耳中传声,声音如蚊蚋嗡嗡,在李东平耳边轻轻响起,别人却听不到。李东平连忙走到崔小可和无回剑客等人面前,小声商议。

  罗天仇刚说完话,突然想起自己一家人的惨遇,想起天罡弟弟父母的不幸下场,此刻,看着眼前的冤家贼徒,顿时怒火中烧,杀机四起。

  只见他突然定身站立场中,春风道人以为他如飞的闪展腾挪,内力耗尽,心想,乳臭小儿,毫无临战经验,一味好斗,不得不停下来,这是天赐良机。他暗暗一咬牙,将“铁丹神功”运贯右手,施全力一掌“黑虎掏心”,平胸推出,力劲势猛,如翻江倒海般向罗天仇胸口出击,罗天仇抬起右手,仇恨充溢胸中,掌运十层真力迎击来势。

  听得“轰”地一声爆响,余波向四方荡出,地下尘土飞扬,周围的人都觉气浪逼人。尘浪过去,罗天仇独立如山,站立当场。春风道人身形如箭,倒飞而去,撞在大门边的墙壁上,墙面灰土顿时掉下一大片。墙的反弹力又把他弹了回来。

  “嘭”一声落在地上,春风道人“哇”地喷出大口鲜血,面色蜡黄。

  “魔教”众人急忙把他扶起,只听他沙哑的声音小声说道:“快快逃离此地!”蓝衣长衫汉子司空统连忙将他抱起,忽然向斜刺里跑去。“魔教”众人立即分开,呈扇面形护着蓝衣人,向斜里方的屋脊纵去。

  罗天仇一声大吼:“司空统哪里走?快快拿命来!”只见他“来”字出口,抬起右手向司空统一指,用是用“一指禅功”,力贯手指,足有十二层真力。

  司空统早就吓得魂飞破散,还是他临场经验丰富,非常沉着,听罗天仇直叫他的名字,知道情况不妙,急急遁地隐形,向旁边闪去。“啵”的一声,尽管他跑得很快,但左边的招风耳也被指力削去了一块。“一指禅功”余劲不减,“啪”一声响,指力把前面一棵碗口粗的杨树给切断了。

  罗天仇正想追去,耳听悟空禅师高宣佛号:“阿弥陀佛,穷寇莫追,罗大侠请留步!”罗天仇一想,对!穷寇莫追!杀死一个司空统,未必就报得了仇,即使这九人一并诛杀,“魔教”还是没有被消灭,不如留下和群雄商量大事。想到此处,他慢慢地转过身子。

  众人都被眼前的情景看呆了。春风道人是何等人物,居然被眼前这位年纪轻轻的罗天仇,打得狼狈不堪,落荒而逃,看他倒地的情形,已经身受重伤,非调息一年半载才能复原。

  【注:信神偏有鬼,西南谚语,意思相当于怕什么来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