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提防
花阳2021-03-10 15:482,299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罗天仇才慢慢平静下来。心中感慨,情不自禁地把‘魔教’加害自己一家的心酸往事,一股脑儿全说了出来。因为大部分是师父转述,自己未曾目睹,所以不及龙天罡说得那么详尽动情,但平时深埋心中,今日倾诉,不知不觉也肝脏寸断,潸然泪下。两个小兄弟,顿时成了泪人。张总镖头不便插言相劝,只得他们伤心落泪,渲泄心中的积愤。

  许久之后,罗天仇道,“我们与‘魔教’众贼誓不两立。那赤面高大的司空统,依然历历在目。日后撞到我的手上,让叫有死无生。贤弟,那乌哲拉,你可认识?”

  龙天罡擦去脸上的泪痕,对罗天仇说道:“哼!那鸟人烧成灰我也认得,他耳根上有一颗黑痣,大如蚕豆,上生痣毛。日后若是碰到他,非要把他碎尸万断,以解心头之恨!”

  在这样时悲时怒的一路畅述中天色不知不觉地黑下来。但总是不见宿头,两边马上的镖头俱不敢插话,只是沉闷地随车而行,时时警惕周围的风吹草动,刀不离手。等见到灯火时,天色更晚,月色倾泻。

  前面是一个大镇子,张青山熟悉此地,它叫“罗田镇”。

  大家立刻找客店住下。这客店倒也宽敞,而且住客不多,罗天仇和龙天罡一人各占了一间房。起初,龙天罡要和张老英雄同住一房,张青山却坚持一个人住一间房,以表尊敬。

  酒足饭饱,洗净上床,已近三更。罗天仇想起自己悲惨的身世,久久难以入眠。高黎贡时的十多年时间,每天一心一意读书练功,修习内功心法,与猿猴戏耍。日子过得平平静静快快乐乐,极少想这些沉痛往事,似乎也无须去想。师父参修有年,与世无争,从无好勇好斗之意,自然对一切事情心无芥蒂。今日白天的遭遇,则让他心思潮涌,一时难安。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屋上好像有所响动。天仇耳目灵敏,十丈之内,落地针的声音尚能听到。

  何况夜深人静之时,即便极微的细声,也能够察觉,立即自床上跃起,翻窗而出,立在屋顶的瓦上,如柳絮飘风,悄无声息。只见一道黑影一闪即没。

  天仇跟着追去,全无信息,周围一转,毫无结果。连忙转身,在各房窗外巡视一遍。内功到了罗天仇的境界,暗夜视物听声,没有阻碍。只觉各房鼾声呼吸平稳无异。忽然听到龙天罡轻轻叫了一声“师父”,原来他在说梦话,天仇才回房就寝。

  第二天镖车继续赶路。坐在车上,罗天仇突然想起一事,便对张老英雄说道:“前辈昨日说到‘魔教,很是难缠,一击不成决不罢手。晚辈设想,‘四海镖局’这趟镖车,他定会派人盯梢,此趟前往京城,还有半月路程,这如何是好!”

  张青山探深地叹了一口气,有些沉闷,“罗小哥,小老儿正为此事担忧,想请……”

  “罗兄,要不我们陪老英雄一路前往京城,我是巴不得魔教贼子再次现身,多杀几个魔教贼子,心里少积一分恨。嗯,你呢?”龙天罡望着天仇狡黠一笑,意思非常明白,我肯定会去的。

  “我自然和你们一道去,只是……”罗天仇话未说完,张青山急不可耐地抢过话头。

  “多谢两位恩公不弃,小老儿始得心安。至于交镖以后回家,他是不会再找我们的岔子。两位恩公,可要千万小心。‘魔教’对我们,目的在镖银,对你们就……”

  张总镖头欲言又止。江湖上无论黑道白道,讲究恩怨分明,有仇必报有恩必偿。何况“魔教”这样的旁门左道,仇怨绝不会轻饶。张总镖头是江湖上的大行家,怎么有不明其中道理,而且又不便明言。在他们面前,更不能含糊其词,真的是话到嘴边进退两难。

  好在龙天罡快人快语,说起魔教贼子,一点不含糊。他见张老英雄说话吞吞吐吐的神情,心知老英雄有所为难,连忙开口。

  “老英雄放心,我们和魔教贼子早巳仇恨似海,有我无他有他无我,我的名字就叫天罡。他不来,我还要去找呢!就是不知道魔教贼的魔窟在什么地方?你说有人盯梢,如何鬼影子都没有一个呢?一次就吓怕了,他们也太日脓包啦!”

  张青山望着龙天罡天真无惧的神情,笑了笑,心想,“让你知道了还叫什么盯梢。你也太小瞧‘魔教’了!他在暗处,你在明处,等到晓得,已经迟了!”想到这里,张青山心中一怔?想到他们不会放手,说不定他们就前面在做手脚,千万得小心。两位小哥虽然武功高强,却都是初出茅庐的毛孩子,他得多操一分心思。

  此时,罗天仇笑对龙天罡说道:“只怕你在梦中想念师父,人家都知道啦!”

  便把昨晚自己所见的情形,对他说了一遍。龙天罡听得脸红扑扑的,害羞地低下了头。罗、张二人相视一笑。张青山晓得,并不是龙天罡耳目不灵,实是对手轻功太高,倒是可以提醒天罡,魔教贼子是非常高手。

  “咦,这就是了!”张总镖突然感慨一声道:“他们之中必定有轻功卓绝的高手!要不然,我这趟镖是暗镖,他们又是怎么知道得清清楚楚。”

  罗天仇想了想,“老前辈,依在下看,恐怕不单单是有人探查!这趟镖既然暗镖,为何出来一路平安,单单在‘黑松岭’就出事?定是人家事先安排好了……”

  “你是说……”张青山猛然一惊。罗天仇连忙示意他不要说话,用手指了指自己心口,意思是疑存于心,你知我知。龙天罡瞪大眼睛望着他们,一脸凝惑不解的神情。

  一路往北前进,都是宽敞大道,人口稠密,道上车马行人逐渐多了起来。大家面透喜色,心知离京师已经不远,断无在此作案之理。等过了此地,离京师也就六七日行程。大家更觉无事,只有张青山和罗天仇二人,一言不发地望着车窗外面前后左右的行人。

  张总镖头更是警觉。他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容易出事。每次住宿,非得在房前房后巡视一遍,酒菜用银针一探,马料必是趟子手自己拌、送。晚上,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探视一番车马。

  罗天仇在床上盘膝打坐,运功调理内息,并不躺下熟睡,时时留意各房动静,微有动静,便上房察探。

  【注:1,宿头,借宿之处。2,盯梢,暗中跟在后面(监视人的行动)。也作钉梢。3,日脓包,是笨蛋、傻瓜的意思。也叫“憨包”、“瓜娃子”,西南官话,带有贬义色彩。4,晓得,知道了解的意思,江淮官话、西南官话。5,断无,绝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