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赴宴
花阳2021-03-10 15:484,011

  第二天大清早,李东平按“紫府神功”的心法口诀运功练习,只觉全身气血流转,比原来快得多,在各穴道中通畅无阻。气血运行一天,觉得浑身爽朗,精神倍增。

  这天,两个忘年之交,结伴到山上打猎游玩。打了几只野兔、野鸡回到洞中饱餐一顿。此时,李东平不但恢复了武功,也恢复了“老叫花”的性子。

  “天仇贤弟,”饱餐之后,兴致颇佳,便对罗天仇道:“你虽有绝世内功,但轻功身法不够。老哥哥传授你一套‘无影幻风’轻功身法如何?”

  罗天仇听说要授他武功,自然高兴,连忙躬身施礼,“多谢老哥哥,不吝赐教!”

  “哟,又来啦!”李东平呵呵笑道:“哪有那么多酸不溜秋的礼节。老哥哥面前,全免啦。留着将来到小媳妇面前,多献殷勤,哈哈!”

  说得罗天仇面色通红。李东平望着他又是一笑,觉得这位小兄弟挺有意思的。武功又高,为人又厚道,说起这些个儿女情长之事,还蛮腼腆害羞呢!越看越觉得天仇纯真可爱。当下,迫不及待地要把那整套‘无影幻风’轻功的内功心法和身法招式诀窍,倾囊相授。

  “无影幻风”轻功,是李东平师祖白云居士,穷尽一生精力所创。需内功深厚才能运用自如,收发随心。白云居士渊厚的一代武学宗师,武学渊博精深,创出这一套轻功,自身施力却不理想。

  传到李东平师父了然和尚,也未到巅峰,只是告诫无影幻风需要精练内功,可惜他也未能如愿以偿。了然和尚对此抱憾终身,常对李东平说:今后如果遇到内力深厚且武德兼备的人,可以毫无保留地传授,发扬光大本派绝世武功。事实上,“无影幻风”轻功,到目前为止,仍然是没有被世人认识的武学经典。

  罗天仇真是天幸有缘!

  “无影幻风”轻功,由精湛的内功作基础,施展开来,那是快如闪电,身如狂飙,不留痕迹。在大树巅顶飘忽之间,能抓到了飞行中的鸟雀。

  “天仇贤弟!”李东平笑阿呵的,“你把我派祖师所创的这套绝世轻功,真的已经练到了巅峰!哈哈,师祖当九泉瞑目,佑护贤弟!”说完,跪下便对苍天磕头膜拜,口中念念有词。

  罗天仇也跪在他身边,“我当自己是了然大师的记名弟子!”

  李东平听完呵呵大笑道:“师弟,你这话正合老哥哥我的心意,这才是我的好兄弟!”

  如此一来,这对忘年之交,又变成了师兄师弟。两人非常欢喜,相处得亲密无间。

  他们在“玉珠洞”,快快活活的过了两个月。

  一天,罗天仇突觉他离开“苏紫山庄”,已有不少日子,不知他的天罡弟弟过得怎么样,有没有离开。不知不觉间,天仇思念起活泼任性的小弟弟龙天罡来了。越想越难受,坐卧不宁,饮食无味。

  李东平见他略有所思,知道他思念朋友,忙问他有何去处,罗天仇心无城府,便把“苏紫山庄”和龙天罡的事细细说了一遍。

  李东平乐呵呵地说:“贤弟子不必担忧,我们寻他们去好了。老哥哥也正想四处游荡呢。”

  第二天清早,李东平扮成了一个游方道士,罗天仇贴了三绺青须,作一中年文士打扮,两人悠哉悠哉地上路了。

  要去的地方,自然是“苏紫山庄”,如何走到“苏紫山庄”,当初,罗天仇与胡雁都是暗夜离开山庄的,而且奔走在密林丛间,不分东西,好在还知道那条河。

  两人翻山快走到河边,沿河岸向下游奔去。

  这一天,他们来到一个集镇,镇名“凌波湾”。

  罗天仇想起,曾听龙天罡说过,这是“邛莱派”营地,是在中条山一带,他父母被害之后,“邛莱派”已归并“魔教”,不知现在情况如何?中条山就在“凌波湾”东北方向。

  他便对老哥哥说起此事。

  李东平略为沉思地说:“老哥哥只认识龙辰钧,也不过一面之缘。辰钧一死,现在情况一无所知。”

  罗天仇便想与他到中条山中探探虚实。李东平连口赞同,半天功夫就到了一个叫“高坡镇”的镇子。

  两人风尘仆仆,就进了一家客栈。客栈不大,客房快住满,只剩了靠西边的一间小客房。房间简陋,仅有一张床,家具简单而陈旧。二人不挑剔不理会,吩咐小二端菜上酒,就在房中畅饮,边吃边谈。

  忽然听到对面房间也有人在细声讲话,似乎是跟他们一样,坐在房中边吃边谈,隐隐约约听到什么“武林名宿”、“六十大寿”、“昆仑派掌门和全真教掌门届时参加”等等,他俩不直觉的倾耳细听。李东平自从罗天仇授予他“紫府神功”,内力大增,武学修为远胜于前,但耳目还是不及天仇。加上对方讲话声音细小,仔细聆听,也不过零零碎碎拾得几句。罗天仇可就大不同了。他的耳目聪灵,几乎能捕捉周围数丈内细微的动作和声音。他们的谈话,一字不漏的进入了天仇耳朵。原来那四个是“邛莱派”掌门莫东宇,是在各地打探消息的弟子。

  原来这几人探听到,五月初五端阳节,是武林名宿“山川奇侠”罗江六十大寿。将邀请天下各大门派掌门人,在他的居所“丹心寨”聚首同庆!

  罗江以“断魂掌”威震武林,掌力刚猛能隔山碎石。他的“追风剑式”也很了得,是武林难遇敌手。罗江为人豪气,很讲义气,与各大门派交往密切。江湖上黑,白两道的朋友,闻其名,没有不敬畏几分的。他的寿辰,自然轰动武林。至于邀请各大门派的掌门,云集一堂,倒是稀罕事。而“邛莱派”,“丐帮”却没有在邀请之列。“邛莱派”弟子很是不满,要禀明掌门人。

  罗天仇把听到的详细内容一一告诉了李东平。

  “这件事,恐怕与‘魔教’有关联?”李东平思虑片刻之后,对天仇说道:“邛莱派’和‘丐帮’已在‘魔教’控制中,没有接到请柬,实在是避开他们。但是,如此大事,他们哪里能够不知道?如果知道又怎么会善罢干休!‘魔教’更是不会作壁土观。‘山川奇侠’难道这点考虑都没有?”说完连连摇头。

  罗天仇也觉得事出有因,“说不定他们有恃无恐,或者计划在前也是不可知。老哥哥,你我为何不前去赴宴呢。”

  “老哥哥也有这样的意思,”李东平连忙说道:“好久没有逛庙会啦,正闷得慌呢!”

  “只是这寿宴,恐怕早有防范!”罗天仇想了想,“那怎么进去呢?”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李东平一笑,“包在老哥哥身上。今天是四月二十五,离五月初五,还有八九个日子,我们不用慌忙的。”

  二人从“高坡镇”直奔“丹心寨”。出人意料的是沿途居然没有碰到一个“邛莱派”的人,也没有见到奔向那个方向的“丐帮”弟子,两人疑惑不解。

  路上也不知走了多久,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丹心寨”。

  正是五月初三的日子,他们在距“丹心寨”十多里地的“清风店”住下来。“清风店”早已来了不少江湖上的武林人物。这些人,都是腰带佩剑,双额暴突,说话粗声大气,豪爽大方,客店中接待这些客人,特别热情周到。除了害怕惹事生非,客人出手大方也实在令店家心中高兴,生意人爱的就是银子。各派掌门,都是有身份的人,自然不会住店,都是直奔“丹心寨”,住店的都是二三流的角色,或者独来独往不拘形迹的高手。

  罗天仇和李东平二人,住在一间狭窄的房间,他们也不在乎,只管收拾自己身边的东西。忽然听到帐房那边大吵大闹,店家正在细声解释。李东平连忙走了出来,罗天仇也跟着出来了。

  店堂里站着两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年纪较轻的大约三十岁左右,左手握着一根齐眉杆棒,一头长长的乌发,用一根闪闪发光的金箍束着头发,眼睛乌黑带煞,满脸连鬓短髭,形貌就像猩猩一般,只见他正在大喊大叫。

  “老子们这么大的个子,住那么个小的房子,想憋死老子们吗!”声如洪钟,震得周围“嗡嗡”作响,声音越说越大。

  许多人都跑来看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旁边,站着一位五绺长须的中年人,年约四十多岁,背插一把宝剑,一动不动地站在束发人后面,这时,周围已经来了不少人,店主连连向二人点头哈腰。

  “二位爷息怒,我们这小店实在没有大的房间了,而且住满了客人。”

  “那就给老子们,一人一间房住!”束发大汉高声道;“店早已住满了客人,”店东苦着脸说。“哪里还有什么空房间?”

  束发人不依不饶,眼睛瞪得像铜铃,怒吼道:“那就把你们住的房子,腾一间给老子!”

  店主跟他们小心解释,店房屋更小,里面还放了不少东西(他不敢说有什么银钱),小二他们住下面草铺上。谁知越解释,那人越是生气。

  这时,旁边一人说道:“出了门啦.比不得在家里,将就将就吧。”

  说话人,身着深蓝色长衫,人中处有一撮胡子,小眼睛,说话眼睛直眨巴,个头比束发大汉足足矮了一个头。说话声音不大,却震人耳鼓,显然中气充沛。

  束发人看了他一眼,“你们一个人一间房,潇洒自在,现在倒来消遣别人,做什么好好先生!”

  “我们对调怎么样?”

  “对调,我们还不是两个人一间房!”

  “那我们两人睡一铺,怎么样?”

  “你……你……”束发大汉被他这么用言语一挤兑,一时间倒有些回答不上,急得他满脸通红。

  “哈哈,我以为是谁这么会挤兑别人呢,原来是‘神踪翁’鸿凡兄!”

  五绺长须中年人呵呵一笑,“我弟眼拙,不识真颜,在下这厢有礼!”

  “好说,”神踪翁江鸿凡连忙笑道:“‘黄河双怪’也来‘丹心寨’,吃碗寿面么!”

  “黄河双怪”的老大,便是那五绺长须中年人,名叫“腾龙怪”东武义,老二叫“恨环怪”西连恒。东武义的“一指穿心剑”已有相当火候,尤其是他的掷剑绝招了得,与人对招,突然将剑掷出,就像暗器,手法极准,劲力透石,从无失手,所以人称“腾龙怪”。

  西连恒手中杆棒有腕口粗,重达七十三斤,舞动起来虎虎生风,这人力气大得惊人,能举起千斤巨石,所以人称“恨环怪”。“黄河双怪”似乎对“神踪翁”江鸿凡很是客气。罗天仇不明白为什么,“老叫花”李东平却是知道的。这“神踪翁”无帮无派,独自行走江湖,独来独往如天马行空,一身侠肝义胆,喜欢打抱不平。他的“大天星神掌”,得奇人传授,一次偶然的机会,与“少林寺”长老悟空过招,悟空是得道高僧,武功盖世,与他拆了三十招也没有分出胜负,二人退开,悟空禅师躬身合掌,“阿弥陀佛!施主武功高强,老衲佩服!”

  “神踪翁”平时很少与人争斗,如果遇到不平之事,即便豁出性命,也非得讨个公道不可。

  江湖道上的朋友都知道他的这个倔脾气,“黄河双怪”又怎么能不知。

  李东平连忙拉着罗天仇回房,把这三人的情况,详细的说给他听。

  “我生怕他们大闹起来!”罗天仇道。

  “巴不得他们闹一闹。”李东平笑道:“咱们就是来瞧热闹的,哈哈!”两人饮酒谈心,到深夜才歇息

  【注:1,作壁土观,壁:壁垒。原指双方交战,自己站在壁垒上旁观。后多比喻站在一旁看着,不动手帮助。2,不拘形迹,形容言谈举止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在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