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章 玄阵!
拙小生2021-03-01 13:241,404

  虚空处,那团幽静的绿芒成了场中最夺目的风景。衣袍随风轻摆,似是那天来之瀑,悬在众人差异的眸色中。那人虽是清眉秀目,可举手抬足之势,却另草木都为之胆寒。

  “他叫沐九?”

  “我听师尊说过,这庶云派内皆是女修,可这货分明是个男人啊!”

  议论纷纷,嘈杂的人群中一位面容娇柔的女子却是皱起了眉头,痴痴地望着上空胖乎乎的男人。

  “为何我看他如此面熟?可我并未见过他啊……沐九……异川……我……头好痛。”

  低声呢喃的她,将玉手缓缓抚在了额头处,香汗淋漓,细长的素指揉捏着两鬓,一股淡淡的迷香悄然漫入了空气之中。

  “区区辰竟小修也敢在我李胥宸面前大放厥词?这样也好,黄泉路上,你俩就做个伴吧!万古冰封!蛮荒顿悟!”

  “哞!哞……”

  兽吼声如奔袭来的浪潮,层层叠叠,震耳欲聋!更恐怖的,是其内蕴藏的无尽荒古气息,它像个虚幻的阴魂,缭绕在众人的神念之中,霎时,一股强烈的死寂之感侵入了沐九脑中。

  “逐源……我……我尽力了……”

  烈马受制于冰封之力,动不得分毫。恍惚中,它听到了来自主人的呼唤。黑眸深邃,却铺着一层淡淡的冰霜,微弱的马斯声,如刀斧般劈砍着异川混沌的意识。

  “呃……啊……!”

  一息后,空中传出剧烈的爆响,烈马之躯突是崩溃!细碎的冰片缓缓汇聚,眨眼间,一尊透明的烈马冰像赫赫入眼!细查之下便会发现,这冰马之上,竟然流动着金,铜,赤三种截然不同的光芒!

  夺眶而出的泪水,在瞬间凝成了颗颗冰珠,异川眸中竟是幻出了一道血色光晕!他可是穆云门下被奉为骄子的强者,何时受过这般强烈的打击!

  “嘶……嘶……咔咔……”

  烈马无眸却识敌友,心中悔恨却无奈何!马踏飞踢,势不可挡!咔咔崩裂声随着它的前行愈来愈响,它只一念————誓死捍主!

  “哞!哞!”

  怒意滔天!蛮犇突是被烈马之举彻底激怒!两声兽吼胜似天雷!

  “砰!”

  天边,绽放出了一朵美艳的三色冰花,金瓣,铜枝,赤花!光芒万丈,妖异至极!天雷炸响,巨大的花瓣应声崩溃!冰片之锋胜刀剑数倍,眨眼间便将蛮犇刺的鲜血淋漓!而那道炸响的天雷也成了此驹命中绝音!

  冰像散,蛮犇奄奄,异川泪目!两把阴阳之枪自它崩溃之处晃了出来,观那若隐若现的模样,定是受侵颇重!

  “毁我仙兽,你命当绝!”

  “是吗?事已至此,何惧生死!魂归故里……”

  冷眸无欲,浮在上空的异川缓缓闭上了双眼,幽幽凄凉之感在这一瞬间突然爆发!那股死寂之气,也愈演愈烈……

  异川尚如此,李胥宸更是妖孽!狰狞的面孔写满了恨意!怪决不休,这镰月竟是慢慢的长了起来,仅数息下,这凄月便幻为了一个硕大的银色月盘!

  凄凄惨惨,无尽幽怨!场中突是传出了阵阵诡异的呜咽声!

  不好!又是这祭命的邪术!

  看到此时,沐九心中突是暗喝一声,赶忙加快了阵法的催衍,可这李胥宸毕竟是初窥阳境的高手,只有辰境修为的沐九,胜算依旧渺茫!

  而且体内的神古之力在上次出手相助之后便陷入了长眠,鬼知道它何时会醒来!

  “轰轰!轰轰!轰轰!”

  巨大的银盘,携着无尽的凄意迅速压下,无情的遮向大地!而异川也发起了最后一击!虚空处,阴阳双枪和那把残月戟一并融为一体,化作了一尊闪弄着电芒的冰雕!而这冰雕,正是那已经死去的逐源!

  死寂之气,直压的观战之人心底生畏!

  然而,就在冰雕与圆盘即将碰撞的那刻,空中突然射来一束暗红色芒,场中凄色突是消散了十之八九!一座巍峨的大山横阻在了二人之间!抬首望去,只见一只血色眸子剥开了天空,正冷冷注视着场中的一切!

  “他……又要帮我……”

  “你,该死……你!趁人之危!”

  “玄阵……”

  “九儿,关键时刻还得看我球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之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之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