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模型(四)
水蝮蛇2020-10-10 14:183,203

  说干就干各自开工。只有两个女人没有事情做。

  “有没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尽管看上去很瘦弱,两个女的也不想当个闲人,最好能做点什么早些出去。

  “会做饭吗?”唐昊天带着两人到了一个农家的厨房里。“等唐心诚把鸡洗干净了,你们在这里熬锅鸡汤就行了。”

  杜欢欢和谢苗璨欣然接受这个简单的任务。捡了点柴火准备生火炖鸡汤。唐心诚则一边拔毛一边抱怨:“要鸡干什么,也没听说过用鸡的时候需要拔毛。堂哥该不会是在哄我吧。”

  过了一会儿,树木砍好,鸡汤也已经炖好了。贺忠道:“现在可以开始搭桥了吧,小伙子们来搭把手。”

  唐昊天坐下来,扯下一只鸡腿,张开嘴,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然后用牙齿咬下了一块鸡肉。

  “你这是在干什么?”众人一脸狐疑。

  “你傻啊,没看见我在吃午饭吗?我早饭都没吃饱。”

  说起来原主也真够惨的,某天早上起床还没吃早饭就被继妹一通老爸垂危的电话催到老爸家里去……然后挨了一针安乐死就那啥了。

  还算唐佳婉有良心,没再捅他几刀,不然肉体给重创了,估计穿越过来很快就死于不治身亡……

  白知虎:“……”从端出鸡汤那一刻,这几个风水世家的人和唐昊天就不在一个频道了,几双眼睛一直盯着那只鸡,像黄鼠狼一样。

  唐心诚和贺忠以及江风,一人撕了点鸡肉来吃。

  “还吃什么饭啊,我们从上午到现在什么都还没吃。我看你们几个才是水货道士!”陈磊气呼呼地说。

  白知虎:“吃东西是对的。在迷宫里,最好能吃迷宫里面的食物,有助于脱逃。”

  王五、杜欢欢和谢苗璨,一人吃了几小口。他们没什么胃口。

  吃完后,几个人来到河边,把两座木头桥架好了,横在小河上。

  一座桥搭在了半截石桥上面,一座桥搭在了石桥右边,两根都是独木,木头直径还算宽。平衡能力不是很差的人,走过去是没问题的。

  唐心诚激动地往桥上走,唐昊天正准备跟上去,却被白知虎拦了下来。

  “唐昊天,你暂时先留在这里,河对岸可能有东西,有点危险,我先去看看。”

  一听到河对岸有东西,上了桥的几个人又慌忙下来了。看是不准备再过桥了。

  贺忠:“那座红色稻草扎成的房子,很可能就是结界的出口,不过一般这种封印门口,都有门神镇守,里面的东西很难出去,生人也一样。”

  白知虎:“所以除非把这里的怨念消除你们才能完好无损的出去。把我的人看好了,要是他有什么闪失,你们这辈子也别想从这里出去了。”

  然后拉着唐昊天走到一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白知虎一个人踏上了右边那座桥,往河对岸走去。

  远远望着到了河对岸的白知虎,打开了对面小屋的门,进去了。门又被关上。太阳正在西沉,西边出现了火烧云。晚霞的光辉像火一样倾泻在青草地上。

    众人一直望着河对岸,白知虎离开了好一阵子,都没有回来。

  已经入夜了,村子里的村民陆陆续续都回家去了,田里耕地的牛也被赶进了牛棚。

  暗沉沉的天空把这座村子衬托得格外阴森诡异,就像《山村老尸》里那种村子……

  “那大婶该不会就这么走了吧。”江风说道。

  唐、林、江、贺、云五个风水世家,是现存业内最有名的世家了。唐心诚是唐家人,贺忠是贺家的,江风是江家的。这几个人,都还算懂点行道,不至于在迷宫里,一进来就残了。

  “不会的,他会回来的。”唐昊天坚定地说。

  唐心诚:“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会回来?”

  唐昊天45度角仰望天空:“他不回来,我们就死定了……”

  唐心诚:“……”果然这个唐昊天一点都不靠谱!

  “对面有光!”一个人叫了出来。

  众人欣喜抬头,对面小屋燃起了亮光,小屋的门打开了,门口站了一个人,那人却不是白知虎。

  那人手里提着一根粗大的棒子,拖在地上,正往桥这边走。

  八个人愣愣地望着这一幕,接着那人慢悠悠地上了桥,众人才看清了他拖着的是一根很粗的狼牙棒,铁棒拖在桥上,发出匡匡的闷响。

  唐昊天仿佛听到了恐怖片的背景音乐……

  他什么也不懂,也知道那不是什么好东西,条件反射地就往村子里跑。

  “傻愣着干什么,跑啊。”贺忠说。其余人也跟着跑了起来。

  来者不善啊,那一棒子砸下来非死即残。杜欢欢离河边最远,但穿着高跟鞋,很快就被其他人反超了。

  其他人把她远远摔在了后面,尤其是贺忠叔,别看年纪最大,跑得哒哒响,狗都追不到。

  江风平时也练就一身逃生本领,跑得贼快。

  跑得慢就算了,杜欢欢还被路边的野藤蔓绊了一下,摔了个狗啃屎,身后手持狼牙棒的人已经离他越来越近,那个人身上穿着破烂的兽皮和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烂布制成的衣服,胸口只遮住了一半,下半身也只围了一根简陋的烂布,上面还有好几个洞,一头长长的乱发遮住了脸,还全都打成了结,打结的头发上粘着不知道是口香糖还是面团一样的脏东西。胸口黑长的胸毛也拧成了死结一样,黑乎乎一团。就像传说中的神农架野人。

  杜欢欢爬起来继续跑,可是后面紧跟着的野人距离已经很近了,就在距离她一米远的时候,野人举起了狼牙棒,喉咙里发出模糊不清的低吟:“哈呼、哈虎吱……”

  她以为自己就要血溅当场,脑浆涂地了,忽然一个物体飞来打到野人手上,铁棒被打掉了。总算捡回一条命。

  原来是唐昊天又跑了回来,他脱了杜欢欢那碍事的高跟,拿在自己手里,护着杜欢欢往前逃。

  唐心诚也回来了,向野人头上不要命地砸了几块大石头。他是被唐昊天拉回来的。

  没想到这废物救美女倒是积极,跑得也挺快。

  “谢谢了啊。”杜欢欢感动万分,要不是唐昊天,自己差点就死了。

  “不客气,我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肌肉。”唐昊天炫耀地鼓鼓手臂上紧实的肌肉。刚刚那一石头,可是用尽力气扔出去的,正常人估计都给砸个洞了。

  野人身上流出了黑红色的血,黏稠得像番茄酱。被石头砸破的脑袋很快又愈合,竟是个不死之身。

  趁着这个空档,唐昊天和唐心诚跑进了村庄。

  只见王五背了太多银元,已经跑不动了。光脚的杜欢欢径直超过了他。人生,果然不能负重前行……

  野人在后面一路斩杀路人村民,往前行的速度大大减缓。给了王五很多时间逃跑。

  “快把钱袋扔了,你不要命啦!”唐昊天大喊着,去拉王五的钱袋。

  “这是我的东西,要拿你自己去村里找!”王五紧紧拽着不松手。

  我靠,这人要钱不要命了,真他妈哔了狗了。

  眼看野人离自己虽然有上百米远,唐昊天为了保命,只得松手,头也不回地跑。

  另外几个人也在村庄里乱跑,贺忠叔也焦急地绕来绕去,然后大家各自都躲进了屋子。

  唐昊天也和唐心诚、杜欢欢进村后躲在同一间小屋子里。

  王五也紧跟着跑进村子,眼看就能找一间屋子躲避。村子里其他活人都躲了起来,只有村民还在村子里进进出出。

  谢苗璨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扑上去卡住了王五的脖子,厉声吼着:“你敢偷俺的银元,俺杀了你!”

  村庄不大,从头可以望到尾。

  唐昊天:“唐心诚,谢苗璨和王五有恩怨吗?”什么时候了,有事儿不能出去再说嘛。

  唐心诚:“我看不像,那女人多半被灵体俯身了。早就告诉他不要随便拿这里的东西,这下摊上事儿了。”

  “去救他。”

  来自和平世界的唐昊天终究不忍心看别人惨死,还是救他一救吧,等王五把银元带出去的时候,再把银元收归己有。

  唐昊天让杜欢欢自己好好躲着,就拿了一把雨伞和一把镰刀冲出去了。

  离王五还有十几米远的距离时,天色突然暗下来,野人的速度像开了快进,眨眼就冲到了王五身后。

  这时候,王五已经凭借男人的体力把谢苗璨压在下面,正挥手打她巴掌。

  野人的巨棒高高举过头顶,唐昊天大叫:“快躲开。”

  太晚了,王五回过头时,棒子狠狠砸了下去。脖子以下还是完整的,脑袋部分已经脑浆涂地。

  野人路过谢苗璨,并没有伤害她,转而像唐昊天袭来。

  亏得唐昊天跑得快,野人在泥坑里摔了个大跟头时,他溜进唐心诚那间屋子。

  杜欢欢趴在窗口看到了一切,转身就剧烈呕吐,心悸得要命。

  “大小姐,这时候还有心情恶心,都要死了。大不了以后别再吃烤脑花了。”唐心诚正在苦口婆心劝说杜欢欢,不要把脑花掉地上看成反胃的东西,应该庆幸脑花不是自己的。

  野人推门进了一间屋子,一会儿就看见陈磊和江风跑出来了,被野人追着。

  只见陈磊跑着跑着,推了江风一把。高瘦的男子摔了个狗啃屎。

  唐昊天:“卧槽,陈磊那小子是不是人!”他从窗口扔了一块石头,砸中野人的头,野人换了个方向,就看到正在往村外跑的陈磊,跟在后面追了上去。

  陈磊忘了,前面还有一条不能过人的河。江风则是死里逃生,万幸不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锥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锥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