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万古一脉
三月河东2021-07-05 16:403,104

  从此,祁川“福星”的名号就算是在血域宗高层传开了,其实最主要的是当天入门的只有他一个,不然“福星”就不止他一个了。

  “福星”沿着山道朝内院走去,越往里走弟子越来越少,到最后,小虫告诉他,偌大的内院竟然只有四十三名弟子,他是第四十四名,而内院的各种长老和师父比弟子还多。

  这也难怪,血域宗弟子已经习惯了这种厮杀,所以一名长老的所有弟子都参加开荒也不足为奇,剩下的大多是突破在即,或者自认为修为不足的,可即便如此,他们在血域宗的时间也比祁川长,更加了解祁川,如果想要对付他简直易如反掌,因为内院跟外院不同,外院想要的无非就是更好的修炼资源,谁知道内院有什么风气。

  这时候,小虫提醒祁川:“我在内院感受到了同类的气息,不出意外的话,这家伙正在扩散,外院已经有好几个人被寄生了。”

  “扩散?你不是说分身之后新的个体就会不受控制吗?”

  “对,是不受控制,可是这家伙跟我们还不太一样,比较激进,而且这是另一种成长的方式,你可以理解为饲养。”

  “怎么个饲养法?”

  “先分身寄生在其他的生命身上,不过大多数为修士,然后新的个体吸收修士来成长,到了一定程度主体再吸收,这样就完成了一个轮回,我感觉上,这个家伙已经至少经历了第三个轮回了。”

  第三个轮回的话,怎么说也要成长一些了,可是小虫的态度很严肃,难道还会对它造成什么威胁吗?

  “我是怕你遭到寄生,那样的话你这具分身就毁了,迟早要成为它的养料。别忘了,你这分身没了很麻烦的,我又不能在外面看着你。”

  “好了,既然你有心,那就帮我找一找是谁呗?说不定我斩杀他以后,把尸体封印起来,你还能吸收它呢。”

  小虫却摇摇头:“没用的,我劝你不要动手的好。”

  “你打不过它?不可能的吧。”

  “我不是说打不打得过,而是说封印。以你现在的修为,根本封印不了孽。孽你可以理解为你们那个世界的厉鬼,还是穷凶极恶的那种,而你现在只是一个刚刚学会画符的小道士,不可能收服它的。”

  “好吧。”祁川只能尴尬地答应了。“不过他来找我怎么办?”不过不得不佩服祁川的乌鸦嘴,因为,那个人真的来找他了。

  “你他妈的乌鸦嘴!给老子闭嘴吧!他真的来找你了!”祁川一抬头,立刻就看见一名白袍修士朝自己走来,随意地挽着一个发髻,身后背着一柄剑。就光这一身装扮,放在江湖上也是侠士,可惜他是血域宗的弟子,每个人的手上都沾满鲜血。

  微笑如春风,可是祁川身后的两女不自觉地朝着祁川身边靠了靠。木妍小声地说:“姐姐,这个人我感觉很不舒服。”林初见却皱着眉头,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一切看祁川怎么说。”

  那名修士径直走到祁川面前,却用神识传音。

  “原来是万古的老前辈啊,失敬失敬。”表面上如此,却丝毫不见任何敬意。

  “万古?说的是你吗?”祁川忍不住问道,小虫却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说道:“我可不记得千古有你这么一号!”言语之中的冷冽很明显。

  “这是当然,晚辈乃十古一脉,前辈不记得自然正常。”虽然是十古,但是高傲只色溢于言表。

  “十古小辈,为何挡我去路?!”小虫严厉地质问道。

  那人先是神色一变,对于小虫的话非常愤怒,可是一转眼间,就又换上了一个微笑,继而默默移步一旁,给祁川让出了道路。小虫这么愤怒,祁川还是第一次见到,面对十王时也仅仅是针锋相对。

  等走到内院,确定无人之后,祁川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小虫,刚刚那个什么万古,千古,和十古什么的,到底什么情况?”

  “那是我们孽之间的称呼,很久没用了。”小虫似乎背上了很沉重的包袱,语气中也带有很复杂的情绪。

  “我们孽是分批次出现的,从一开始,我们只是本尊为了求生而分裂出来的神识,原本的打算是有朝一日能重新融合在一起,找到一个合适的肉痛完成夺舍,然后再去找到本尊的肉体。”

  “可是,在漫长的岁月中,我们具有了自我意识,在融合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谁都想占据主导地位融合,所以就一直没完成融合,可依然有一些吞噬了其他同类,却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后来的岁月里自我崩溃,分裂出了新的孽。而我们来自于本尊的孽,自称为万古,因为我们的年龄,都是以万年为单位的,后来第一批分裂的称之为千古,以此类推,一直到十古,十古的孽都是最近几十年或者几年才诞生的。”

  祁川这就不明白了:“既然你们都是孽,那为何还要针锋相对?退一步讲,即便你是那个什么十古的吞噬目标,那也不应该这种态度啊,讲道理,你们是来自本尊,它们是来自分裂,应该是它们惧怕你们才对。”

  “的确,一开始它们是惧怕我们的,但是有一个问题,你可能没想到。”

  “什么问题?”

  “孽,也是有寿命的。”小虫的话语里透露出无限的苦涩,任凭它是谁的神识分裂,有着如何厉害的记忆,但是始终是无根之萍。

  “这个,好像不算什么吧。天地万物都是有寿命的,万一谁不死不灭,岂不是很逆天?”祁川不知道自己的安慰是否有效果,反正就这么安慰吧。

  “我们的死,跟你们的死,不一样。你们死了,灵魂还能入轮回,虽然被抹去记忆,至少还证明虽然你不是你,但从另一方面讲你还是存在的。我们的死亡不过是衰弱,而结果不外乎被吞噬或者被迫分裂。不过基本上很难分裂,因为我们衰弱的时候会散发出一股难以掩盖的气息,人类无法察觉,但孽会立即察觉,蜂拥而至。”

  不知为什么,祁川突然想到了非洲大草原上,一只野牛死亡,后面一大群掏肛大师一拥而上的情景。

  “那怎么办?那个十古敢对你这么说话,应该是你大限已到了吧?对了,你在秘境中,它们应该没办法找你才对,可是你分裂之后还要不要新的寄生体?要不要下次秘境开启的时候给你送点人进去?”

  “行了行了,别巴巴了。我再怎么大限已到,也还有一千多年的时间,只要在这一千多年的时间里面吞噬其他的孽,还能多活一段时间。所以,想办法提升修为才是正事,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祁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后悔了,小虫大限已到,是不是自己如果能再抗个一千多年,就可以彻底摆脱孽的魔爪了呢?“不不不,还是有点不厚道。”如果没有小虫的话,说不定他现在还在缘生宗呢,听听课,然后日复一日的修炼,最后成为灵界顶尖的修士之一。

  小虫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没有小虫,他还在苦逼地吸收灵力呢,还在靠骗林峰过日子,现在他不仅修炼了炁,还有机会踏入星空之中,要知道,这是十王都没能做到的。“我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呢?既然修士神通广大,生存环境恶劣肯定要去别的星球啊,十二万年了,难道独角鬼王就没试过探索星空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至于为什么没有公布于世,肯定有他自己的原因。

  “别想那么多,你现在最主要的是提升修为,然后带我回家。”

  小虫一直念叨着回家,祁川不禁有点好奇,问道:“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家到底怎么样?”

  “你确定要知道?我怕说了你会备受打击的。”

  “说嘛,我都这样的,就不信还能打击到我。”

  “好吧,你挺好了,破凡不如狗,十王遍地走。这下你知道了吧?十王虽然在灵界很牛逼,但是,整个灵界都是未开化的民族,他们只是一群还在仰望星空的土著。”

  “你确定没有吹牛?”破凡不如狗祁川倒是相信,因为起码在灵界破凡修士并不少,可是要是说十王遍地走,那就有些太过分了。

  小虫却不以为然地回答:“我说了你又不信,这让我怎么办?你以为灵界就很强了吗?在我的家乡,修真星甚至要比灵界大上很多倍。自己见识少怪谁?不过嘛,你要是能带我回去,我倒是可以弄到一具合适的肉身复活,到时候带着你吃香的喝辣的。”

  “得了吧,我看我还是先定个小目标,达到十王的实力再说吧。”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就想到了地球上的一个梗。

  “不过你还是要注意,因为我怕十古一脉的那个人会对你出手!”祁川在小虫的指导下先是在庭院中观察一番,确定没有异常之后才住了进去,那家伙是内门弟子,又是被孽寄生,在血域宗的作风怕是毫无顾忌,如果在这里对祁川下手,祁川估计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会中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界奇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界奇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