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xinyu2021-05-03 15:032,550

  姑姑,我回来了。”安然如同往常一样打折招呼进门,还带有一丝淡淡的鼻音。钟素秋觉得有些不对劲,上前查看,发现安然的手上破了一大块皮,“然儿,这是怎么了,和学堂的孩子打架了?”

  “没有,不小心在路上摔了一跤,姑姑,我回屋做功课了。”安然有些心虚的低下头,往屋里走去。钟素秋无声的叹气一声,回房取了药箱。

  “这街上怎么一个大美人也没有啊。”庆寿在酒楼里吃完了霸王餐,就在大路上转悠,无奈众人见了他,全都像躲瘟疫一样,有几个大胆的还在他背后啐了了。

  “卖桔子了,甜甜的桔子。”一姑娘拎着篮子,沿街叫卖。“姑娘,你买的桔子甜不甜?”庆寿上前,还顺手从篮子里拿一个出来,后面跟的是他的狗腿子手下。“这位大爷,这些桔子都是自己种的,大爷买些尝尝。”庆寿坏笑着,一把抓过卖桔子姑娘。“大爷我不买桔子,大爷我今天就买你了。”

  “你……”买桔子的姑娘这才明白过来自己是被人调戏了,气的不轻。本想向路人求救,可却无人敢上前。无奈之下,撒腿就跑。庆寿哪里肯依,便让人追。可卖桔子的姑娘就像风一样跑远了,把庆寿累的够呛。

  “活该!”赛雪站在不远处,眼里对着庆寿的方向充满了浓浓的鄙视,刚才在那姑娘跑的时候,她暗地了助了她一臂之力,谁知道接下来的对话,真的让她爆发了,“表少爷,别生气,刚才姑娘可不及崂山大美人钟素秋的万分之一。”“钟素秋,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过。”庆寿托着下巴留着口水的样子,真让人觉得恶心,“钟府败落了,钟素秋自然也就不太出门了,不过她有时会上街采买一些必用品,表少爷,派些人在钟府门口候着就行了。”钟素秋住在竹林的事,很少人知道,所以大家都以为钟素秋还在钟府。

  “呸,就你那副样子还想肖想主人,看来真是该给你一点教训了。”把手中剩下的半个梨朝庆寿扔去,“谁啊,谁偷袭本少爷,有种就别做缩头乌龟。”赛雪是离开了,自然也就听不到后面的那些难听的骂人的话,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大街小巷就传遍了庆寿被蜜蜂遮去的消息。赛雪听到了直偷笑,那梨她可是做了手脚的。

  在街角出看到一白一红两道身影,陶醉和狐狸。赛雪隐了身,跟上前去,“还没想到正当的理由回去吧。”傲霜靠着柱子,脸上是戏虐的笑“据我所知,那梅花妖已经去见过素秋两次了,有次还想与素秋姑娘琴箫合奏,被素秋拒绝,你就别再犹豫了,难道真的让素秋姑娘为你耽误一辈子。”

  陶醉没有答话,几片竹叶从陶醉的袖口飞出,“是我,自己人。”赛雪跳了出来,看到傲霜那脸上难以掩饰的笑容,“臭狐狸,你就知道我一直在,看你那幸灾乐祸的样子就知道了。”

  “陶醉公子,既然来了就与我一道去看看主人吧。”淡漠的语气赛雪做了一个请字,“不走是吧,好,那我告诉你,镇上的顽固子弟庆寿已经知道主人的存在了,这人和以前的熊大成有一拼,我能做的就是劲量让主人劲量避开他,可是有时候,主人回去小树林里弹琴,且不喜欢人打扰。这我就办不到了。我不在主人身边的时候,主人的安全就交给你了,还有这是竹林里结界的暗语。”

  赛雪回到安家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了院子里,还有两个陌生人,“我说安夫子,你是怎么教育孩子,你看看,你家安然我把家二娃打成什么样子了……”二娃的娘挥舞这手臂,不时有唾沫星子从嘴里飞出,问来小葵才知道,原来安然今天在学堂和人打了一架,这妇人见自家的娃受了伤,里风风火火的赶来了,“我没读过书,但也知道“子不教,父之过。”的道理。安然就是没有家教。”二娃的娘越说越过分,还准备动手了。

  “啪!”二牛娘的手不是挥在安然的脸上,而是打在了护着安然的素秋的脸上,素秋的怀里护着眼神倔强的安然,安然见姑姑被打忍不住哭了,“欺负人,你们一家都欺负人,二娃坏,二娃娘也坏,二娃骂我娘是妖,说我是妖怪生的,长大了还会吃人。还骂姑姑嫁不出去,就算给她的相公当小妾都嫌差……”安然再也说不下去了,抱着素秋哇的一声哭了,听着这样侮辱的话,修养再好的人也会人不住要打人。

  “那个,我家人还等着我们吃饭呢。”二娘的娘见自己这平日嚼舌根用的话,被儿子抖了出来,准备逃走。

  “慢着,王大嫂请留步,刚才那些话,你都与几人说了?”钟素秋站起来,忍着怒气。“你要向我还有安然道歉,还有安然的娘。”

  “呸,凭什么?我又没说什么,你本来就是没人要的,我家那位喜欢你,那是给你面子,你没人要就是该当小妾……”“啪!”钟素秋一个耳光扇在王家媳妇的脸上,大门外早就站了一群看热闹的邻居,“钟小姐,打的好,就凭王家嫂子这话,修养再好的都会被激怒。”不知到是谁说了一声,接下来人便跟着附和,“我听说庆忠大人昨晚已经回来了,就凭王家嫂子的那几句话可是污蔑姑娘的清白啊!钟小姐咱们告他们去!”“就是说啊,钟小姐的为人我们都看在眼里,你家丈夫也太不要脸了,还想要钟小姐去给她当小妾,当钟小姐无依无靠好欺负啊!”众人越说越起劲。

  “够了,都别吵了。”赛雪上前“诸位父老乡亲,这位王家嫂子首先在外面嚼了舌根,在众人面前还污蔑我叫小姐的清白,还说什么让我家小姐给他相公当小妾,我呸!他们配吗?要是今日去见官,那不正好符合他们的心意,把小姐往死路上逼,自古以来女子名节最为重,那位想要让小姐去报官的你存着什么心思。清者自清!我家小姐问心无愧!”赛雪冷眼看着这一群人,口口声声说是为了主人的好,谁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存在什么阴谋。

  素秋看着听着赛雪话,却也觉得十分有理,今日的侮辱她绝对不会那么算了,要是真去告官,没有什么也会变成有什么,钟府败落之后什么人都想踩一脚,如果刚才她真的为了出气而去告官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说着上前拉住赛雪的手,眼中满是感激,“主人莫怕,这口气,我会帮你讨回来。”赛雪第一次有了想杀人的念头,赛雪活了八百多年,见到过许多类似与主人今日的事情,大多都是以失败告终。

  王家嫂子见计划得逞了,正准备乘胜追击时,一阵笛声传来,只见一个白色身影手执玉笛吹奏着醉人的歌谣,目若朗星,面如冠玉。众人不由自主让开一条道路。钟素秋看到来人时,沉寂了三年美眸第一次绽放出希望的光彩。大救星来了,安婆婆等人在心中欢呼。

  “陶醉?陶公子?”有人认出了他,“这三年可没再见过你啊。去哪了?”“因为我三年后答应给素秋一个承诺。”陶醉将玉笛收到腰间,掏出折扇,慢慢轻摇,“诸位看够的话,那么就请吧。”众人从没看过那么直白赶人方式,都在很短的时间内离开了,安婆婆笑的都快成招财猫了,三年了,素秋终于等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青子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青子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