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单卡录音机
潘一掷2021-02-28 13:402,752

  没过几天,万老师就押着戴眼镜的大宇出现在红旗厂火车站。进了候车室,万老师扳着儿子的头左看右看,觉得眼镜这东西可真是神奇,瞬间就能把顽劣大宇变成少年陈景润。然而大宇一脸丧气:“妈,我觉得我戴眼镜好像个傻逼。”

  “胡说!去不上一中才是傻子呢!……胡校长最喜欢斯文的孩子,记得到时把你的驴样儿收一收!”

  大宇撇撇嘴,晃到候车室一角的书报摊,无聊拈起一份法制小报。

  “回来!你给我回来!”万老师从书包里抽出语文课本,“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校长可能要考你文化课,你把这篇《白杨礼赞》再看看,要不,我来考你:作者茅盾是哪里人,原名是什么,是什么家,什么家以及什么家……”

  这天的绿皮火车很准点,一路上两个小时,万老师把课本注释都考了一遍。前后左右的乘客好奇地盯着这对母子,大宇恨不得将脸埋进地缝里。倒是万老师不以为意,“有什么可害羞的?比起古人的凿壁偷光,咱们还差得远呢……”

  火车到站后,万老师领大宇先去水房洗了把脸,又掏出木梳给他梳了个小分头,“记得审题要准,文言文翻译不能开天窗,这次的把握很大。”

  “还没考呢,咋就知道把握大?”大宇问。

  “电镀椅已经帮你站稳了第一步,加油吧,儿子!”

  母子俩赶到一中时是下午四点,一进校门就遇到了胡校长。胡校长正在宣传栏旁看着一群学生誊写板报。万老师赶紧让大上前宇鞠躬,“这就是我家的关大宇,斯斯文文的好苗子。”

  胡校长看了看大宇的眼镜和小分头,觉得满意,又看了看手表,最后一指宣传栏:“这样吧,大宇同学,你去把剩下的板报抄完!”

  大宇一听有点发懵,直到抄板报的学生把稿子和粉笔递给他,他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考试变成了考字!万老师倒是听懂了校长指令,马上笑得露出一排牙齿——好在大宇小时候练过字帖。果然,大宇把板书写得龙飞凤舞,还在空白处画了个五彩吉祥花,然后在黑板下垂手一立,规规矩矩地等着校长评价。

  “不错,可以!”胡校长看着吉祥花发笑,“记住,你是文科生,不是美术生,以后上课要专心听讲,不要溜号画画儿。”

  转学的事儿就这么成了!大宇被插到了一中的高三文科班。

  万老师也是后来才知道:胡校长是教化学出身的,对文科的理解就是必须写得一手好字。大宇也觉得不可思议:四个电镀折叠椅就像似四个门童,悄悄把后门打开,自己简单一步就踏进了重点高中。

  这天回程的火车上,售货员推车叫卖副食。万老师难得大方,给儿子买了一只焦香四溢的烧鸡。绿皮火车穿过十二个隧道,明明暗暗,大宇靠着车窗慢慢把烧鸡吃掉,最后用鸡骨头拼出了一个“M”。待到下车时,红旗厂车站已经暮色四合,远远的家属区和子弟中学闪着灯光。万老师在前面昂首挺胸大踏步,大宇慢吞吞地跟在后边,心里不禁涌起一丝感伤:啊,就要再见了,红旗厂中学!再见了,亲爱的小梅!下个星期,我就要被妈妈从家乡一脚踹向远方!

  出院的三丁在家躺了两天就能下地了,只是头上的血肿像是两个萌出的龙角。前来探访的亲朋好友络绎不绝,礼品都是水果罐头,关师傅和万老师送走了一拨又一拨。三丁坐在板凳上盘算:“十个山楂,五个桔子,五个菠萝,五个黄桃,等我都吃光了,我就再摔一次!”一旁的关师傅勃然大怒:“你是不是傻?要吃不要命!”

  万老师给三丁办了休学,就等着下学期去陆老师班上再读一遍二年级。白天里,家人都去上班上学,只留三丁挂着钥匙绳一人在家。万老师怕他寂寞,就买了几个小鸡崽儿让他饲养。三丁先给小鸡喂水和小米,再喂白菜叶子混合苞米面。一晃几个月,小鸡崽们日渐长大,将三丁认成老母鸡妈妈,哪怕上厕所都紧紧尾随他。

  这段时间,万老师几次去城里给大宇送生活费,顺便也去班主任家里问问情况。班主任毫无热情,脸色始终阴沉,毕竟“后门生”们的成绩拉低了全班平均分。早有预料的万老师把工厂发的带鱼和三丁口里省下来的罐头放在茶几上,轻轻说了句“给您添麻烦了”就往出走。

  这天又到了月末,万老师赶往一中,把大宇从食堂领出来上街改善伙食。大宇说想吃烧鸡,万老师就带他去了烧鸡店。大宇果然肚里缺油水,吃起鸡来好像一头黄鼠狼。万老师问最近有什么学习困难?大宇吃得嘴滑,也不回答,等到吃完一抹嘴,才说自己外语学得差,因为在红旗厂中学没打好基础,“我的单词发音都不对,在课上一张嘴,全班都笑话。”

  万老师问该怎么办?

  “如果有个录音机就好了,”大宇说,“英语老师总说,听磁带就能读顺,读顺就能背顺。”

  万老师听了,心下觉得为难:家里实在不宽裕,双职工也难挡三个孩子五张嘴,三丁的裤子上还补着“十环”。把大宇送回学校后,她赶去百货大楼看了看,果然最便宜的松下单卡黑匣子也要二百多块。她绕着柜台转了几圈,心里闷闷不乐。

  上了返程火车,万老师没有一丝睡意,心里不停盘算:每个月攒下五十块钱,二百块也得攒上小半年,大宇的上半学期都过去了——除非去借钱,可她又不愿低头求人。正在她一筹莫展之时,阳光照在邻座农村小媳妇的手上金光一闪,万老师一下子受到了启发:金戒指!把金戒指卖给李三媳妇!

  李三媳妇是第一家属区有名的戒指迷,每个来店顾客的手上金戒指都被她研究过。万老师也摘过戒指给她仔细看:正面是清代团寿纹,背面印着“奉天正祥足赤”六个小字。(可惜暴发户李三媳妇只认识其中三个:“天”、“正”、“足”。)万老师解释说,奉天就是沈阳,正祥是银楼字号,足赤就是纯度最高。李三媳妇听了心生艳羡,半开玩笑说求高价转让。万老师也半开玩笑,说喜欢的话就借她戴两天。——事后李三媳妇跟李三感慨:万老师走路说话底气足,那是因为她家祖上就有钱,戒指都是清朝的。李三说,清朝的赶不上现在的纯。李三媳妇说,现在的有啥稀罕,我们村里劁猪匠都买了金戒指,可我还是瞧不起他。

  这次返程车上,万老师想起了这件事。等下车到了家,她就跟关师傅商量。关师傅惋惜地说,这又不是六零年,最好别卖戒指,要不等等我申请“互助会”。万老师说,你们车间的“互助会”八百辈子都下不来,大宇的学习可耽误不起。关师傅叹了口气说,我还是那句话,多大屁股穿多大的裤衩,你就算给大宇买了电影放映机,他该考不上还是考不上。

  这晚万老师失眠了一夜,清早时她终于想清楚了:哪怕是星星之火,将来也有燎原的可能——有了录音机就能学好单词,学好单词就能学好外语,学好外语就能学好其他文科。为了让星星之火从此燎原,她上午把戒指卖给了李三媳妇,下午就揣钱进城买下了一台录音机。

  当录音机交到大宇手上时,他吃惊地抬头看着万老师:原来妈妈就是一盏阿拉丁神灯,只要跟学习相关的愿望,妈妈都有魔法能达成。“好好学习吧,要对得起妈妈的金戒指,”万老师临走时嘱咐,“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大宇我知道你脑子好使,我该做的都做了,你自己要努力!”

  回家后的一段时间,万老师走路再不昂首阔步了。毕竟变卖戒指这件事既亏蚀了家底,也折损了精神。再在街上看见李三媳妇走路带风,她也只能放慢脚步跟在后面,毕竟人家是发财立品,她是杨志卖刀,“精神万元户”也有向金钱低头的时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妈妈的绿皮火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妈妈的绿皮火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