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阿傅2020-11-17 11:531,474

  入夜。人间寂,百鬼出,地府尽是不同于人间的吵嚷。血红的彼岸花,开在污浊的的忘川河岸,百鬼在奈何桥头推攘呜咽。风静静吹来,不曾被任何人发觉,带着忘川水的污浊与彼岸花的花香悄悄地钻进回忆。走入奈何桥的鬼,进入轮回前,还能再望一次三生石,再忆几生几世为人的爱恨情痴。

  噗通——忘川血色污浊的水里,因一个鬼的消失,泛着点点涟漪,马上,又恢复了平静。能再忆起那个人,他宁愿带着这份不甘,永远消失在忘川水里,这是这个鬼最后的念想。风,拂过忘川河面,将这死去鬼的回忆卷走。这一簇簇回忆,闪着最后的光芒,如雪花一样,散落在地府各地。

  白司府前,男子一袭白衣,弯腰,顺着这些如斑点般的,轻轻拾起一簇捻在手心。他的睫毛颤了颤,泪水顺着脸颊落下,只悲叹着:“凡人短短一生,为何也还如此执着,图什么?”

  可是,谢必安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执着,又图什么呢?六百年来,他有无数次,亦想跳入忘川河,让这一切,化为乌有。偶尔与她相逢一场,一时欢喜,化成六百年的痴情,值不值得呢?他不清楚,也不想清楚,只知是,痴心已付,情有独钟,长水这个名字,已经烙刻在他心中,涂抹不去。

  “必安,你还要去轮回吗?”男子面色沉寂,一身黑衫,在幽冷的鬼风里更显得苍凉,言语里带着不尽无奈和落寞。六百年了,范无救劝了他六百年,仍是劝不破他一腔执念,他又该如何呢?

  他,尽力了。

  “要去,我不甘,我心许她!”谢必安压低了头,他不敢抬头看他语气倔强的很。

  “必安,你和她无缘。”范无救男子攥紧了拳头,这话甚至是哀求。“你为他轮回八十世,八十世……你饱受轮回之苦,饱受相思煎熬。钟情不得,相思有负,你还有和不甘?”

  谢必安依旧道:“我不甘……”

  范无救突然双眼泛红:“那你可对得起自己,对得可在乎你、为你不甘之人,有人心心念念都是你,你可知……”

  谢必安道:“抱歉,老黑……”

  风吹干谢必安眼角的泪,他离去,再没回头。范无救怔怔的站在原地,注视着那抹白影。 大约的这世上,只他一人,再能让他失态了。可即便失了那么多态,又有什么用呢?

  谢必安要去奈何桥,喝碗孟婆汤,然后跨进轮回台。再之后,又是那个与他陌路的谢必安了。

  奈何桥头,依旧是百鬼推攘。

  “哟,又见面了,好一个痴情的无常爷,怎么,还要去转世吗?” 一身着红衣的的妖娆女子,手持纸扇,踏着婀娜的步伐,缓缓走来。女子眉眼自生媚态,头发如同墨染,面颊几片黑鳞片点缀。

  正是孟婆掌司,孟印。

  孟印合起扇子,挑起谢必安下巴,啧啧感叹:“这样痴情啊,可值得?”

  谢必安淡淡道:“值得,我心有不甘。”

  孟印噗嗤笑了声:“喂!那老东西已经降罪你了,黑二爷没有告诉你?你若再任性,再降罪下来,即便是有人替你受、替你扛,你依旧担待不起。”

  谢必安厉声道:“不必你管,把忘情汤给我。”

  孟印挑眉:“你去投胎,黑二爷可知道?”

  谢必安“知道,把汤给我……”

  “那样凶作甚,我又不是不给你。”孟印围着谢必安瞧了一圈,感叹着:“无情男子痴情郎,无情女子痴情郎,这一来二去的,还当真是一出好戏。”

  谢必安冷哼:“是吗,不如你先把你和酆都大帝的戏理清,再来看外人演的戏!”

  “你……”孟印气结,将手里的汤扔给他,“你可要端稳,洒了汤,轮回台可不收你。”

  轮回台形如井台,闪着金光,谢必安无力端着汤,看着脚下,苦笑低喃。“老黑,我不能就这样轻易放弃。许是我自私些,你再纵容我一次,让我姑且再任性一回。若果真还是没有结局……可也不至于落了后悔。”

  奈何桥头,男子白衣胜雪,忘情入腹。他低头,再望一次三生石,两行清泪滚滚落下;待再抬头,他轻抚着眼角的湿润,只留满面单纯之色。

  彼岸花两岸的开着,夹杂着忘川的污浊之气与彼岸花花香,风带也走了他所有的回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府黑白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府黑白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