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回 陈真之死
叶枫同学2021-04-29 16:281,798

  陈真自拜师霍元甲后,功力与日俱增,特别是腿法,低腿的弹、丁、点、扫、搓、勾、踏,中腿的前蹬、起脚、双蹬、侧踢、侧踹、后踹等,高腿的外摆、侧踢、劈腿、侧踹、侧踹、双等,这个时候,已经练至炉火纯青,王希文并不是敌手。

  伊藤太郎自持身份,并没有上前助拳,只是自顾自的,自饮自酌,眼神一直在观察陈真的路数。而那个翻译,早就遁走,这时不见身影了。

  王希文接连使出几招,都被陈真躲过的同时,自己还受的他两脚,于是只有借助武器,他趁和陈真交手之际,突然抽出缠在腰间的短剑,只听得嗤的一声响,陈真小腹从左至右已中的一剑,好在只是伤到皮肉,只是再出招就变得谨慎起来,首先得避短剑的锋芒,双手一攻,一格,在短剑中穿来插去,动作仍是矫捷,王希文适才出其不意伤陈真一下,这时却无论如何,也在伤不到他分毫。

  斗到分际,陈真逮到机会,大喝一声,飞起一脚,踢向王希文的头颅,王希文闷哼一声,委顿在地,原来是颈骨已被陈真踢断,自是不活了,但见他不甘心的挥动了一下短剑,之后却是再也挥不动了。

  这时,伊藤太郎,酒壶里刚好倒出最后一滴酒,他一口而尽,缓步走向前来,说道:“我们日本武士,最看重武士道精神,你先休息一会吧,我不会乘人之危的。”说着扔掉酒具,呼吸吐纳了一下,然后面向陈真盘腿而坐。

  陈真也盘腿坐了下来,闭上眼睛,稍作养神,但耳朵却并没有放下戒备,一直在聆听周遭的声音,天地间,一时寂静的可怕,只听得两人的呼吸之声,过了良久,陈真听的响动,睁开眼就见伊藤太郎站了起来,腰间挂的铃铛叮叮当当的乱撞在一起。

  陈真起身,两人拉开架势,就见伊藤飞身抢出,伸手就是一拳袭来,陈真头一低,躲开那拳的同时踢出一脚,伊藤却是高手,就在陈真脚离他身体还有两寸之时,侧身躲过。

  两人一个来回,已知对方深浅,当下都不敢大意,于是再次交上手,都用尽生平所学,霎时之间,拳脚相交的速度越来越快,两人打得又来又回,各有损伤,突然伊藤太郎解开挂在腰间的铃铛,在手中挥舞了两圈,就直接想陈真抛来,陈真没有防备,被铃铛打中脑袋,一时间眼神有点迷离,原来伊藤一直把它挂在腰间,并不是装饰,而是保命的武器,之前和霍元甲交手的时候,他都没有用这招。

  见陈真第一招早着,伊藤太郎又抛来一铃铛,这一下陈真却是有点支持不在,瘫坐在地上,伊藤见状大喜,飞起一膝,抵在陈真胸前,陈真并不格挡,而是躺在地上用右手直接出重手打在他的咽喉处,两人都中的一招,这时,就见陈真在下,

  伊藤太郎在上,谁也没有动,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见陈真拉开,压在自己身上的伊藤太郎,艰难的起身,却原来是陈真胸前中的一膝,五脏六腑内翻江倒海,这才调息得当,而伊藤伤到咽喉,一口气转不上来,就此归西。

  至此,陈真已经手忍了,张老板父女、阿卢、王希文,伊藤太郎。霍元甲及王秀芝已经可以瞑目了,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精武门,却见精武门已被朝廷的火枪队团团围住,当下不知发了什么事,于是借助围墙,悄无声息的跃上了二楼。原来龙海生带队来剿灭精武门,却不想被精武门的人联合杀死,日本领事给朝廷施压,于是两国政府就带人来到精武门,要求交出陈真。

  这时,就听上海市长说道:“你们两帮殴斗,触犯法律……全部都给我压回去。”陆大安急道:“是他们带人,到我们这里来捣乱的凭什么要抓我们?日本领事答话道:“应该抓。”他对着上海市长说道:“把精武门的抓起来统统枪毙,把我们的人统统放了。”他正在耀武扬威之时,突然一个黑影蹿出来,出手就掐住了他的脖子,众人一看,却道是谁,正是精武门陈真。

  陈真上来就牵制住日本领事,问道:“是不是我肯偿命,精武门的人就没事。”

  日本领事已被吓的全身酸软,再也动弹不得,只有呼呼呼的不住喘气,道:“你肯偿命,精武门自是没事。”陈真手指着上海市长,说道:“我不相信,这个日本鬼子,我要你保证。”上海市长说道:“好,我先你保证。”听到这里,陈真放开手,整理了衣服,从容的就准备往外面走,精武门的人耸动,刘振声道:“陈真……”陆大安道:“师兄……”陈真转过头,看了看精武门的牌匾以及霍元甲的遗像,说道:“我现在走出去,只是我陈真一个人没命,我不走出去,整个精武门都会没命,我不想师父辛苦创下的基业毁在我的手上。”说完一个转身,走出了大门,外面火枪队看见陈真出来,于是都半蹲着,子弹上膛,就见陈真大喝一声,腾空跃起……

  陈真结果死于上海精武门外,但是数年之后,有人在天津静海县,也就是霍元甲的家乡,看到他带着一个叫霍东觉的小孩……

                                                   全文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侠霍元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侠霍元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