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回 陈真复仇
叶枫同学2021-04-29 16:252,440

  话说陈真踢了虹口道场之时,伊藤太郎正在王希文家里作客,唐朝以来,中国虽然经历了多次改朝换代,但日本一直不敢肆意,不敢有图谋之心,在天朝的笼罩下,只求自保,到了丰臣秀吉这代,妄想通过征朝鲜,而后征华夏,也很快被明军打回原型。

  到了清末,中华文明已呈现颓势,日本人一边学习西方,一边又把中国传统谋略运用到极致,尤其是在知己知彼方面,日本人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热情,全方位地对中国进行侦察和渗透,王希文作为日本间谍头目,中国各地都有掩人耳目所在,两人正在得意,终于铲除了霍元甲之时,虹口道场弟子来报,陈真打伤了他们一百多人。

  伊藤太郎号称,日本第一高手,有名望,有来头,怎么可能忍下这口气,当下召集众人,声势浩大的就往精武门而来。精武门虽说弟子众多,但却没有一人是他对手,现任馆长刘振声被打断两个肋骨,其他弟子多多少少都带了彩,唯一却是没有见到陈真和赵倩男,于是放下话,叫精武门三日之内必须交出陈真,否则杀的精武门上下鸡犬不留。

  伊藤太郎运气不好,他来的也不时候,原来霍元甲去世后,安葬于上海北郊,伊藤太郎在精武门耀武扬威的时候,陈真在霍元甲墓前拜祭,在皑皑白雪的覆盖下,霍元甲的墓肃穆庄严。

  当下陈真思潮起伏,霍元甲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但此刻却阴阳相隔,正愁绪万千时,就听有人喊他的名字,陈真转过头去,却是一妇人打扮,这妇人身穿缟素,脸上未施脂粉,却已经是陈真的师母,赵倩男。

  原来倩男也来到这里。

  赵倩男对陈真说道:“我猜你也会在这里的……”顿了顿,继续道:“……元甲他实在是,死的太突然了……”陈真道:“赵姑娘,我想问你一句,是不是连你也相信师父他是死于肺病?”虽然赵倩男已经嫁给了霍元甲,但是陈真还是以前的喊法,好在倩男生性旷达,却是也没有在意,回答道:“我是很怀疑这件事,但是没有证据呀。”陈真叹了一口气,道:我临走之时,已经很告诫过师父,要他小心王希文及张老板……但是没有想到……“话没有说完,沉吟半晌,突然醒悟道:“张老板家肯定有线索。”

  单表陈真当下来到,苏州河边上的张家药铺,但见房门半掩,于是就侧身,挨了出去,绕到后院窗外,贴墙而立,只听得房间内一人道:“秀儿,几日不见,我想你的紧呀?这一下田中先生给我的奖励,只要你从了我,保你衣食无忧了。“陈真听声音感觉熟悉,只是一时之间却是想不起来。只听张秀道:“要不是我牺牲色相,赶走陈真,你们计划怎么可能成功?“又听的男人道:“对,我的小宝贝的功劳最大……来,让我亲一个……” 只听张秀格格娇笑,腻声道:“你讨厌……”陈真贴在墙外,一句句无耻之语传入耳来,一股怒气直蹿心头,几欲炸裂了胸膛,这个时候在也忍耐不住, 一脚踢开了房门,房内两人本来躺在榻上,见到陈真进来,张秀脸色惊惶已极,男人也立即起身应战,原来却是一直跟着田中的小厮,陈真见过两面,似叫阿卢。

  阿卢起身,刚要攻来,陈真一跃而来,后发先制,抓住他的双手,喀喇两下,就折断了他的腕骨,气他卑鄙无耻,又起一脚,踢断了他的腿骨,张秀这时就算在惊恐,也终就沉不住气,拿起床头的匕首,就向陈真刺来,黑暗中,寒光闪动,陈真听风辨位,斜身躲过的同时,手指已抓向张秀的咽喉,这一手,速度极快,张秀尚未反应过来,已经受制于人了,只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艰难的道:“陈……陈真……一切都是……田中……的指示……”后面的话毕竟说不出来了。阿卢见陈真出手毫不留情,已经吓得魂不附体,高叫道:“快……”他是准备叫人助拳,那知陈真出手太快,自己受的一拳,也终一命呜呼了。

  陈真解决了两人,当下解开阿卢的腰带,缚住两人双手,捆的牢牢实实的,就直接吊在了张家药铺的招牌底下,再在两人身上挂上白布,白布上留书:杀人者,精武门陈真。

  再说张老板在王希文家中作客,尚且不知阿卢和自己的女儿已被陈真所杀,刚出的门来,见到有辆黄包车停在门口,就招呼过来,说道:“走闸北,张家药铺。” 黄包车是一种用人力拖拉的双轮客运工具,同治十三年从日本输入上海,因从日本输入,故当时沪人又称之为东洋车。

  这时,黄包车夫压低车身,待张老板上车后,就风驰电掣起来,张老板在王希文哪里喝了点酒,上车后就昏昏欲睡,拐过一个巷口,斜睨着街边,感觉不对,立时,吼道:“这时哪?我去张家药铺……张家药铺,你不知道吗?混蛋。”就听车夫说道:“这里去,近点。”突然转过身去,双臂使力,居然连人带车,给举了起来。

  张老板顿时吓的丧魂失魄,双手紧紧抓住车身,生怕掉了下来,骂道:“混蛋,你想干什么。“车夫仰起头,凌然道:“你看看我是谁?”这一看,更是吓的失去了常态,却道是谁,正是霍元甲的二徒弟,精武门,陈真。

  陈真把车举起来转了两圈,突然松手,张老板顿时摔的七荤八素,还没有等他缓过神来,陈真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说道:“我今天来就是给我师父霍元甲报仇的。“说完就挥拳向他脸上招呼,张老板虽然是日本间谍,但是并不会武功,这一拳下去,脸登时肿大了起来,嘴中有异物感,原来陈真一拳,就打掉他十几颗牙齿,第二拳已经天旋地转,第三拳已经一命归西了。

  陈真逐杀谋害霍元甲的凶手,却不知道,伊藤太郎给精武门限定的三日期限已过,他来到王希文住处的时候,龙海生带领众人正赶精武门,原来陈真来之前,几日在大厅商议铲平精武馆,伊藤太郎很有兴趣,龙海生却道:”陈真这几日都不在精武门,何必劳驾伊藤先生。“伊藤太郎想想也对,现在精武门的人,却是找不出一个能和陈真相提并论的,于是放心的让龙海生前去。

  龙海生前脚刚走,陈真就进的院来,此刻前院大厅,除了王希文、伊藤太郎还有那个送牌匾的翻译,就听翻译说道:”田中先生,陈真有可能已经知道我们毒杀霍元甲的事了。“王希文笑道:”他知道又如何?他也没有证据。“翻译附和道:”对呀,他就算知道了,也不敢上门,不是找死吗?“话音未落,就忽听的有人道:“你错了。“几人听得清楚,脸上变色,转过头去,但见一人,身穿黑色学生装,眉目间不怒自威,正是陈真。

  陈真长身而立,说道:”我今天来,叫你们赔出两条性命。“王希文问道:”除了霍元甲,还有谁?“陈真大喝一声,道:”秀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侠霍元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侠霍元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