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厄难篇(1)
帝道无殇2020-09-09 21:522,135

  原罪,即犯罪者的犯罪动机与犯罪心理,只要选择案件众多可能性之中最接近真相的那一条,结合原罪,无限简化,即可得到最终的真实答案……

  ——《灵案。原罪录》

  临安市附属警察大学内最近发生了一起命案。

  死者名叫张玉玲,临安市本地人,她死在了卫生间内,并且尸体旁还放着三根蜡烛,经法医检测,张玉玲是由极度恐惧而吓死。

  且死状极为恐怖!

  警方判定此案为他杀,并特地为此命案设立专案组。

  ……

  “张队,我们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现场没有指纹之类的东西吗?”

  “报告,没有!”

  这个张队名叫张则林,是临安市公安局刑警队队长,也是此次案件专案组的组长。

  张则林为此很是头疼。

  为了平复心情,张则林准备到处逛一逛。

  此时正值放假之时,校园内的学生并无多少,炎炎的阳光下,一个青年靠在树下看书,显的格外特殊。

  张则林见到青年后来了些许兴趣,向青年走去。

  “在读什么书啊?”张则林靠在青年旁边,笑着问。

  “《人类心理学》”青年回答道。

  “心理学?”张则林略感㤞异的望向青年,然后……

  他笑了。

  “为什么看这本书呢?”

  “破解案件首先要从罪犯的角度出发,不是么?”青年笑道。

  “你是刑侦系的?”张则林问。

  青年听闻,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道:“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再见!”

  “好,再见!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顾墨令!”

  话罢,青年便离开了。

  “顾墨令……”张则林低声重复着这个名字,他认为,这个青年,很不简单!

  张则林从衣服袋里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喂,我是张则林!”

  “哦,是老张啊,怎么样,案件有线索了吗?”

  “这不正在调查么?对了,帮我查下临安市附属警察大学里一个名叫顾墨令的学生。”

  “怎么,这个叫顾墨令的和此次命案有关?”

  “那倒没有,不过,我认为他应该可以帮到我们。”

  “帮?那好吧,不过这起案件上级很重视,你做为咱们局的绝对牛人,可不能出什么批漏。”

  “知道了,知道了,哪个案子上级不重视?让你查你就查好了,哪那么多废话?再说了,我办事,你放心!”

  “那好吧,多余的我也不说什么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下午来我这里取档案。”

  “好,谢谢了,哈。”

  客套了几句,张则林便挂断了电话,他眯着眼睛,揉了揉太阳穴,挺了挺肩,便向天空看去,眼睛里闪着光,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

  “令啊,你怎么还在看书,大好时光,你竟然不玩游戏,实在是气煞我也。”

  学生宿舍里,在顾墨令的旁边有一个小胖子正在“教育”顾墨令。

  胖子名为周敦,是顾墨令的死党,两人关系很好。

  周敦是那种话很多,四肢发达的人,而顾墨令却是话很少,头脑精明的人。

  两个极端,不知因为什么,却成为了死党。

  “话说,令啊,咱们学校女宿舍的卫生间里死人了你知道不?”

  “死人了?怪不得今天学校多了那么多警察。”

  “大哥,我真服了你了,这么大的事,你告诉我你不知道?”周敦无力地吐槽道。

  紧接着,周敦突然身体一正,道:“不过调查这个案件的是张则林,张则林你知道不?那可是咱们学校传说级的人物啊!”

  “张则林?没听过……”

  “你……我真无语了,张学长你都没听过,你这个大学白读了!”

  顾墨令无耐地耸了耸肩,便继续看起了书。

  ……

  “顾墨令,临安市附属警察大家刑侦系学生,成绩一般,父亲是国际刑警,母亲是政府工作人员,但都死了。”

  一个警员正拿着一份文件为张则林宣读。

  “死了?怎么死的?”张则林㤞异道。

  “他的父亲在办案时被歹徒杀害,他的母亲经不住压力,自杀了。”

  “这样么?国际刑警,政府工作人员,怪不得……”

  张则林顿了顿,又道:“那他的性格之类呢?”

  “顾墨令这个孩子很少说话,性格内向,据调查所知,可以与顾墨令称之为朋友的只有一个叫周敦的学生。”

  “周敦?”

  “对,不过这个周敦并无过人之处,性格外向,成绩极差!”

  “成绩极差么?不过我倒认为,成绩并不是评估一个人标准,能与顾墨令成为朋友,已经证明他眼光独到了。”

  紧接着,张则林笑着道:“传我囗令,正式将顾墨令、周敦二人纳入实习警员行列,且参与此次临安市附属警察大家杀人案件!”

  “是!”

  ……

  砰砰砰……

  “谁啊?”

  周敦懒散地打开了宿舍门,可当他看见门外的几名警察后,立马不知所措了起来。

  “请跟我们走一趟。”

  “我,警察叔叔,我也没违法啊!”

  “不是违法,是有其他事,另外,把顾墨令也叫出来。”

  “顾墨令?你们找他干什么?他犯法了?”

  “你怎么只想着这些?难道跟我们走的一定是罪犯吗?”几个警察一头雾水。

  “哦,好吧,墨令!有人找咱们俩。”

  “哦,知道了。”

  一声回应从房间内传来,紧接着,顾墨令便从房内走了出来。

  “警官好。”

  顾墨令习惯性的与警察们握了握手。

  “请带路吧。”

  “好。”

  警察们并没有带顾墨令二人去警局,而是来到了主任室。

  “报告,张队,人带来了。”

  “进来吧。”

  推开门,顾墨令便见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此人不正是中午时遇见的那个人吗?

  顾墨令微微点头致意,眼神里充满了疑惑,但旁边的周敦却不一样了。

  周敦大惊道:“张,张学长!”

  “怎么,你认识我?”张则林笑着摸了摸鼻梁,道。

  “墨令,快看啊!这位就是张则林学长啊!”

  “原来您就是张学长,幸会!”

  顾墨令一边说着,一边与张则林握手。

  “不知道张队找我们有什么事吗?”顾墨令问。

  “最近临安市附属警察大家发生了一起杀人案,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

  “知道。”

  “知道就好,我现在特邀你们二人加入我们的专案组,与我们合力破解此案!”

  “什?什么?要让我们俩进专案组?”周敦不可质信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