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雪锁东岳
南山墨农2021-05-12 12:082,379

  灵虚子无奈地摇着头,突然又面色一凛,瞬间就挂满了霜花,闪射出卫子陌从未见过的凌厉。

  “你可知道那把神剑所承载的使命?如今汉室江山风雨飘摇,神剑再不出山,汉室终将难保!你此番前去,切莫掉以轻心……”

  卫止陌深感事大,但却不表露脸上:“哟……一把宝剑还能定乾坤不成?”

  灵虚子面色再度一凛,卫子陌隔着五步距离也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冷气。

  “为师警告你,平日你在山里惹是生非、嘻哈打闹也就算了,但此事,你务必要以灵虚门第一勇士的名誉担保,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这十三年来,为师看在你勤学苦练的份上,很多事情都惯着你,但是并不代表就不会惩罚你!这次任务事关江山社稷,黎民百姓,你要是敢出现半点差池,为师绝对不会再给你义父的面子。该打该诛,论罪责罚,决不轻饶!”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卫子陌要是再继续嘻嘻哈哈下去,那他真是傻到无药可救的地步了。

  之前的吊儿郎当,只是为了套出灵虚子的那句话:神剑归他。

  哪怕只是玩三年也可以了!

  现在灵虚子把神剑和汉室江山联系到了一起,再有半点嬉皮笑脸,就是把汉室江山当儿戏了。

  那把神剑能不能定乾坤,卫子陌自然不知道。在不在南麓巅峰?他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这是三年来,自己偷偷跑去南麓三次,偷偷寻找返回二十一世纪的通道,却并没有听说那个山顶又什么宝贝。

  当然,他也无法爬上那高耸入云,陡峭无比的南麓巅峰。

  奇了怪了,当初自己就是抱着刘煜罡从南麓跳下来的。难道西汉的这个南麓,不是2021年的那座南麓?难道那高耸入云的巅峰,就是一个神秘莫测的时空隧道?

  穿越西汉之后,本以为成了汉成帝的皇子,也在皇帝老二的龙椅上坐它个十年八年的,死了也不枉此行。

  西汉的皇帝命都不长,卫子陌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就想好了,命再好,也只敢当个十年八年的皇帝,然后从国库里偷偷运走百八十吨黄金,找个偏僻的地方重新做另外一个层面的皇帝,不问世事,安生过自己的小日子。

  不料出生后才在椒房殿里待了不到半个小时,自己就被那稳婆捂死了。

  再度重新的卫子陌,是灵虚子的关门弟子,是灵虚门的第一死士!而隐藏在东岳峰里的每个死士,都是大汉江山隐秘的基石!

  为汉室生,为汉室死!

  他终究还是摆脱不了和西汉皇朝的关系。

  “师父,你这样一说,徒儿的确有点胆怯了!去寻剑倒也可以,但是那把神剑事关汉室江山的安危,徒儿羸弱的肩膀承受不起如此重担,这宝剑……徒儿还是不要了……”

  卫子陌说的是真话,单凭灵虚子的这般交待,他已经感受到极大的分量,压得他埋下了脑袋。

  灵虚子厉声道:“要与不要都是次要!给你半个月的时间,你必须把神剑寻来!”

  卫子陌惊愕地抬头,却不见了灵虚子。

  老爷子都瘫痪了三十年,怎么还能神出鬼没?

  卫子陌从东岳峰西边绝壁爬上山峦,回头俯瞰一眼隐没在密林里的山寨,心情陡然悲伤起来。

  十三年了,他就在这与世隔绝的山谷里,从一个孩童长成俊朗青年,生命和容貌是父母给的,和21世纪的时候倒也没什么区别。但是这一身功夫,却是师父灵虚子的千锤百炼造就的,和21世纪天壤之别。

  灵虚子再怎么恶毒,毕竟倾其所有,把自己打造成了东岳峰第一勇士,说不定还是中原的第一勇士呢。

  这一次下山,正好可以明目张胆地检验一下自己的武功,究竟在江湖中算老几?

  但是,这十三年来,卫子陌对东岳峰却缠上了无限的依赖。王几次下山去南麓,都是半夜三更趁人不备,偷偷去偷偷回,不敢耽搁到天亮。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来回两千里的路程自己是怎么往返的。

  这一次离开山寨,师父给半个月时间,任重道远!

  白雪皑皑,天真的很冷。

  走路山寨,走出东岳峰,五十里之外,才是有烟火的人间。

  参天大树的密林之下,卫子陌头戴斗笠,身披蓑衣,肩背长剑,在茫茫雪地里急速行走。

  背上背着的,只是一把普通的剑。

  平常里使的那把灵虚剑,虽然是灵虚子参照谏龙神剑的草图打造的赝品,却也有七分相似。

  灵虚子终究没让卫子陌带出来,说是江湖险恶,担心被坏人盯上了,以为就是传说中真正的谏龙神剑,反而对卫子陌不利。

  此番去南麓,寻的就是真正的谏龙神剑。

  想必此刻的江湖,也有无数人在打谏龙神剑的主意。

  谏龙神剑是什么玩意儿,背负着什么事关江山社稷的秘密,卫子陌不知道。他只听师父灵虚子说,那是一件稀世兵器,除了事关西汉江山之外,还能够助他练成“一剑鬼愁”绝世剑法第九成的巅峰境界。

  听灵虚子的口气,好像那谏龙神剑是他的一样。

  等卫子陌寻到宝剑,灵虚子就把宝剑借给让他玩三年,自然就练成了“一剑鬼愁”第九成了。

  山谷里的积雪很厚,原本踏雪无痕的卫子陌,一双绒靴却把地上踩得汩汩作响,沉重的脚步踏碎了一地泥泞的心事。

  满地白雪映着卫子陌俊朗的脸庞,刚毅而英武,和在东岳峰里的那个顽劣公子截然不同。

  山外就是江湖,没有人会容许他的嘻哈打闹,所有的不经意,都有可能是丢掉性命的由头。

  因此,他必须严谨,警惕,步步为营!

   一个时辰后,卫子陌就走出五十里雪地,出了东岳峰的地界,到了一片松林里。

  他的脚力惊人,一个时辰就步行了五十里路。但是从东岳峰到南麓,却有着一千多里,就算日夜兼程,就算老天给他指明方向,也要花上两三天时间。

  何况他卫子陌是个人,需要吃饭睡觉的。

  转眼近黄昏,雪,越下越大。

  黑松林里虽然是黑松,但都被白雪覆盖。卫子陌的身上同样盖着一层厚厚的雪,倘若他就这般站着不动,十丈之外也很难辨别出他是一个人。

  “鬼天气!”

  卫子陌啃了两口生硬的白饼,忍不住骂了一句。

  要是有一碗鸡汤,或者一壶酒,多好!

  东岳峰里的日子一直都是这样过的,他几乎习惯了少爷一般的享受。被师父打骂着,但是也同时被师父惯着宠着,而且还有人伺候着。

  黑松林里的一条路,卫子陌转了两圈,却不知道该往那头走。

  因为没了日头,他分辨不出东西南北。

  奇怪了,前几次夜间去南麓的,顺风顺水,速去速回,反而没这么麻烦。

  “嘀嗒……”

  “嘀嗒……”

  好像是马蹄声。

  路面上的积雪,没有山里的厚实。

  但是至少也有五寸。

  能在五寸厚积雪的山路上踏出这么响亮的蹄声,这马的功夫也非寻常。

  卫子陌灵机一动:此番去南麓,要是弄到一匹马儿多省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季花开十里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季花开十里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