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一夜之间惨遭屠村
南山墨农2021-05-11 11:052,322

  暂且不说是为了女儿的幸福远了一点,至少为了自己和莫昭然的盟约,余光明就算不把莫二木灭了,也要把他打傻,这样一木二木就有区别了。

  来到村子最后面的莫家门口,余光明就感觉到异常。

  两个士兵站在门口,里面传出莫夫人紫嫣的哭声。

  莫昭然说明身份之后钻进竹屋,迎接他的是一个噩耗。

  莫夫人紫嫣苦熬了五年,总算等来了夫君的消息。

  带来消息的是卫军候,将一把卷刃了的斩马刀,还有一笔丰厚的抚恤金交给紫嫣,宣告她成了寡妇,两个儿子没有爹。

  莫家三口,瞬间成了孤儿寡母。

  事情还没有结束。

  三个月后的一天,寨子里的男人们都上山打猎去了,村子里突然出现八个衣着华丽的人,两个商人带着六个随从。

  正在水井边洗衣服的莫夫人紫嫣,看见陌生人进村,赶紧带着一木二木往家里赶。

  不料,一个这衣着华丽的商人带着一个随从,竟然尾随到了莫家。

  ……

  当天深夜,月黑风高,十多个黑衣杀手悄无声息地钻进了村子。

  等余光明和村民们被惊醒之后,莫家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

  余光明仗着一身武艺,和十多名黑衣人殊死搏斗,终究双拳难敌十多把快刀,被砍死在莫家门口。

  十多个黑衣人离开的时候,整个王庄村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三十多口人都变成了焦炭。

  南麓山下,再无王庄。

  ……

  第二天,卫军候得到消息,带着十多名亲信赶到王庄村,整个村子已经变成了一片焦土。

  “兄弟啊!我没有保护好你的夫人和孩子,叫我如何给九泉之下的你交待啊?!”

  卫军候踉跄几步,终究不支跪倒在地。

  胸口一热,一口鲜血喷出……

  良久,卫军候才来到了莫家的废墟里。

  竹屋已经被烧毁,但是架子还在,没有完全坍塌。

  卫军候屏退左右,一个人钻进了七歪八倒、烧得焦糊的竹架子里。

  莫昭然告诉过他,他的家里有一间密室。卫军候希望找到密室并有所发现。

  竹屋是手臂粗的竹子编制而成的,但是地上却是青石板铺成的。

  卫军候掀开坍塌的床铺架子,使劲跺上两脚就发现了异常。掀开一块青石板,密室口只容一人下去。

  窄窄不过丈余的密室里,除了一个已经昏迷的孩童之外,再无其它发现……

  “你们把全村人都厚葬了吧,等我查出凶手,定要他们给王庄百姓陪葬!”

  卫军候抱着那个还昏迷不醒的小孩,咬牙切齿,赌咒发誓!

  他只知道要为自己的下属莫昭然报仇雪恨,却不知道自己夸下了一个无法兑现的海口。

  士兵们安葬完村民离开,天色渐暗。

  南麓上的乌鸦不知道好歹,纷纷下山飞到王庄,只能在死猪死狗焦糊的身上找到几块烤肉大快朵颐,然后停在竹梢,叽叽喳喳地为三十多缕亡魂超度。

  ……

  余家的废墟里,一口水缸的盖子突然蠕动。

  一双小手伸出,掀开盖子,探出了一张惊恐却不失俊俏的小脸蛋。

  村子被屠之际,余缭音被母亲塞进了水缸,在熊熊大火中保住了一条小命。

  “爸爸……妈妈……”

  余缭音明知再也喊不应自己的父母,只是本能地呜咽了好一阵,然后朝莫家赶去。

  “一木……二木……”

  在莫家的焦土上,余缭音的呼喊,也只是本能的呜咽而已。

  余缭音转遍了整个村子,终于找到了那一片新鲜的坟堆,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还有一木二木埋在那一堆黄土里。

  索性逐一的都磕了个头,把一汪泪水当着烈酒祭奠。

  然后将脖子上的狼牙取下来,和竹马青梅的童年一起装进荷包,一咬牙,离开了王庄。

  ……

  转眼过了十三年。

  这十三年间,汉室江山也是风雨飘摇。

  汉成帝刘骜沉湎酒~色,荒于政事,导致民不聊生,各地相继出现暴乱。

  皇帝昏庸无能,这就苦了皇太后王政君,大把年纪了还把持着朝廷政务,朝中众臣,三公九卿,除了王氏族人,她谁都不信任。

  靠谄媚邀宠起家的马屁精淳于长,得势之后没有稳住,货权纳贿、行骗诱赂,最终身败名裂,被汉成帝诛杀于监牢之中,为“德不配位”树立了鲜明的典范。

  而扶摇直上的王莽,谨小慎微,朝野之间的口碑甚好,官运亨通,最终官至大司马,逐渐成了包括皇太后在内的“二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倾朝野的大人物。

  汉成帝在公元前7年4月17日与世长辞,用44岁的寿命,生动地诠释了自己的英年早逝和昏庸无能。

  刘骜之侄汉哀帝刘欣继位,七年后驾崩,年仅二十五岁。

  一个个短命的皇帝,让皇太后更是惶惶不安,感觉汉室江山恐怕也时日不多了。

  汉哀帝死后,王莽担心刘氏皇族其他年纪大的后人继位,自己不好把控弄权,于当年公元前1年7月,王莽迎立年仅9岁的中山王刘衎入宫登基,改年号元始元年。

  敬封王政君太皇太后,行驶垂帘听政特权,大司马王莽秉政,百官唯马首是瞻。

  这年的冬天,雪下得特别大,试图把暗流涌动的长安城掩饰成一片纯洁祥和,但是却抵御不住民心的寒冷。

  ……

  距离京城一千里的东岳峰里,一片皑皑白雪,人迹难至。

  原本苍翠的密林戴着厚实的白帽子,凋零的枯枝开着晶莹而凌冽的冰花,剔透冷艳,格外绚烂。

  和南麓一样,东岳山高百仞,高耸入云,巅峰无人能及。

  但是山下方圆百里荒无人烟,峰谷突兀、沟壑纵横,人称绝地魔谷。

  然而就在这一片被外人称为魔谷绝地的深山里,藏着一个极为神秘的门派,号称灵虚门。

  门下弟子三百余众,个个武功高强。

  他们不经商不种地,更不屑打家劫舍,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却人人锦衣,日日玉食。

  仿佛东岳峰里有一种取之不尽的金矿,或者那里的天空会掉下馅饼一般。

  这帮人在东岳峰里蛰伏了几十年,仿佛在等待着山外的风雨,激活蓄势待发的杀机。

  ……

  午时,厚实绵延的雪花里,一俊朗公子,正在山寨的一块空地上舞剑。

  剑气凌厉,诡异如幻,本来在雪地里非常醒目的黑衣,瞬间被剑影笼罩,空地上不见一丝黑色。

  半个时辰下来,年轻公子的周边就堆起了一圈厚达三尺的积雪,而他的脚下方圆丈余的距离,就像被专门清扫过一般,方石板干干净净,没有一粒碎雪。

  仔细一看,堆积在黑衣公子周边的积雪里,竟没有一片完整的雪花,全都碎成了粉末。

  而公子的一袭黑衣,不染一屑雪粒。

  这剑法,何等了得。

  ……

  “师兄,师父叫你回去商量要事!”

  一个黑衣童子急急跑来,不停地搓着手,嘴里呼呼冒出一圈一圈不断扩散的白雾。

  天,的确很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季花开十里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季花开十里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