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江湖嘛,就是闹着玩的
南山墨农2021-05-12 12:492,474

  于是,卫子陌纵深一跃,腾上身边松树两丈高的树冠上,隐没身子,等着马匹跑近好见机行事。

  这一片都是茂密的松林,树冠交织在一起遮天蔽日,要不是满地积雪,大白天也显得很灰暗。

  “嘀嗒……嘀嗒……”

  马蹄声越来越近,还伴随着隐约的喊杀声。

  卫子陌顿时兴起,没想到第一次正儿八经的下山,就遇到了这么好玩的事情。

  马蹄声越来越近,喊杀声越来越分明,似乎是很多人在追杀一个人。

  近了……

  卫子陌系牢头上的斗笠和背上的剑鞘,双脚勾住树丫,顺着树干倒立身子,顺手从松针上抓过一团雪,捏在手心里,然后放眼望去。

  前面五尺宽的山路上,奔驰而来两匹褐色的骏马,在雪地里特别醒目。

  一匹马空着,另外一匹马驮着一团皮裘。

  不对,应该是一个裹着厚厚皮裘的人,活脱脱的就是一个皮球。

  呵呵……

  而在两匹褐色骏马马后面不足百步距离,八个人骑着各色骏马在拼命的追赶,手里刀剑狂舞,嘴里叽喳乱叫。

  卫子陌倒挂着身子,等那皮球一样的人和两匹骏马跑过,后面的八匹马儿就跑到了树下。

  卫子陌生平嘴干白骨观以多欺少的事情,突然双手一抖,两把雪团飞出,正中前面两个人的面门。

  两人怪叫一声倒下马背。

  “吁……”

  其余六人顿时勒住缰绳,搞不清楚两个同伴遭遇了怎样的暗器袭击。

  “什么人?赶紧现身!要是耽误了我九龙帮的事情,后果你是知道的……”

  “什么后果啊?”

  树上突然滚下一团黑色的物体。

  九龙帮的八个杀手,镇定之后才发现,眼前是一个蒙面人。

  灵虚门从事的都是秘密之事,死士向来不以真面目示人。

  所以,卫子陌不仅把斗笠压得很低,而且还用一块黑布蒙住了脸庞,只有一双鹰隼一般的眼睛露在斗笠下面,目光从斗笠边缘斜刺过来,把前面一排晃晃悠悠的马腿扫了一遍。

  “这位壮士,缘何出手打伤我们兄弟。”

  一名手握斩马刀的虬须黑脸大汉说话还算客气,看来是这帮杀手的头目。

  卫子陌一愣:对啊,我为什么要出手伤了人家的兄弟呢?

  想了想实在找不到理由,于是瓮声瓮气地说:“你们这么多人追赶一个人,还要死要活的,这……不太公平,所以我就出来说一句公道话!”

  “哦,公道话?”

  虬须大汉有了兴致:“这就对了,我们正想找人给评评理呢,既然公子要说公道话,我等洗耳恭听!”

  卫子陌想了一下,不知道怎么说才算是公道话。

  已经跑远了的那个“皮球”似乎也很感兴趣,居然勒住马头停下,回头来看,侧耳倾听。

  卫子陌实在不知道说些啥,随口就放出了一句狂话:“这样吧……要么你们和我打,要么你们赶紧回去,不要为难那位兄弟!”

  虬须大汉当即就愣住了。

  看着倒下马背的两个兄弟虽然爬起来了,脸上的淤青,足以证明眼前这个黑衣人功力不凡。

  身材高挑,扮相冷酷,不知道是装逼还是卖傻了?

  但是对方能赤手空拳地站在山路中间挡住马头,浑身上下的杀气咄咄逼人,这不是挑衅九龙帮,而是在向九龙帮示威!

  虬须大汉担心自己遇到一个傻子,也不想节外生枝多事,就放大声音说:“这位壮士有所不知,前面那毛贼盗走了我们九龙帮的千里马,我们帮主下了死命令,不把千里马带回去,我们只有提着脑袋回去了,所以还请壮士行个方便,让我们赶紧去擒住盗马贼。”

  九龙帮,卫子陌听山上的兄弟们说过,是一个背景很复杂的帮派。

  据说,西南一带的五个省市,都有九龙帮的赌馆、钱庄等产业,帮众多达八千人,地方府衙对其也要给三分薄面。

  卫子陌不知道江湖有多凶险,但是越是凶险越是好玩。所以也不管什么九龙帮十龙帮的,看见八个人追赶一个人,就觉得这事要管。

  当然,他也不是存心多管闲事,主要是看中了皮球身边那一匹闲着的骏马。现在一听九龙帮的人说是千里马,那就更稀奇了,自然就更不能让他们带回去!

  反正九龙帮的东西也不是干净的,不要白不要!

  当然了,大事不能误,得三下两下把这几个人打发走。

  只要不露面目,不露招式,人家也不知道他是谁。

  既然人家说话客气,卫子陌也得客气地说话。

  “既然都回不去了,那就不必回什么九龙帮去了,这样吧,你们八个人,都别在九龙帮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了。我给你们每人十两银子,你们就各自回家去吧。上,可以瞻仰父母,下,可以爱抚妻儿;有田耕田无田种地,无田无地就做点小买卖,总比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日子强……”

  现在的卫子陌,仿佛瞬间脱胎换骨了,说出的每句话都是天大的道理。

  和陌生人说话,自然不能用在东岳峰里嘻嘻哈哈的那一套,免得人家误会他是乳臭未干的小子,没个正经!

  但是九龙帮的弟子,过的就是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怎么会听得懂卫子陌的道理。

  就算是道理,也用错了地方和对象。

  “兄弟,看来你很有钱是吧?”

  虬须大汉的耐心,超乎了他自己的想象。

  “不多,就五千两!”

  卫子陌随身带着的银两的确不多,只有一百两。但是银票却有五千两。

  五千两银子,放在2021年,价值大约一百三十万。,穿越到西汉的卫止陌,口气变大了。

  这是东岳峰,或者是灵虚门幕后老板给他的底气!

  第一次下山,师父怕他饿着冷着,多带些银子有好处,反正灵虚门不差钱。

  卫子陌在21世纪的时候穷怕了,现在有钱就大手大脚。当时就想着,这八十两银子,就当是买下了那一匹千里马吧。等把这帮瘟神打发走,再给那皮球二十两银子,当是盗马的劳务费。

  他同意最好,不同意的话……呵呵!

  虬须大汉经卫子陌这般一通教训,再好的脾气,脸上也挂不住了。

  面色一恶,顿时怒道:“小子,面子我已经给足你了,你居然不把九龙帮放在眼里,我就把你的里子撕开啊,看看你究竟是吃了豹子胆,还是喝了迷魂汤,敢这样跟老子说话!”

  卫子陌面部突然痉挛了一下,但还是没有掀开遮住大半个脸庞的斗笠。

  灵虚门死士从不以真实身份示人。

  当然死人除外。

  虬须大汉话一说完,策马向前两步,只听一道风声响过,斩马刀就从空中砍下。

  这一刀少说也有百斤力道,足以将卫子陌从头到躯干一分为二。

  却见卫子陌脑袋一歪、身子一弓、右手往后一曲。

  “仓啷啷”一声剑鸣,背上的那把破剑瞬间脱鞘而出,快如闪电,剑柄就到了卫子陌的手上。

  面对迎面砍下的斩马刀,卫子陌不躲不闪,剑刃一挥,一道耀眼的白光“呿”的一声闪过。

  距离三次尺之外的虬须大汉就惨叫一声,斩马刀脱手坠落。

  卫子陌顺势抬腿前撩,就将斩马刀踢飞出去。

  只听得“哐当”一声,刀刃扎进树干三寸有余。

  而虬须大汉握刀的右手腕,动脉处已经被挑开了一道两寸长的口子。

  却没人看清楚卫子陌是怎么出剑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季花开十里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季花开十里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