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寻得神剑,借你玩三年
南山墨农2021-05-11 13:412,328

  练剑的公子叫卫子陌,这是他的师父灵虚子给他取的名字。

  卫子陌万万没想,穿越到西汉之后,皇子没有做成,十八年来却经历了好几次九死一生,小命虽然是保住了,却尝尽了人间的万般苦难。没有了爹娘,失去了兄弟,就连定下娃娃亲的女孩也被自己搞丢了。仅有的一个师父,却魔鬼一般凶神恶煞,这是何等的苦痛!

  如今,他成了是东岳峰灵虚门掌门人灵虚子唯一的关门弟子,主修灵虚门的绝世剑法“一剑鬼愁”。

  好在上一辈子的记忆还在,大学二年级的思维还在。

  当然,这一世不可能再读大学,连诗书也读不上。窝在东岳峰里,他整天只能练武。好在经过十年的磨砺,卫子陌的一剑鬼愁剑法修炼到了第七成,这已经是极高的修为了,东岳峰里除了灵虚子,无人能敌。

  估计普天之下,能接上三招的人也没几个。

  卫子陌收剑定身,轻轻吐出一口白雾,脸上微微沁着汗珠。

  雪花有幸,飘洒在他猎猎飘洒的长发上,一袭黑衣随风舒展,宛如玉树临风。

  卫子陌随即跟着师弟来到师父的房间,白双膝跪地,歪着脑袋、斜着眼睛看眼前这个坐在轮椅上的老者。

  “子陌,为师有一件绝密任务要交给你下山去办。”

  灵虚子八十高龄,却精神矍铄,仙风道骨。

  三十年前,灵虚子练武摔伤了脊椎,后半生只能坐在轮椅上了。但是卫子陌和自己打赌,师父绝对能活到一百二十岁,倘若不够,他敢用自己的性命来补。

  听说能下山了,卫子陌怀里的小鹿顿时蹦蹦乱跳,整个人狂喜。

  十三年了,总算可以下山执行任务了。

  脑子却飞快地转动着,寻思着该为这次任务讨点什么好处。

  不过能下山,就是最大的好处了。

  他在大山里窝得太久,已经忘了山外的模样。

  就连梦里都是一座座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都年来他就犹如猛兽困笼,恨不得一脚把噩梦踹破。

  噩梦连连,他只好在清醒的时候尽量嬉皮笑脸,努力排泄着梦里的怨气和戾气。担心那罪恶的梦境会将自己的思维完全禁锢,变成一个比师父还老朽的废人!

  十三年了,他很想闻闻江湖的味道。

  现在终于可以下山了,总不至于让自己一张俊朗的面孔,像师父的老脸这样被山风吹到皴裂,也不曾沾染过一抹脂粉。

  或者说,他手中的这把灵虚剑,终于有了展露锋芒的时候,不再只和山风共鸣,与白雪为伴。

  卫子陌心里高兴,也不问是什么绝密任务,朗声回答:“好的师父,徒儿这就去收拾收拾,明天即可动身。”

  灵虚子捋着颔下银须,断然道:“不了,此次任务十万火急,你即刻下山,赶赴南麓……”

  “南麓?”

  偶尔听师兄弟们议起,那不是个好地方……

  卫子陌当即惊讶,斗胆问道:“师父,什么任务这么急啊!”

  灵虚门的规矩,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一旦违背,轻则杖责,重则……惩罚可就多了,要么被打成傻子赶出山门,要么……一命呜呼!

  但是灵虚子要卫子陌下山执行任务,卫子陌问一下任务的内容,不为过!

  只是,这是绝密任务,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附耳过来。”

  不料卫子陌听完师父交待的任务,顿时大惊。

  也不管现场还有师父的两个侍童,像是被恶犬从屁股上撕下一块肉一般,顿时大吼大叫:“师父,据说那南麓山高百仞,光滑如壁,高不可攀……这个任务,徒儿恐怕……”

  “放肆!”

  灵虚子怒喝一声,恨不得一掌劈碎爱徒的脑瓜子。

  不用灵虚子歪脑袋,两个侍童自行离去。

  听了不该听的话,跟说了不该说的话同罪。

  灵虚门的规矩,就是这般残酷!

  “你没去过南麓,怎么就知道南麓高不可攀?没有试过,怎么就担心完不成任务?再说了,我灵虚门弟子,刀山火海,上天入地,何人会说一个不字?何况你还是本掌门的关门弟子,东岳峰第一勇士,光是听了一个南麓的名称就惊吓成了一条死狗,传出去,辱没了本掌门的名声不打紧,让灵虚门名誉受损,你十个脑袋也赔不起!”

  卫子陌本能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也不知道能值几两银子。

  “师父,你怎么知道我没去过南麓呢?我……”

  十八年前,卫子陌原本就是从南麓顶峰坠落下来的,一跤跌尽量西汉朝。

  但是这是绝对不能说,收出来要吓死人的。

  于是眼珠子诡诈地转动,撒了一个谎:“我在梦里就去过几百次,每次都只能到南麓山下的紫竹林中,却找不到上山的途径。”

  这话倒也没错!南路巅峰,高不可攀,无路能至,也无人能及。

  灵虚子银须乱颤,用仅有的两颗门牙狠狠地咬住下唇,八十年的修为差点被这个孽徒气炸。

  好不容易才稳住气息,耐着性子说:“你不去也罢,我叫其他弟子去,但是你得把灵虚剑交出来,然后降为三级弟子,去厨房里当杂役……”

  卫子陌知道师父是在逗着玩,但也忍不住慌了。

  “师父啊,你让我堂堂的一剑鬼愁第一勇士,你老人家的嫡传弟子,就这样去做杂役了,传出去,不一样也辱没了你老人家的名声嘛……”

  灵虚子的两颗门牙深深地嵌进了皴裂的嘴唇里,差点就剐出两钱血来,却找不到理由反驳卫子陌。

  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小脑筋太多,嘴巴不甜。

  好好的一句话从他狗嘴里吐出来,还是恶臭无比的狗牙。

  灵虚子闭上眼睛,不想多看这小子一眼。

  长得再俊朗,在山上所有男人的眼里都是狗屎。

  但是灵虚子却堵不住耳朵,被卫子陌的喋喋不休扰乱着心智。

  “师父你想想,你也知道南麓山顶陡峭如壁,要是我还没爬到山顶就摔下来了呢?死了倒好,万一不死,你还得捡一个残废养着。你精心培养出来的堂堂一剑鬼愁传人,还没有威震江湖就成了残废,岂不让你老人家被江湖人士笑话……”

  “再说了,你老人家刚才也强调,山顶还有一个怪物把持着那个宝贝神剑,而我手里的这把灵虚剑只是个仿制的赝品,就算我能爬到那山顶,也不一定打得赢那个怪物是吧。师父,你就忍心让你的爱徒变成残废,或者被打死……”

  “够了!”

  灵虚子怒喝一声,突然睁开了眼睛,牙关颤颤巍巍,眼看就要发飙……

  卫子陌顿时懵逼,心想自己过了。

  却见老爷子脸色突然一变,阴冷地笑了起来。

  “你小子那点小心思还能瞒得过你师父?好了!你去把神剑寻来,借给你玩三年!”

  卫子陌顿时跳将起来,无耻地笑逐颜开。

  “这可是你说得啊,我师父可是天下闻名的一言九鼎!说话可得算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季花开十里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季花开十里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