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他们,同日而生
南山墨农2021-05-12 00:082,258

  这一年的七月初九,也就是许皇后再次产下死婴的这一天,天下有多少婴儿同日而生无证可靠,但是京城的皇室外戚卫军候,以及黔州省南麓王庄的两户人家,三家人都在这一天有添丁之喜。

  许皇后的龙种,出生不到半个时辰就成了死婴。

  而卫军候家生下的男婴,命运也比那龙种好不了多少。正在军营里忙于军务的卫军候得到喜报,匆匆赶回军候府的时候,刚出生的宝贝儿子却被一个黑衣人盗走。

  虽然只是一个统领三百多人的小军官,但是卫军候好歹也算是皇室外戚,军侯府也算是禁卫森严。

  就这样的人物,这样的府邸,刚刚出生的婴儿竟然被人盗走,还搭上了三名卫兵,两名侍女的性命,这就是明抢啊!

  这事说出来,惊动朝野都是小事,恐怕那些战死在西域的将士,都会被这个天大的笑话惊吓得活转过来。

  卫夫人一口气接不上来,憋屈地死在床单都还没来得及更换的床上,一汪羊水还残留着婴儿的余温,把整个军侯府弥漫格外凄惨。

  卫军候位卑不敢忘国忧,内忧外患之际,硬生生将自己的私人恩怨生吞进肚子里。

  草草料理完夫人的丧事,把那个没有打过照面就失踪了的儿子埋在心里,急急地赶回军营准备赴西域平叛。

  ……

  再就是距离经常长安一千五百里外的南麓王庄,这里是南蛮之地,也算是中原西南的边关。

  两户喜添新丁的人家,一户姓莫,男人莫昭然也是个军人,正是卫军候的下属。

  另一户姓余,是个武功高强的猎户。

  王庄位于南麓北侧,背后是高耸入云的南麓,前面是方圆两里地的一片紫竹林,零零星星撒落八幢竹屋,就是一个小小的村子。

  除了莫昭然从军之外,寨子里的男人都靠打猎为生。

  莫昭然生下的是一个儿子,余家生了一个女儿。

  王庄老老少少三十六口人,突然之间同时添了龙凤新丁,举寨欢庆。

  是夜,长桌宴上,莫余两家分别给乡亲们散发了红蛋,大家就围坐在一起,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算是给新生婴儿庆生。

  “莫老弟,你之前说的话还算不算数?当初我们的盟约还有效吗?”

  余光明估计是喝醉了,或者是感觉莫昭然现在混得不错,就急着想给刚出生的女儿缭音坐实一个殷实的婆家。

  莫昭然端着一大腕酒,重重地磕了一下余光明手中的酒碗,一饮而尽。

  然后哈哈大笑:“师兄,我莫昭然一言九鼎,当初拙荆和嫂子怀上的时候我们就说好的,假如生的都是男儿,就让他们结为异性兄弟,都是女儿,就是姐妹。倘若一男一女,自然就定下娃娃亲了!现在师兄有了千金,昭然还担心师兄反悔呢!”

  “哎!莫老弟这样说话,就是看不起师兄我了!”

  余光明已经喝得满面通红,矫情地佯装生气:“你觉得你师兄是这样的人吗,我还想着兄弟你前途无量,不日就要举家迁进京城,看不上我们这些乡巴佬了呢!”

  莫昭然哈哈大笑:“师兄喝醉了喝醉了,否则不会这样看昭然的。师父去世得早,昭然的这身本事全是师兄教的,说起来师兄也算是半个师父了,昭然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嘛?!”

  原来两人是师兄弟,武功个都是一个师父教的。

  “哈哈哈……”

  余光明笑得甚为放肆,仿佛自己榜上的不是一个小军士,而是当朝卫尉大将军一般。

  “莫老弟啊!师兄我就知道你不会反悔,这样吧,我们两家现在就交换信物,把这门亲事定下了。对了,师兄我长相粗犷,要是以后你的儿媳妇也是我这般模样,莫老弟可别嫌弃!”

  余光明虽然粗犷,但都是生活所迫。生在南蛮荒野,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虽然俊朗高贵,却是很难生活下来的。猎户虽然粗野,却又这和野兽打交道的本事!

  莫昭然大概也醉了,哈哈笑着:“师兄说笑了,嫂子那么漂亮,我儿媳妇自然是跟嫂子一样貌美如花!”

  余光明愣了一下,突然说:“要说貌美如花?弟妹才是呢!”

  的确,要说貌美如花,莫夫人才配!能不能闭月羞花没检验过,反正所有正常男人看见了都难免会羡慕嫉妒莫昭然。

  所以,莫昭然一直不让自己的夫人离开王庄半步,更不会将夫人带去军营“扰乱军心”。

  莫昭然和余光明当即就交换了娃娃亲的“定情信物”,莫昭然拿出的是一只狼牙挂配,余光明拿出的,则是自己用玉石雕琢的两寸短剑。

  莫昭然将玉剑摊在掌心,突然面色凝重。

  “师兄,你还是惦记着谏龙神剑……”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大了一些,赶紧闭嘴。

  余光明脸色也黯淡下来,摇着头,起身离开。

  两人来到偏僻处,余光明正色道:“兄弟啊!谏龙神剑绝迹江湖多年,没有这个信物,我现在连营首是谁都不知道。虽说现在汉室无恙,但是我总感觉山雨欲来。我们得赶紧找到谏龙神剑,联系上营首,履行捍卫汉室江山的神圣职责。你生的是儿子,以后责任就大了!万一我们都找不到谏龙神剑,这个重任,他得接着扛下去……”

  莫昭然痛苦地闭上眼睛:“师兄,我只想让孩子们平平淡淡地生活……”

  “唉……”

  余光明长叹一声:“谁不想平平淡淡地生活呢,但是祖上是死士,我们这些后人,就世世代代都是死士,这是宿命,也是责任!兄弟啊,当今世道,看是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内忧外患,风雨飘摇!官员们却都忙于争权夺利,谁来管大汉江山的存亡?也只有我们不忘先皇遗命,责任重大啊!”

  莫昭然凝重地点头,一副生离死别的架势:“师兄说得对,上级有令,兄弟我不日就要奔赴西域平叛,拙荆和犬子,还得请师兄多多关照了!”

  余光明不愿往深处想,没心没肺地说:“放心,你的儿子也是我的女婿,就是我的半个儿子!师兄有一口吃的,就不会饿着他们母子,哈哈哈!”

  ……

  莫昭然回到家里也是亥时三刻,把玉剑给婴儿戴上,一脸慈爱,对夫人说:“这孩子就叫一木吧……”

  莫夫人抿嘴一笑:“什么名字呀,好难听!”

  莫昭然也笑了:“木一点好,这世道,人太聪明了反而……”

  突然顿住。耳朵一闪,就听见了外面一间屋子的墙角暗处有异常动静。

  “谁!”

  莫昭然闷喝一声,跃身而出。

  刚要出手,屋角的大竹篓里就钻出一个黑衣人。

  怀里抱着一团破布。

  破布里,裹着一个昏睡的婴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季花开十里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季花开十里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