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青梅竹马,缘何暗藏杀机
南山墨农2021-05-11 10:522,172

  此人功夫何等了得,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就钻进莫昭然的家里?

  莫昭然刚要有所动作,黑衣人就开口了:“昭然兄弟……”

  怀里的那团破布也跟着就传来“哇哇”的哭声。

  莫昭然仔细一看那人,不觉大惊:“大哥你这是……”

  黑衣人也不多话,更不避嫌,直接将怀里的襁褓抱进竹屋里面一间莫夫人的卧室里,小心翼翼地放在莫家婴儿的身边。

  然后面色凝重地对莫昭然夫妇说:“这个孩子命苦,好不容易捡回了一条命……其他的你就别多问,只要记住一点,他也是今天才出生的,以后你们就当作自己亲生儿子一般抚养,甚至要比自己亲生儿子还要金贵对待!兄弟你可记住了!”

  莫夫人就懵了:凭什么啊?你谁啊?!

  这婴儿怎么能和自己的亲生儿子相比?!

  莫昭然却浑身一凛,感觉事关重大,果然不敢多问。

  立即对那黑衣人躬身道:“一切按照大哥的吩咐办,绝对不会有半点差池!”

  当家的发话了,莫夫人也只好忍气吞声。

  侧身看那哇哇啼哭的婴儿,原来也是个大胖小子,甚是可爱。

  ……

  三天后,莫昭然返回军营,之后南征北战,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也不捎个信回来。

  莫夫人按照夫君的吩咐,给黑衣人送来的那小子取名二木,一样视如己出。

  也不知道是一木大一些,还是二木大一些,反正无人考究,也无人追究。

  两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要不是其中一人的后颈有一块特殊胎记,以及莫一木一直挂在脖子上的玉剑配饰,莫夫人根本就分辨不出谁是自己亲生的。

  村子里的人们甚至怀疑,那天莫家生是不是生了一对双胞胎呢。

  这下,余光明就有点为难了,一木二木长得一模一样,万一以后自己的宝贝千金嫁错人了怎么办?

  莫一木脖子上的定情信物,千万不要哪天被二木抢了去才好。

  没有莫昭然的这些日子,余光明一直把莫家视为亲家,不仅在生活上给与莫夫人和两个孩子很大的关照,还从孩子们三岁开始,就教他们武功。

  “缭音妹妹,你练的功夫怎么和我们的不一样?”

  说话的,也不知道是一木还是二木。

  “我是姐姐,你凭什么叫我妹妹!”

  余缭音也不管他是一木二木,反正都一样把他们当小弟看待。

  这丫头果然是个美人胚子,小小年纪就显山露水的,长睫毛大眼睛一扑闪,一木二木的魂儿就被勾走了。

  “二木,就你多事,缭音是女孩人,我们是男孩儿,师父教的功夫自然有所区别了。”

  一木二木虽然一模一样,但是要分辨也不难,听两人的对话,看两人的举止就知道了个大概。

  一木显得沉稳一些,言谈举止较为谨慎,有大哥的架势。

  而二木却自由散漫,甚至不羁,说话做事都没有分寸,只能是小弟的命。

  “好啊好啊,我们练的是男人的功夫,排山倒海,力敌千军万马,轰轰烈烈;缭音妹妹练是阴柔功夫,抽刀断水,悄无声息,杀人于无形。以后我就娶缭音妹妹为妻,江山美人,尽在我二木一手掌握!”

  “放肆!”

  余光明突然出现,刚好听到了莫二木的这番狂言滥语,要不是笼罩在头上的心事太重,头发早就直立起来。

  “跪下!”

  师父一声令下,三个孩子不知所以,纷纷跪下。

  余光明顺势搬来一张凳子,面对三个孩子坐下。

  “你们都给我记好了,缭音和一木定的是娃娃亲,十六岁之后即可完婚。长幼有序,一木是兄长,二木是弟弟,缭音以后就是二木的嫂子。以后为师要是再听到此等胡言乱语,三人同时受罚!”

  一木偷偷长叹一声,身子一软就短了五寸。

  二木却幸灾乐祸地朝一木吐了一下舌头,又朝缭音挤眉弄眼。

  心说:“娃娃亲,不就是办个家家吗?等我长大了,就带着缭音妹妹闯荡江湖,这个小小的王庄,怎么能困得住我?”

  抬眼看着远处高耸入云的南麓巅峰,想着大山之外的世界,三岁孩童的心思无限旷远。

  ……

  转眼又过了两年,三个孩子嬉笑打闹着,长到了五岁。

  三人果然天赋异禀,都是练武奇才。

  一木二木,居然能合力猎杀一头野猪了,成了让村民和野兽都惊恐的小野人。

  余缭音主修轻功,一丈高的房檐,脚尖一点就腾了上去,鹅毛一般在房顶飘飞,伸手就能捉下两只鸟儿。

  这天,莫一木和余缭音坐在高高的树桠上,仰望着蓝天白云,想着和五岁孩子年龄极为不相称的心事。

  “缭音妹妹,你觉得那南麓会不会直接通往天上啊?”

  “不知道,不过听父亲说,南麓的顶峰,只有神仙才能上的去……”

  “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能上的去,做个活神仙!”

  “一木,你真是我未来的夫君吗?”

  余缭音不关心南麓巅峰的事情。

  把玩着脖子上的那颗狼牙,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莫一木脖子上的玉剑佩饰。

  莫一木也把目光从云端上收回来,直勾勾地看着余缭音,心说:假如她成了我的娘子,恐怕活一辈子不够。

  “缭音妹妹,师父都说了,你就是我未来的娘子,难道你要违抗父命不成?等我们长大了,我就带你去长安城,你只需要眨一下睫毛,三千里春风席卷,绝对将皇帝的三千粉黛扫出未央宫……”

  “啪!”

  余缭音突然一掌劈杀过来。

  莫一木脑袋一歪,肩膀却没有躲过。

  “你……你想谋杀亲夫?”

  “死木头,你怎么偷了一木的玉剑!”

  余光明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将他亲闺女骗上树差点亲嘴了的,原来不是莫一木。

  好在余缭音不傻,几句话听下来,就分辨出谁是谁了!差点一掌就把莫二木打成傻子。

  莫二木眼看行径败露,亡命地跳下树桠逃窜。

  一边说:“一木就是一个榆木脑袋,好骗得很!哈哈,缭音妹妹,你等着!要不了十年,我一定也会把你骗到手的!”

  “莫二木!你给我听好了!哪天我不把你的白眼挖去喂狼了,我就不叫余缭音!”

  这事很快就传到了余光明的耳朵里。

  这回,余光明怒不可遏。

  再遏下去,他就要被黑云压顶压顶一般的愤怒压扁了。

  “缭音你做得对也说得对,莫家就不该收留这个白眼狼!”

  说罢,把杀机捏在手心里,朝莫家赶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季花开十里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季花开十里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