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君子与江山2020-09-29 19:084,087

  古有说曹操曹操就到,现有一想齐飞齐飞就出现。

  心里刚想着齐飞,林秋水就看到了站在基地院子里的某人。

  林秋水停了停,想着要不要当没看见直接走过去时齐飞就朝他走了过来。

  林秋水不情不愿:“……齐队长。”

  齐飞低头看他,他鼻子冻的都红了,白皙的小脸也被冻的乌青,他最怕冷了,齐飞声音不由得硬了些:“我正好有事去市区,车子没油了,搭个顺风车?”

  “不好。”林秋水冷漠无情,“你借贾四艇的车去。”

  “贾四艇的车是他老婆,他说除了他能开,别人都不能开,我可不想开他老婆,古人云,兄弟妻不可骑,上学的时候老师应该教过吧?”

  “………”

  胡说八道!

  老师哪里会教什么“兄弟妻不可骑”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齐飞笑着打趣:“这都不肯,这么小气啊?”

  “小气又怎样!”林秋水故意摆出一张臭脸道,“就是不想搭你!”说完也不等齐飞再说什么,他就越过齐飞,快步往车库那边走去,快冷死了快冷死了。

  齐飞双手插兜,含笑跟在他身后往车库走去。

  小家伙长的可爱,就连摆臭脸都可爱,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林秋水几乎是哆嗦着走到车库的,开锁,坐上驾驶座,暖气还没这么快暖和起来,他牙齿止不住打颤。

  某人很不要脸的打开副驾驶就坐了上来。

  林秋水冷脸道:“NIDS的队长Duck,粉丝口中的飞神,本人就是这么不要脸的?”

  “我一向不要脸。”齐飞一本正经道,“要脸没啥用,众所周知我是靠技术吃饭的,您该不会不知道吧?”

  “………”

  林秋水说不过他,也赶不走他,只能憋屈的发动车子,开出了基地。

  车灯在盘山公路上打下迷蒙的光,远处黑黝黝的阴影有种诡异的恐怖感,夜晚十二点正是灵异片里鬼出没的时间段,林秋水别的胆子不小,但他从小就怕看恐怖片,怕鬼也怕黑,更怕一些恶心的生物。

  这几天都是十二点开车回市区,其实他心里是很害怕的,但也咬牙一路加速开回了市区。

  今晚有齐飞在,他倒不怕了。车速开的也比往常慢了一些。

  齐飞撑着下巴,转头盯着林秋水,“有进步了。”

  林秋水知道他说的是车技,冷然道:“你到底想玩什么?”他不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以让他们现在这么心平气和的搭顺风车进市区。

  “玩?”齐飞洋装出一副略有些疑惑的样子,“我没想玩什么啊就恰好有事进市区而已,还是说,你想去玩什么?”

  林秋水怒骂:“我玩你妹!”

  齐飞蹙眉说:“我妹不行,要是想玩的话玩我吧,随便怎么玩,我不介意。”

  “………”

  林秋水放了音乐,音量开的很大,震耳欲聋的DJ在车内环绕,意思很明显,就是不想跟你说话。

  见他不想聊,齐飞也没再打扰他,转头看向车窗外,放在暗处的手悄悄的握紧,又悄悄的松开。

  确定了林秋水现在并没有反感他之后,紧绷着的心彻底放松了下来。

  从郊外到市区的四十分钟路程不快也不慢,但对于久别重逢的齐飞来说却弥足珍贵。

  进了市区之后,道路就热闹了起来,林秋水将车速降低了很多。

  见齐飞没主动开口,林秋水没好气的问:“你去哪?”

  “继续开。”齐飞说,“还没到呢。”

  林秋水又按照往自己公寓的路开了十分钟,又问:“你到底要去哪?”

  “继续开,和你顺路。”齐飞面不改色,“如果路不顺了我会说的。”

  结果是,林秋水已经将车都开到了自己公寓的小区外了齐飞还是没说话。

  林秋水在小区外面停车,偏头看向齐飞,“我家到了,你要去哪就自己打车去,不送。”

  他困死了。

  要回去睡觉。

  “嗯。”齐飞笑,“谢谢。”

  齐飞下车关好车门后,林秋水油门一踩,一点也没停顿的开进了小区里。

  站在偶尔有人来往的高档小区门口前,齐飞双手抄兜长身而立,羽绒服的衣摆被冷风吹的扬起,他嘴角一直擒着一抹淡笑。

  “身高是长了点,但脑袋还是一样笨,地址得来全不费工夫啊。”齐飞得意的感叹了一句,转身晃悠着步行了几分钟,在附近找了家酒店开了间房住下。

  回到公寓已经一点多,林秋水澡也没洗就摔到床上并迅速睡了过去。

  第二天七点四十闹钟准时响起,林秋水眼睛没睁就从床上爬起来,闭着眼睛揉着迷糊的脑袋摸进浴室洗了个澡,出来时已经神清气爽。

  在衣柜前挑挑拣拣,最后林秋水挑了一件浅黄色的毛衣搭配卡其色冬裤,外面罩了件白色的羽绒服,帽子边镶了层白色的毛。

  八点一到,林秋水准时出门。结果在小区门口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人还是昨晚的人,衣服还是昨晚的衣服,就连嘴边的笑都和昨晚一模一样,黑色的羽绒服衣摆在风中潇洒飞扬。

  齐飞笑眯眯的站在那,看到林秋水的车就抬步走了过来将他拦下,“早啊。”

  林秋水蹙眉:“你怎么在这?”

  齐飞说,“昨晚有事进市区处理,处理完时候已经很晚了,就在酒店住下,想着今天搭顺风车回基地,省点钱。”

  齐飞说谎时脸不红心不跳的,就像真是他说的那么回事一样。

  “………”

  齐飞坐上车,扣好安全带,抚了抚凌乱的羽绒服领子,看向林秋水,“出发吧。”

  “我又不是你司机!”林秋水冷着一张精致的脸,虽这么说,但他还是发动了车子,再不出发,他可能会迟到。

  齐飞还是笑,“没说你是司机,你是大善人好吧?”

  “讨好的话没用。”林秋水冷哼,“绝无下次!”

  “嗯。”下次的事下次再说,齐飞不甚在意。

  远离市区,车开上了盘山公路,齐飞含笑道:“今天天气不错,我很开心。”

  林秋水满脸不爽:“呵呵,我并不开心。”

  开心?

  他是很得意吧,看到自己吃瘪,他肯定很得意。

  齐飞笑笑没说话,心里却补了一句:很开心,你回来了。不是像以前那样,只是我在做梦。

  山间清晨空气清新,齐飞摇下车窗开了一条小缝隙,眯眼闻着空气中的味道,整个人都无比放松。

  林秋水开着车,越想越不爽,这人真是把他当司机了不成?

  八点五十五分,林秋水准时来到基地,停好车之后他拔腿就跑,显然不是怕迟到,而是不想和齐飞有任何的接触。

  齐飞慢悠悠的走在后面,见他像老鼠见了猫一样桃之夭夭不禁觉得好笑。

  那个娇蛮嚣张,任性又不可一世的林秋水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怂了?

  有趣。

  林秋水没上二楼吃早餐,因为训练时间已经到了,他到训练室时,人几乎已经全到了。

  奥斯汀朝他招手,“林哥,这里,给你留了位置……”

  林秋水走过去,包丢到一旁的沙发上,室内有暖气,感觉有点燥,他脱了羽绒服挂在椅背上,坐下开了电脑。

  “林哥今天又是全新的一套。”奥斯汀惊讶的看着林秋水,随后夸奖,“林哥的衣服都很好看,很……嗯,很萌?”

  奥斯汀是真心觉得林秋水每天的搭配都很好看。

  真的很萌很可爱。

  这是林秋水来的第五天,也是全身不重复的第五套衣服,排序分别是浅蓝色的毛制外套、卡其色的袋鼠厚款卫衣、橙黄色外套、粉色兔耳朵卫衣、浅蓝色毛衣搭配白色羽绒服。

  林秋水穿衣风格的色系都是偏萌的,他人长的好看,穿着这些略女性化的衣服却一点也不显得突兀,反而很好看。

  林秋水顿了顿,淡淡的“嗯”了一声。

  他的穿衣风格一直如此,从小他就喜欢粉色浅黄色浅蓝色等色系的衣服,哪怕被人说过男生穿粉色衣服真的很娘,他也不在意,他喜欢就穿,不需要考虑别人的心情,更不需要在乎别人的看法。

  …

  齐飞在二楼遇到贾亮,因为昨天的事情,贾亮想直接无视掉他就走,但心有不爽,于是重重的甩头冷哼了一声才准备走。

  “等下。”齐飞喊住他。

  贾亮停下,没好气道:“干嘛。”

  齐飞说:“他没吃早餐,你送一份粥喝豆浆下去。”说完,往楼下看了一眼。

  指谁,答案不言而喻。

  “小公主没吃早餐?”说完,贾亮察觉到自己刚好太温柔了,又傲娇的冷哼了一声:“你干嘛不自己送,我可没空。”

  齐飞冷漠的看着他:“你确定要我送吗?谁警告我的,让我不要在他和俱乐部签约之前尽量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谁,谁警告你了!”贾亮心虚的很,为了让林秋水专心度过这段青训生时期,顺利和俱乐部签约,他确实让齐飞少点出现在林秋水面前,免得刺激到他,但如果签约了,那就不一样了。

  “哦。”齐飞说,“是一个傻子警告我的。”

  “………”

  “一份红豆粥,一份豆浆,要是没送到,后果你想好了怎么承担。”甩下这句威胁的话,齐飞转身就上了三楼。

  他倒想给林秋水亲自送去,但昨天的一番操作已经在青训生中引起小骚动了,现在还是避着点好,免得那些小孩整天盯着他家公主像看猴似的看。

  且,他送的林秋水不一定会吃,毕竟刚刚小公主好像跟他闹小情绪了?

  就让贾亮那家伙先代劳吧。

  贾亮心里将齐飞那个老畜生骂了千百遍,边提着红豆粥和豆浆到了一楼。

  将早餐搁到桌上,贾亮苦口婆心,“小祖宗,你别忘了你胃不好的事,训练迟到会没事,早餐一定要按时吃,知道了没?”

  要不吃,饿的胃疼了,某个老畜生又得心疼了。

  “大家都准时到,我不能搞特殊。”林秋水拆开塑料袋,红豆香窜进鼻息间,是他喜欢的味道。

  “好吧。”知道林秋水虽向来性子都骄傲且任性,但骨子里却一直都是不容许自己认定的事情发生丁点偏差的人,贾亮也就不再劝他了,“那以后让奥斯汀给你带份到训练室吧。”

  林秋水没说话,眼睛盯着那红豆粥发起了呆。

  贾亮低头,凑近林秋水,小声说:“啧,本来不想说的,但还是憋不住,这是大少爷让我送来的,吃吧,吃完了就训练,我走了。”

  因为性格的原因,林秋水任性又娇气,所以战队里的人就给他取了“小公主”这个绰号。

  反之,齐飞时常霸道又不讲理,所以大伙就叫他“大少爷”。

  以前大伙都说一个是“小公主”,一个是“大少爷”,简直天生绝配。

  林秋水顾不得粥烫,三两下喝完,垃圾丢进垃圾桶,边喝着豆浆变开始组队。不知道为啥,今天的豆浆好像比平时的甜一些?

  …

  一队的训练时间和青训生的完全不一样。

  因为一队晚上要复盘,往往休息时已经凌晨两三点,所以一队的人会睡到太阳晒屁股了才会起床。

  一队的人每天都是睡到十一点才起床,早餐和午餐一起吃了,训练时间是中午十二点开始,一直到晚上五点。吃完晚饭后,晚上七点开始训练,一直到晚上一点,青训生早就可以回去休息了,但一队还要复盘,一局局的复盘完之后已经是两点多了。

  因此,一队的人吃饭时间和青训生时间对不上。

  一队早餐加午餐的这顿吃完时,青训生才到饭点,这也免了青训生见到一队的人时会紧张到食不知味情况出现。

  但今天中午显然情况不对,林秋水一群人打好饭找了个位置坐下时,就看到齐飞高挑的身影出现在二楼,闲庭信步的走了进来。

  奥斯汀:“是飞神耶……”

  林秋水低扒饭。

  奥斯汀就像个实时报道齐飞走向的机器人:“飞神去打饭了,他还没吃饭吗?”

  “咦,飞神好像往这边走过来了……”

  声音戛然而止,因为齐飞已经走到他们面前了。

  齐飞笑问:“我可以坐这不?”

  几个青训生紧张的舌头都捋不值了,只能猛点头,奥斯汀还算有点骨气,能说出话来:“可以可以,您请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头归你你归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头归你你归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