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君子与江山2020-09-29 19:084,123

  贾亮做作的勾了勾头发,笑的娇俏:“你们要是真那么想知道就让Duck脱了裤子给你们看看呗。”

  “………”

  他们哪敢。

  要是敢哪还需要问他。不要命了就尽管去让齐飞脱裤子去他们看擎天柱。

  马致远:“你要是不说,我就告诉老大你告诉我们了……”

  马致远威胁的话还没说完,对面就响起了尖锐刺耳的“吱拉”声,他似有感应一般立马就条件反射的闭了嘴坐回自己的位置。

  马致远压着颤抖的声音:“小鸽儿,怎么网速突然这么慢啊,组不上……”

  秦鸽配合:“我这边也是,等等吧,估计是天气影响了网不好。”

  “哦行了,咱们去J港吧。”

  “好。”

  “………”

  看到马致远和秦鸽这两个畜生这么快就那么自然的坐到电脑前开始组队并默契无比的展示了一波“影帝”级别表演的贾亮哑口无言了。

  齐飞将耳机挂到电脑上,盯着贾亮,眼神很冷,媲美零下几度的制冷器。

  贾亮心虚干笑,“那什么,他俩就是嫉妒你,所以才耿耿于怀一直问,这是好事,好事,值得骄傲,哈哈哈哈。”

  刚展示了影帝级别表演的马致远和秦鸽瞬间被出卖了。

  两人皆是幽怨的瞪了贾亮一眼。贾亮现在都难以自保了,哪里还顾得上他们,毕竟友情就是拿来“出卖”的。

  “当然是好事。”齐飞嗤笑,“毕竟像你这种小牙签是永远也体会不到这种羡慕的感觉。”

  齐飞出去后,马致远和秦鸽终于憋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声几欲要冲破屋顶,直达云霄,两人开着麦,游戏那边的几人差点被这笑声搞的原地去世。

  贾亮瞪着双眼,反手用食指指着自己,看样子是深受打击,他单手捂着胸口深呼吸再深呼吸,缓了好一会也缓不下这口气,梗不住了才失声尖叫:“小牙签?!他说我是小牙签?!”

  马致远:“小鸽儿你搞什么呢,赶紧跟我上二楼……”

  “我就在二楼。”秦鸽一本正经,“我听到声音了,有人来了。”

  “你藏好,我埋伏。”

  “好。”秦鸽说,“拿了人头,资源给我,我就一把枪,药包也只有一个了。”

  “OK。”马致远特别大方,“马哥大方,盒子给你舔。”

  两人明显就是故意装作认真打游戏,拒绝回答贾亮的问题。

  这个祸还是这两个畜生好奇心太重惹来的!

  贾亮忍无可忍,捏着双拳,膝盖一曲,气的浑身发抖声音发颤:“畜生!都是畜生!!”尖叫到喊破了音。

  林秋水默默抬头扫了一眼天花板,又若无其事低头看电脑。

  旁边的一个少年有些不确定的问:“林哥,刚刚楼上的尖叫声你听到了吧?”

  “嗯。”

  “上面会不会出事了?”少年有些不放心,“刚刚那个好像是NIDS战队代表人的声音。”

  “不属于我们管。”林秋水淡声道,“这把跳机场。”

  “哦。”少年闻言乖乖应了一声,操作游戏里的人物跟着林秋水跳了机场。

  一起玩了这么多把,少年知道林秋水一向喜欢跳机场,刺激。

  齐飞在二楼拿了瓶草莓汁才下了一楼,站在艾米和贾亮每天都会站的那个位置盯了会。

  很快青训生们就发现了他的到来,顿时一个个紧张的跟见什么市级大领导似的。

  少年抬头看了一眼,顿时吓到游戏人物跳个窗台都跳歪了,他爬起来找了个地方躲好,难掩激动,“林哥,是Duck,飞神……我见到飞神了……”

  林秋水拿鼠标的手微微一顿,随后“嗯”了一声,头也不抬的继续盯着游戏里的地图。

  如果注意看的话,其实可以看到他拿鼠标的手和敲键盘的手都在很小幅度的发着抖,嘴角抿的很紧,不是自然放松的弧度。

  见里面那群小年轻开始不认真了,齐飞眯了眯眼,转身从正门走了进去。

  偌大的训练室因为齐飞的进入变的逼仄和压迫,大伙连气都不敢喘。

  齐飞环视了一圈:“你们是争取机会的,不是来看人,更不是来怕我的。我也只是个普通人,在基地里,我只是NIDS的队长,不是什么飞神,不要紧张,放松心态。”

  “是!”异口同声,有种小学生积极回答问题的既视感。

  “训练吧。”齐飞说,“当我不存在,不要因为我的出现而影响到你们,机会是自己争取的,而不是坐着等它砸下来,如果连我都怕,以后到了国际赛场上岂不是直接晕过去?”

  “调整好心态,继续训练。”

  随着齐飞的话语落下,青训生们个个像打了鸡血一样,紧紧盯着电脑里的游戏人物,不放过任何一点动静。

  除了林秋水。

  时隔两年,不是在电视上,也不是在直播里,林秋水再一次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以至于他手一抖,游戏人物直接撞到了墙上面去。

  跟在林秋水后面的少年愣了愣,下意识转头看了他一眼,“林哥?”

  “没事。”林秋水回神,爬起来,扛着枪拔腿就跑,“继续。”

  少年战战兢兢的提醒:“林哥,那边我刚刚去过了,那边是死路……”

  林秋水一顿,转身换了个方向,“抱歉。”

  “没事……”

  齐飞就站在门口那,林秋水坐的位置刚好正对着门,只要他稍稍一抬头就能看到那人,但从刚刚到现在他也没抬一下头。

  齐飞手里拿着瓶常温的草莓汁,手背到身后,往里走去,围着一排一排坐在电脑前的青训生们走了一圈。

  “操作时手腕的动作可以收一下,动作太大久了手腕会容易落下伤。”

  意识到齐飞就站在身后,那少年紧张的涨红了脸,小声的应了声,“知道了,谢谢大队长。”

  那人的声音已经很近了,林秋水思绪又飘了。游戏里的人物再次停住。

  旁边的少年有些懵:“林哥?卡了吗?”

  林秋水回神,有些不满自己一直因为某人的出现而神游太空,拼命让自己集中精神。

  可那脚步声越来越近,他怎么也集中不了精神。

  突然,键盘旁搁下一瓶草莓汁,手背上覆上一抹温热,耳边响起那熟悉的低沉的嗓音时,林秋水整个人都懵了,脑袋停止了思考,内部系统直接当机了。

  “训练时要认真,S神。”齐飞弯着身,一手搭在电脑椅上,一手握着林秋水握鼠标的手,附身在他耳边说话,看着就像他将林秋水搂在怀里的一样。

  坐在林秋水左右边的两个青训生直接看呆,对面的暗悄悄的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又紧张兮兮的低头继续看屏幕。

  耳边的气息很烫,林秋水缩了缩,回过神来,脸颊泛了热。

  齐飞低声问:“回神了?”

  林秋水睫毛在轻颤,很低很低的“嗯”了一声。

  “集中精神。”齐飞没有多占便宜,直起身,手在椅背上拍了拍,“别走神了。困了的话就去洗把脸再继续。”

  林秋水:“……嗯。”

  齐飞走后,大伙面面相觑,总觉得刚刚那一幕有点奇怪。

  虽然飞神和Sunset以前是队友,但是刚刚有一瞬间两人的磁场好像不太对劲?

  想多了吧应该是?

  这局结束后,旁边的人惊疑:“飞神的饮料忘了拿了,和林哥的一样耶,飞神也喜欢喝草莓汁啊……”

  林秋水侧头看了眼,原本他喝的只剩一口的草莓汁旁边多了一瓶一模一样的没有开过的草莓汁。

  眸色微动,林秋水将视线重新移回电脑上,耳边那声“S神”似乎散不去,在耳廓里萦绕不止。

  以前林秋水骄傲又嚣张,他很不满意为什么网友给齐飞起了个“飞神”的称号,而他却只有Sunset和“黄金拍档”这两个称呼,他哼唧唧气呼呼坐在齐飞怀里的跟他抗议,说自己比齐飞厉害。

  齐飞当时就搂着他又亲又摸,使劲亲到他嘴巴都红肿了、弄到他含泪发抖才放开,满眼宠溺的说:“嗯,你比我厉害,S神。”

  后来,在两人独处的时候,齐飞就这样叫他,这似乎成了齐飞对他的专属爱称。

  好久没听到了这个称呼,再次听到,他的灵魂都似乎因为这两个简单的字狠狠颤抖了一下。

  齐飞来训练室引起的骚动不小,一直维持到中午吃饭。

  几个少年和林秋水坐一桌,还在谈Duck上午来了一趟训练室的事。

  林秋水刚来时,青训生们都对他很好奇,时不时就盯着他看,发现他本人比以前电视上的还要好看,对他崇拜又害怕,想靠近又不敢靠近。但经过几天的相处之后,青训生发现他很好相处,于是大家都很恭敬的叫他一声“林哥”,和他坐一桌吃饭,主动找他带自己一起组队训练。

  也没人问过他为什么会在Frist当青训生。毕竟以Sunset的成绩来讲,只要他想回来就直接可以回一队了,哪里还需要当什么青训生,好奇归好奇,但大家也很有素质的不八卦这件事。

  林秋水觉得自己现在还不算完全回归Frisr,所以也不让人喊他Sunset,而是让人喊他“林哥”,这群少年都比他小,叫起“林哥”来一个比一个甜。

  上午坐在林秋水旁边的少年叫宫唯,ID是奥斯汀,在队里大伙一般都不会叫真名,都会直接叫对方的ID。

  奥斯汀是齐飞的粉丝:“林哥,我居然这么近距离的看到飞神和你合体,虽然没打游戏,但还是好激动啊……”

  “哦。”林秋水没有偶像,不懂那种见到偶像的心情怎么样,无法感同身受,所以反应很冷淡。

  但他大概想了一下那种心情……他虽然没有偶像,但谈过恋爱啊,那种心情应该就是像见到喜欢的人那样的心情吧?

  展昭(ID):“林哥现在回Frist了,飞神和Sunset真正合体那天就在不久之后了。”

  “对啊……”奥斯汀满脸向往,“希望到时我能留下来……”

  展昭:“谁不想留下来啊,但希望很小就是了,听说一队在二队和青训生中选三个人,上一队我们是没机会了,就看看有没有机会被选上二队了……”

  “也是,上二队当个替补我也愿意。”奥斯汀说,“我会努力的,我想有一天能站在全国或者国际赛场上,那是我的梦想!”

  奥斯汀今年刚满十七岁,对JCQS可谓是怀着满腔的热血和热爱,谁说不是呢,这里的哪个少年不是满含着对JCQS的热爱,满怀着电竞梦想才会出现在这里的,就像当初的他和齐飞。

  能进Frisr当青训生,那也是经过了几层选拔和考核的。这些少年能出现在基地的训练室里,一定是吃过了不少苦的。

  想成功……就得吃苦。不想吃苦,那就不要选择当职业电竞选手,没有哪个职业选手是不吃苦的。

  上午的插曲没有维持到下午的训练中,吃过午饭之后青训生又进入了下午的训练。毕竟齐飞说的对,机会是自己争取的,而不是坐着等它砸下来的,若想脱颖而出,那就认真训练,打出成绩来,否则只能被淘汰。

  青训生一天要训练十一个小时,早上九点到中午十二点,下午两点到六点,晚上八点到十二点,十二点之后就是自由时间,可以回宿舍洗澡睡觉,也可以选择继续留下训练,可以自己分配时间,但基地规定的训练时间就一定得准时出现在训练室开始训练。

  十二点后,少年们已经熬不住了,坐了一整天,腰酸背痛,纷纷关了电脑,起身伸展着四肢。

  奥斯汀:“林哥,我们先回宿舍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好。”

  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林秋水才起身关了电脑离开训练室。

  他不住基地,自己开车过来的,从基地开车回市区要开四十分钟。

  刚走到外面,没了暖气,冷风一吹,林秋水裹紧外套缩了缩脖子,他很怕冷,但他更在乎形象,再冷的天他最多也只会穿一件打底衫,一件卫衣,再搭一件外套。

  他嫌穿太多看起来又肥又矮,太难看了。

  以前有齐飞监督他,一到冬天就用他的外套将林秋水裹的严严实实的,不穿就挨亲,林秋水被亲到怕,只能老老实实的穿着。

  现在没人管了,林秋水又飘了,冷的瑟瑟发抖他也喜欢穿破洞裤,卷起裤脚露出脚踝,又酷又好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头归你你归我(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头归你你归我(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