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君子与江山2020-09-29 19:087,983

  “快点,别废话了。”齐飞上了二楼,在大厅溜了一圈,没人,开始挨个房间找,“哔哔的话真多。”

  三个青训生顿时屁也不敢放一个。马致远还是笑嘿嘿的:“老大你别吓着人家几个小可爱了,你们别怕哈,你们飞神就是嘴贱了点,人不坏的……”

  齐飞:“马致远你再废话老子让King拿辣椒捅你屁眼。”

  马致远震怒:“畜生!我我收回刚刚那句话!”

  几个青训生憋住笑,憋了一会才想起自己没开麦,于是就放心的嘿嘿笑了。

  齐飞懒得理他,心不在焉的搜房间,脑子里却全是林秋水,想,不知道小公主组到谁呢,没组到一组,烦躁。心不在焉的后果就是……飞神被人嘣了一枪。

  【你水哥还是你水哥用s686击倒了NIDS-Duck】

  随着这一个提示音响起,整个地图上的所有玩家都愣了一秒。

  JCQS5人局混场赛里,除了击中和击败玩家之外的其余情况下,所有人都不知道对方是谁的,只有提示音出来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击中的是谁。

  林秋水愣,扛着手枪呆在了角落里。

  齐飞也愣了一秒。

  马致远:“…卧,卧槽?”

  马致远一时之间忘了救人也忘了击敌,呆在原地,等到回过神来时,他已经看到林秋水跳上窗台纵情一跃,直接就这样从二楼跳了下去。

  “卧槽!”马致远尖叫了一声,跑到窗户前一看,林秋水的游戏人物四肢着地呈一个“大”字形狼狈的趴在那,血量降的只剩百分之几。

  啧。

  娇蛮任性的小公主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林秋水顽强的爬了起来,给自己打药补血,捞起手枪拔腿就跑,消失在不远处的大楼拐角处。

  “我是弟弟”将齐飞扶了起来,齐飞这才回过神来。

  坐在机位前的某人缓缓勾起了嘴角,邪魅一笑,低喃:“这小东西……”

  齐飞补全血量后,再次开麦,语气已经飞扬了不少:“Queen,还不快带着他们去拿人头?赶紧滚滚滚滚,别跟着老子,老子要一人独自走江湖!”

  “哦,哦……”马致远全程懵,扛着枪带着人走了。

  房间里只剩下齐飞,他操作人物走到窗边,结果就和大楼拐角的某个人对上了视线,那人快速一缩,瞬间又溜的没影了,像个偷窥的小贼。

  齐飞心情好了,但玩游戏的心没了,他在窗户前站了会,美滋滋的晃出房间,去了下一个房间。

  奥斯汀懵:“林哥,刚刚你为什么不补一枪?如果补一枪的话,他们肯定救不回来了。”

  刚刚那样的距离和情况,只要林秋水再补一枪,那么齐飞必死,指不定还能拿下马致远和“我是弟弟”的人头。

  林秋水指尖颤抖,被抓包偷窥,他耳朵都红了,压低了声音不露出异样:“刚刚网速卡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就只能跑了,Queen也很强,正面刚他们三个,不一定刚到过……”

  “哦。”奥斯汀一点也没有怀疑这话的可信度,一如既往的对林秋水深信不疑,“要是网没卡的话,击毙飞神是没问题的。”

  奥斯汀越想心头越火热,Sunset就是厉害,两年没出现,一出现就击倒了飞神,不亏曾是国服单人solo赛第一名。

  “雷区快来了。”林秋水将捡到的物资丢进盒子里,“快点,下一个雷区是桃花镇,先去无人岛,那里暂时安全。”

  奥斯汀自然没异议:“好。”

  【Game over】。

  游戏结束,第一场训练赛顺利推塔的队伍是秦鸽的队伍,秦鸽获得最高积分。后半场林秋水和齐飞都心不在焉的,虽然没被击毙也避过了雷区,但依旧也没有能推塔。

  奥斯汀有些激动:“咱们是第二名耶……”

  显然这个成绩对他来说他已经很满意了,毕竟敌人是秦鸽队以及齐飞马致远队,都是高手。

  展昭:“你个笨蛋,第二名有什么好开心的,只要有第一名就永远没人会记得第二名,不管哪场比赛,不管对手是谁,都要全心全力致力争取第一名知道吗?”

  “哦。”奥斯汀猛点头,“我知道的。”

  虽然开心,但他也没有忽视自己与林秋水齐飞他们的差距,他会努力努力再努力的。

  林哥说过,在他正式出圈之前,其实他的技术也没有那么好的,后来的成就都是在一场比赛又一场比赛、以及无数次训练中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

  林秋水退出本局游戏,回到了游戏大厅。

  第一场训练赛结束后会休息五分钟才开始下一场,3D游戏对眼睛和精神都有一定的影响,一般都不会连着来好几局。

  此时三楼,马致远差点没把键盘给砸了。

  “老大啊,你干啥嘞你?第四名……第四名啊,这样的成绩,你可是飞神耶……要是阳哥在,你就得挨批!”

  在林秋水击倒齐飞时马致远就料到了这把他们不会顺利推塔了,但他没想到会是第四名这么差的成绩。

  齐飞摁着手指关节,朝马致远露出温和一笑,“Queen,你有种再哔哔一句。”

  这笑立马就把马致远给笑怂了,结巴道:“我,我就是替那几个小可爱发声一下而已,你好,好歹认真点呗!”

  “老马,你得理解一下老大啊。”拿了第一名的秦鸽心情极好,翘着二郎腿抖着脚丫子,“毕竟爱情使人昏庸嘛。”

  马致远白眼:“是是是,爱情最伟大,恋爱的人最伟大……”

  五分钟后,第二场训练赛随机组队开始。组队成功后,齐飞看着那个熟悉了一千多个日夜的ID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霸霸】:[飞神……]

  【小二郎】:[我的天,我组到飞神了!]

  【心雨泪】:[还有林哥!天啊,有生之年我居然可以组到Sunset和飞神,SD两个王者时隔两年再次合体了!]

  组到林秋水和齐飞的三个青训生第一时间发表了自己现在的心情状态,打字时手指都是颤抖的。

  很多Duck粉其实都是“黄金拍档”粉,毕竟林秋水和齐飞每次在世赛双人赛上的操作都给人一次又一次的惊喜与惊艳,操作之快狠准,招式之眼花缭乱,血虐他国之潇洒。

  所以在林秋水退出NIDS之后,有多少人都盼望着能等有生之年能再看到Duck和Sunset合体的,现在愿望成真了,他们能不激动吗?

  如果他们是开麦的,齐飞和林秋水一定可以听到他们声音都是颤抖的。

  林秋水一直没说话。

  组到齐飞后他就把麦关了,食指也无意识的扣着鼠标。

  齐飞开麦,一笑:“别激动了,落地了。”

  “霸霸”开麦,小心翼翼的问:“飞神,那咱们跳哪?”

  齐飞没说话,直接用行动来回答,他在地图的某点标了一下,落地。

  齐飞:“你这ID倒是挺特别的。”

  霸霸有些不确定:“飞神,你说我的吗?”

  “除了你的还有谁的?”说完,齐飞扫了某个ID一眼,“也不是,一个水哥,一个霸霸,还有一个小二郎,都挺特别的。”

  小二郎有些害羞:“我,我在家排行老二,所以ID干脆就叫小二郎了。”

  霸霸比小二郎更不好意思:“其实我也没别的意思,我的名字最后一个字是霸,单子霸太单调了,所以ID叠字就叫霸霸……”

  齐飞:“………”

  林秋水一直没说话,落地之后他迅速就开了一枪,盒子让队友舔,他又去了别的房间埋伏。

  【心雨泪】:[林哥真牛……]

  齐飞眯了眼,操作着人物跳到离林秋水的不远处,林秋水的视觉也可以看到他。

  林秋水就像没看到他一样,又扫了两个房间,自己捡了个医疗包之后,剩下的物资分给了“霸霸”和“小二郎”。

  当林秋水第三次准备给队友分物资时,齐飞彻底坐不住了。

  齐飞莫名有些不爽:“刚捡的MK14给我,今天手感不好,不想打散弹枪。”

  他个大活人在这,结果他完完全全的把他忽视了。

  闻言,林秋水顿了顿,然后朝齐飞跑了过去。

  齐飞怔怔的看着着他朝自己跑了过来,就在他以为会近距离被对方一枪嘣了自己的时候,林秋水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齐飞:“嗯?”

  林秋水不语,打开盒子,将MK14和M24都一股脑全丢给齐飞,只给自己留了个医疗包补血,丢完拔腿就跑出了房间。

  齐飞:“?”

  齐飞足足呆了五秒才回过神来,回神后他情不自禁的露出一抹很贱很贱的笑,捞起地上的枪放到嘴边就狠狠的亲了一口。

  真特么的……就这样原地死了都没遗憾了。

  齐飞喜滋滋的扛着MK14跑的欢快,旋转跳跃闭着眼,脚步几乎要飞起来。

  “霸霸”小心翼翼的提醒:“飞神,林哥说这里的解决了,他在外面找了辆跑车,要去J港了,走不走?”

  齐飞回过神来,哼着小曲:“走,朝J港出发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霸霸:“?”

  心雨泪:“这……这么开心?”

  齐飞笑的很得意:“开心啊,难道你们不开心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坐上跑车,林秋水开车,从偏僻的小车开去J港。

  操纵着鼠标,林秋水听着耳机里猖狂的笑声过后是轻微的歌声,他耳朵都红了,小声的骂了句:“流氓,傻子!”

  “爱我纯粹,还爱我赤裸不糜颓,看我自弹自唱还看我痛心断肠……”齐飞轻轻哼唱着。

  小二郎刚刚已经被击毙。霸霸和心雨泪坐姿端正的听着这从齐飞嘴里唱出来的稍有些露骨、然后五音不全的歌声。

  齐飞本人就像没长耳朵一样,继续哼着完全没有一个字是在调上的歌。

  “图我情真,还图我眼波销魂,与我私奔还与我做不二臣……”

  齐飞:“哎,你们有没有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就很像要开车去私奔?”

  霸霸懵:“哈?”

  心雨泪更懵:“什,什么?”私奔?他没听错霸……

  齐飞微微一笑:“私奔啊,你们两个一对,我和……”

  林秋水忍无可忍,开麦:“闭嘴,不想撞死的话!”

  再废话他就一车撞树上去。

  “OK。”齐飞很配合,“我闭嘴,我闭嘴,听总指挥的。”

  林秋水红着脸将车开到了J港,几人跳下车,将车丢进了水里,躲到了桥洞下面,“心雨泪你和我到那边去,你们两个留下。”

  指挥完,林秋水背着枪跳上岸边,又从另一边跳到桥洞下面藏好,结果一看,跟上来的人不是心雨泪,而是齐飞。

  林秋水:“怎,怎么是你?”

  齐飞的声音在耳机里也很撩人:“怎么不能是我?心雨泪说想跟他的霸霸待一起,我总不能拆散人家小两口是吧?”

  林秋水无言以对。

  两人埋伏好,不一会就听到了声响,很小,但林秋水和齐飞的听觉很灵敏,迅速的分辨出来人的位置之后,架好手枪,准备就绪。

  来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林秋水一枪击倒,齐飞没有及时补枪,林秋水也没有,而是猫着身躲在桥下静静等待着。

  十几秒后,一个玩家出现在桥上,将他的队友扶了起来,然而就在他准备给他的队友打药补血时,齐飞用狙击枪瞄准,扣动了枪扳。

  “砰”的一声枪响,电脑上同时来提示——

  【NIDS-Duck用Kar98k击毙了者行孙】

  林秋水又给地上的那位即将血量到底的玩家补了一枪。

  【你水哥还是你水哥使用s686击毙了容嬷嬷】

  齐飞“啧”了声:“人家都快死了你还打一梭子,真无趣。”

  林秋水:“………”

  一下子就收了两个人头,积了二十的积分。

  一般有经验的玩家在这种情况下都知道这很明显就是钓鱼战术,压根不会选择上来给队友补血,因为那样会一下丢失两条命,但这些青训生经验还是少了些,于是就没想那么多,轻轻松松就掉进了林秋水和齐飞设下的陷阱里。

  林秋水三两下跳上桥,将物资拿到桥洞下面,全丢给了齐飞。

  齐飞笑:“都给我了,你不用?”

  以前齐飞和林秋水一起玩JCQS,都是齐飞在前林秋水在后,他拿了人头物资就全给林秋水,自己需要的时候就喊一声“老婆我要啥啥枪”“老婆我要补血”就行。

  这是林秋水要求的,他说这样有种他们家里归他管,大事小事和财政大权都归他说了算。

  齐飞当然愿意宠着他。

  他们的关系在他们电竞朋友圈里从没有掩藏过。交好的战队之间都知道他们两的关系,每次几个俱乐部的战队打训练赛时,齐飞一口一个“老婆”,可把那群单身汉刺激的集体想把他打成筛子。

  现在两人的角色倒对换过来了。

  成了齐飞扛着枪像个小媳妇一样跟在林秋水身后跑,林秋水捡了物资就一股脑的全丢给他。

  林秋水很小声的说:“我不要。我有手上这个就能打天下。”

  “好。”齐飞将物资丢进盒子里,“要啥喊我一声就行。”

  林秋水睫毛颤了颤,心尖滚烫了瞬间,垂眸低低的“嗯”了一声。

  两人继续狩猎。

  林秋水趴在桥沿连接的岸边,低着头,只露出一只眼睛盯着上面,耳朵也注意听周遭的声音。

  突然,齐飞越靠越近……林秋水一惊,手突然就抖了一下:“你干嘛?”

  齐飞一本正经:“这里太窄了,不压低一点的话我会被看到。”

  “才不会!”林秋水恼羞成怒,脸红了,耳朵也涨红了,气昂昂的命令:“你离我远点!”

  声音很软,带着点鼻音,虽是生气,但声音听着还是很奶。

  齐飞整个脊背都被这声音给叫酥了,巴不得将这声音录下来,到“必要”的时候用,紧接着移动鼠标,游戏里整个人都贴到林秋水身上,声音压低了些:“这是游戏,又不是真的贴到一起,别那么激动嘛,你害羞了?”

  这场游戏打的林秋水面红耳赤,结束之后他摁着键盘,额头搁在手背上,缓了好一会耳朵上的红润才慢慢退了下去。

  奥斯汀在一旁尖叫:“我就知道林哥和飞神一队,那就绝对是拿第一,太棒了……”

  “没组到。”展昭有些可惜,“没组到队还不能观战,太可惜了。”

  林秋水利用五分钟的时间去了一趟厕所,往脸上浇了不少冷水,脸颊上滚烫的温度才慢慢褪了下去。

  回到训练室之后,训练赛还没有结束,新的一局开始。

  训练赛一直打到晚上六点才结束,之后林秋水和齐飞都没有再组到一队,晚饭期间,青训生们津津有味的回顾着下午的训练赛,毕竟平时的训练赛都没有太多比赛的感觉,不太严肃,然而下午那场训练赛倒有了些真正比赛的意味,每场游戏每个队伍都尽全力的厮杀,拿人头赚积分,抢物资分秒必争前往推塔,一秒也未曾松懈。

  吃过晚饭,八点钟青训生继续晚上的训练,一队集体去了邵阳的办公室复盘。

  邵阳将下午训练赛的录像从头开始播放,复盘是全景自由视觉,到重点的地方就暂停分析,失误的免不了要挨批,看到某个地方邵阳按了暂停。

  暂停的正是齐飞被林秋水嘣了一枪那,人物倒地的同时齐飞就呆了,跟着进来的马致远也呆,林秋水呆了两秒之后就爬上窗台“跳楼”了。

  邵阳抬头看着齐飞,挑眉:“怎么,下午训练赛时在想哪个美女?那么不专心。”

  “我知道我知道……”马致远像个积极举手回答问题的好学生,“老大年少气盛当然是在想苍老师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秦鸽:“………”

  齐飞笑眯眯的看着马致远。齐飞一冷笑,就得有人要完。

  马致远被齐飞看的心虚,眼神闪躲,讨好道:“开玩笑开玩笑,这不是见气氛尚好所以开个玩笑么呵呵呵。”

  “Sun还是一样。”邵阳眉宇放松,前段时间一直阴郁着的心情这几天晴朗了不少,“一样还是很强,还好他回来了。”

  只要林秋水回来了,那么NIDS就一定还是以前的NIDS。

  不说整个国服,就说全世界,也只有Sunset才能和Duck组成“黄金拍档”,别人不管是谁都不行,没人能和Duck配合的天衣无缝,也没人能和Sunset无比的默契,他们仿佛天生连着心,一到真正的赛场上,彼此一个动向就能瞬间知道该怎么配合对方,这是别人都做不到的。

  “这个窗边与拐角的对视符合苦情剧。”邵阳点评,“和琼瑶剧里男女主深情对望有的一比。”

  马致远想笑,但不敢,憋的难受,火辣辣的屁眼也跟着难受。

  邵阳点击继续播放,当看到第二场训练赛时,马致远就忍不住指着录像嘲笑了:“你看老大扛着手枪跟在Sun后面吃醋的样子简直太搞笑了……就像个怨妇一样,就差没在脑门上挂个牌子了,哪还有一点在国际赛场上的潇洒精悍,老大这样子真好玩!”

  秦鸽点头赞同:“有一点。”

  “这是把训练赛当谈恋爱了?”看到林秋水给齐飞丢物资那,邵阳忍不住调侃了一句,“飞神变小媳妇?”

  “啧。”齐飞磨蹭着下巴,对邵阳说,“这叫战术,你这种大龄且单身男人懂什么。”

  邵阳:“……我也谈过恋爱好吧。哥哥谈恋爱的时候你估计还在吃奶穿开裆裤吧。”邵阳性格沉稳,难得开一次玩笑,可见他此时心情确实相当好。

  “哦?”齐飞挑眉,“Justin是你初恋吗?”

  邵阳震怒:“去你大爷的老畜生,我和那家伙没关系,别乱学粉丝那一套就爱乱组CP瞎凑对,你阳哥我是直男!”

  齐飞换了个舒服的坐姿靠着椅背,淡淡的“哦”了一声。

  复盘很顺利,大失误倒没有,至于齐飞的失误,邵阳念在他已经七百多天没和林秋水一起打JCQS了,久别重逢难免会激动些,也就没批他,放了他一马。

  但几人看到齐飞在桥洞下从后面将林秋水拥住,然后顶他,蹭他,骚操作的同时还满嘴说骚话,几人“嗖”的一下看向齐飞,脸上的表情如出一辙。

  邵阳:狗改不了吃屎,没眼看。

  马致远:畜生!老畜生!

  秦鸽:还是老大会玩!

  又过了半个月,临近春节,俱乐部给放了几天假,全体人员放假六天,年初五归队。

  离开基地,林秋水回自己组的公寓收拾收拾就回家陪林父林母跨年了。

  春节这天,林秋水依然是睡到太阳晒屁股才起来,下楼时林母在室内挂小灯笼,林父蹲在门口给地上摆着的对联涂浆糊。

  林母转头对林秋水说:“给你留了饺子,放微波炉热热就可以吃了。”

  “嗯。”

  林秋水热好饺子就端着边吃边走了出来。林母已经和林父在门口贴对联,林父举着长联坐梯子上,林母在下面负责指挥。

  “再往上一点点。”林母像个大音乐会的指挥家,“太上了,稍稍往下一点点,降个三四厘米左右就行,啧,三四厘米你不知道是多少是吧?又太下了,往上一点零五厘米,贴吧。”

  林秋水端着睡觉蹲到外面,嘴里塞了个水饺,仰头,被阳光刺的微微眯眼。

  “美少女,别那么追求完美么,你看老爸举的手都累了,你不心疼啊?”

  “那怎么行。”或许是因为职业的原因,林母事事追求完美,“差一毫米都是差,差两三厘米了那是犯了严重的错误了好不啦?况且,这是你爸爸亲笔写的对联,那一定得贴的好看才行!”

  林秋水猛点头:“行行行,您美您说了算。”

  折腾好对联之后就是装饰家里。佣人都给放假回家过年了,林母就拉着林秋水一起搞。

  正好林秋水没事,就帮着一起贴小灯笼和各种流光溢彩的彩灯啦。

  团圆饭是林母和林父一起准备的,足足七个菜,六菜一汤,荤素搭配。林母给三人都倒了点啤酒,举杯先是报告了这一年的总结和收获,接着到林父,林父讲完一大堆听不懂的专业词汇之后才轮到林秋水。

  林秋水三言两语就总结完了这一年,结果就是没啥可总结,也没啥收获。

  林母等林秋水讲完之后又情深并茂的对林父示爱一番,表示要彼此长长久久白头偕老云云,又对林秋水表达了一番母爱之后才一饮而尽杯里那一口就能喝完的啤酒。

  林秋水平时都不喝酒,但过年嘛,得找点刺激,干杯后仰头就喝了,苦,难喝,很不喜欢。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吃完年夜饭,倒也不冷清。

  吃完年夜饭之后林秋水收获了两个大红包。

  因为提倡环保,市区不能放烟花,除了特批的烟花公园才能放,但因为人太多了,林母不想去挤,去年她差点没被挤成肉酱,今年说什么也不去了,正好林秋水也不想去。

  烟花不能放,仙女棒倒可以。在院子里放了半个小时的仙女棒,又陪着父母看了会春晚,林秋水才说困了要回房间睡觉。

  林母除夕夜有熬夜的打算,“困了就去睡吧,爸爸妈妈给你守岁。”

  “嗯。”

  回到房间洗了个澡,躺到床上,听着遥远的,细微的烟花声,林秋水不禁想起了两年前他和齐飞还没有分手的时候,突然觉得有点怀念。

  他和齐飞在一起时也过了两个春节。那两个春节都和现在一样,看爸妈贴对联,陪老妈折腾彩灯和小灯笼,吃年夜饭,放仙女棒,但唯一不同的是,以前他有齐飞,手机分秒不离身干啥他都要发信息和齐飞说一声。

  譬如……

  吃年夜饭时候,林秋水会給齐飞发信息。

  “我吃了鸡肉,还有蒸鱼,蛋花汤,青菜,牛肉丸……”每个菜都报备,无一遗漏。

  齐飞会很耐心的问:“吃了多少碗饭?”

  林秋水答:“一碗半,喝了两碗汤,被老妈逼着吃了个鸡腿,她说除夕夜吃鸡腿才能长高。”

  齐飞笑:“阿姨说的应该没吃,多吃点,长高。”

  林秋水不开心:“我不喜欢鸡腿,肉太厚了不好吃,再长也没你高,我男朋友高就行,我不太高也没关系。”

  接着,就是齐飞的一连串的亲亲JPG以及疯狂示爱GFI。

  发表总结时,林秋水给齐飞发微信:“刚刚是一年总结,老妈出了一本书,卖的很好,收获了很多,老爸今年接了二十多个案子,全都胜诉,收获的是人间真情,我总结时说——我今年很开心,因为今年有爸爸妈妈在,NIDS在,大家都在。”

  齐飞刚想回复,林秋水就又发了一条过来:“最重要的是……Duck一直在……”

  齐飞心里登时滚烫了起来,恨不得立刻出现在他面前抱着他狠狠亲他,狠狠弄他,把他弄哭,再帮他把眼泪舔掉。

  齐飞:“不止今年在,NIDS会一直在,齐飞也会一直在。”

  玩仙女棒时,林秋水也会给齐飞发照片。

  虽然很幼稚,但齐飞却觉得很好看,比起仙女棒,他更想看林秋水。

  齐飞说:“我比较想看你不太想看仙女棒。”

  林秋水立刻就甩了两张拿着仙女棒的自拍照过来,“要一送一。”

  年少气盛的齐飞,几天不见就想林秋水想的发疯,于是半夜起床拿着手机进了浴室,看着那张笑颜如花的照片在自己手中犹如烟花般绽放了。

  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他吃年夜饭时不知道要给谁发信息,也没人会像齐飞那样忍受得了他那么啰嗦。

  他现在算半个回到了NIDS,心没有去年那么空落落的,但Duck却已经不属于他了。

  突然,林秋水感觉到很落寂,以前他朋友很多,从不会有这种感觉,但自从和齐飞分手了之后他常常会无意间走神,发呆,怅然若失……现在就算想找个人聊天都找不到,也不知道该找谁。

  捞起手机,林秋水点开微信,信息响个不停,青训生都给他发了新年祝福,群里面在发红包抢的欢快,贾亮,马致远以及秦鸽他们也都发了新年祝福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头归你你归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头归你你归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